電棍擊身皮肉爛 三年牢獄心志堅──我在葫蘆島教養院的三載苦難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9日】我今年43歲。我從96年學法以來,身心變化都很大。首先我扔掉了十年來的藥簍子,嚴重心臟病、類風濕病都好了,家人通過我的變化,妻子、母親、繼父、妹妹也都陸續得法修煉。父母都是70多歲的人了,修煉前都患有多種疾病,繼父得了心肌梗塞,曾多次昏迷送去搶救,現在他們身體特別健康;妹妹通過學法也改掉了以往的壞脾氣,從此變得家庭和睦。可自從1999年7.20以後,全家從上到下再也沒有往日的幸福,從此我們一家被迫害得妻離子散、傾家蕩產。下面是我及我一家在三年來遭受的迫害:

1999年7月21日,我和數位法輪功學員一起去北京上訪,車行至青龍縣時被當地惡警劫持到縣公安局大院。我們十多個學員在大院坐了一宿,次日早被葫蘆島市南票公安局把我們帶回當地,我被分局非法審訊後帶到三家子街道派出所關押了兩天才被放回。

1999年9月20日,我向單位煤質科領導講大法真相,誰知我卻遭到煤質科張書記的破口大罵。在當天晚上我和妻子正準備吃晚飯,這時三家子街道派出所惡警突然從外面闖進來,將我和妻子綁架,並且抄了家,搶走大錄音機、煉功帶等物品,扔下9歲的兒子無人照顧。我告訴兒子:「記住,爸不怕,因為爸沒有做壞事。」在場的鄰居看到我們骨肉分離的情景都哭了,我只能求助鄰居照管孩子,這樣我和妻子含淚被帶上警車。當晚的9點多鐘,我們夫妻雙雙被送進了南票拘留所。第二天晚上,我和大法弟子蘇洪濤在號內煉功,被管教王利新發現,他闖進號內,一腳將我踹倒在地板上,還嫌不解恨,又拿了一根棗木棍(長約80釐米,直徑約2.5釐米)毒打我倆,木棍在打我的後背時被打斷了,然後王管教又指使犯人強迫我倆跪在地板上,隨後法輪功學員榮海軍也被王管教用白色塑料管毒打。我被非法拘留15天。

1999年10月13日早我剛下班回來還未吃飯就被騙到礦保衛科,把我和單位的另兩名大法弟子蘇洪濤、榮海軍非法關押起來,直到10月27日街道派出所來人將我們三人送進拘留所。10月28日上午,我們6、7個大法弟子一起在號內背誦經文,並制止管教迫害女大法弟子。管教王玉林衝進號內,對在場的大法弟子挨個毒打狠踢,王玉林用手裏的鑰匙串砸大法弟子的頭,還抓住我的腳脖子,將我扔到水泥地上。10月29日,我們幾十人集體絕食抗議迫害。第三天(31日),區公安分局的不法官員找來各自派出所幹警及駐看守所的武警給我們強行灌食。男女數十個惡警在我們三天未吃飯的情況下仍用暴力強迫我們面向牆直立跪在走廊裏一整天。在被罰跪期間 (當時我們沒悟到大法弟子是有威嚴的,不應該消極承受,不應該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而應該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我們還不斷遭到管教的毒打、唾罵,無一學員倖免。晚上我們陸續被帶到一個房間由武警按著手、腳、頭,進行插鼻管灌食。對拒不配合他們、繼續絕食抗議的學員,惡警們就對其施以酷刑折磨。大法弟子劉全旺就被他們打得差點昏死過去。在這期間我曾被管教和當地派出所惡警暴打耳光、用塑料管毒打;大法弟子劉洪學(已年近60歲)幾次要求停止體罰均遭管教拒絕。在拘留所裏,我煉功每次都遭到相似的迫害。15天的非法關押到期後又被非法加期,一直到99年12月1日,我又被非法判教養三年,送到葫蘆島教養院。

我被送進教養院的第一天就被管教科張福勝和部份四防員拳打腳踢。第二天,我被分到勞教二大隊,每天由犯人(四防員)看守,不准大法學員互相之間說話。大冬天罰我們在陰冷的走廊坐板凳,每天達十幾個小時,凍得渾身冰涼的,大腿凍得直抽筋兒,共罰坐了一個半月左右。後來我又被調出去幹重活,例如刨水泥路面、修路,累得我們個個疲憊不堪,即使是酷暑也得頂著烈日幹活。後來我們被集中起來強制洗腦,惡警罰我們圍著操場跑步,每天約跑20圈,一圈約有200多米,跑後又被四防罰站,天天如此。四防對法輪功學員張口就罵舉手就打,上廁所也被規定一天兩次。在號裏的一切活動皆由犯人監管,幹不好就得挨罵、挨打。

2000年7月四防譚弓劍逼迫法輪功學員念攻擊大法的書,用鋪板子立砍大法弟子姚彥會的背部,用板凳砸其腦部,對我們也拳打腳踢。有一次,譚夥同另兩位四防(一人叫魏文中)一起毒打法輪功學員趙恩發,把他打得鼻青臉腫,滿臉是血。

2000年8月,專門劫持凌虐法輪功學員的大隊成立後,我因不放棄信仰被中隊長丁文學帶到值班室,惡人親自用拳頭打我兩腮,打得我滿口吐血,鼻孔流血,兩腮內都被打出大口子,吃飯時疼痛難忍。

2000年9月份,我們數十位大法弟子晚上集體煉功,丁文學等惡警挨個用拖鞋底子搧我們耳光,我的鼻子根處被打出血。他們還將大法弟子吳寶明從床鋪上拽到地上來打,用腳踢踹其胸部、腰部。開始時,我堅持打坐不下來,被丁在床上打了一頓後,接著把我拽到值班室;張福勝拿來狼牙棒毒打我後背,並用腳踢踹腰部;管教科佟利勇還將電棍伸向我的胸部,不停地電擊。第二天晚上,喝得醉醺醺的劉海厚(中隊長)突然闖入號內,將我拽出去,被送上食堂二樓(專門施酷刑的地方)的一小房間繼續迫害。他們將我雙手背銬,大隊長劉國華一腳將我踹坐在地上的水裏,威逼我放棄修煉,接著他們開始動用三根電棍,一齊電擊我的脖子,我被電得渾身亂顫,喘氣困難。張福勝用腳猛踢我的胸部,惡警劉國華逼迫我罵師父、罵大法,他們都沒有達到目的。我的腰部被打得嚴重受傷多日直不起來。法輪功學員陳萬的脖子上被電滿了大泡,部份地方的肉被電焦。

2001年11月30日,我們集體絕食抗議惡警迫害大法弟子任曉北(28日晚,任曉北被管教科長王勝利拽著身體在走廊上拖,王勝利用腳當著其他法輪功學員的面踢踩任曉北的胸部,用掌打其頭部)。晚上,惡警突然闖進號內,將我們挨個按在地上毒打,然後背銬在床上,一個一個地拉出去酷刑折磨。這次集中了各個大隊的幹警達九十人,還有防暴警察。當我被拉到大隊值班室時,屋裏10多個惡警幾乎人人手持電棍,對面桌上還擺放著一堆電棍,院長姚闖坐一旁指揮。一進屋,張福勝便將我絆倒摁在地上,隨後上來一群惡警,用電棍電擊,我感覺至少要有六根到七根電棍同時電我,我的鞋子被剝光,一腳心一根,頭上架有三根電棍,後背有一根到兩根,有人用腳踩住我的兩腳脖子,導致腳脖子處被踩出血。經過兩番電擊之後,我的耳朵、臉上、後背等處均被電焦,破了皮,屋裏到處都是被電糊的肉焦味。這次被迫害的還有大法弟子李光海、田佔良、王洪庭、王瑞齊、從國志、楊將威等近二十名,其中田佔良肋骨被打傷,行走、上廁所需人攙扶;王洪庭身上的肉都被電爛;從國志的門牙被打掉了兩顆。之後我們被分別關在一樓的各個房間內嚴加管理,號房內有監控器,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兩個犯人包夾、監管,有些學員被銬在床上不讓動。

2002年10月26日,是我被劫持三年到期的日子,然而我卻被單位保衛科接回,逼我寫「保證書」。我不寫,他們欲將我送進洗腦班或再次勞教,不放我回家。家人強烈要求讓我回家吃一頓飯,並交了1000元保證金,最後他們勉強同意讓我和親人見一見面,由兩人跟著。在他們看著我去見我父母時,我趁機走脫,被迫流離失所。我妻子在我被非法勞教期間,曾多次遭到三家子街道及派出所的非法騷擾,沒辦法帶著兒子到母親家去住,可仍是擺脫不了迫害。今年春天,妻子被三家子派出所半夜綁架到派出所,所長杜立新對她大打出手,最後他們把她銬在床欄上直至次日上午才打開。我母親和繼父都已年過七旬,但也未能躲過邪惡的迫害,他們要承受失去兒子的痛苦,又要面對惡警經常的無理騷擾,精神上受到巨大的傷害。妹妹因不放棄信仰,曾被非法拘留,後因堅持修煉,多次受到開除公職的威脅。

然而這一切迫害,卻無法改變我們對真善忍的信念。法輪大法已經在我們心裏扎根,強制永遠改變不了人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