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葫蘆島市勞教所惡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部份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8日】2003年元月初,遼寧省葫蘆島市勞教所組織全院幹警及檢察院,對堅定的大法弟子瘋狂迫害,手段狠毒。葫蘆島市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專管一大隊大隊長惡警劉國華叫囂:「知道嗎?為甚麼這段時間中央組織開會,省裏組織開會,市裏開會,院裏也開會,為甚麼這次又增加了這麼多警力?要三個幹警包一個學員,如果幹警不夠有武警,武警不夠我們還有野戰軍。」葫蘆島市勞教所專管第一大隊中隊長惡警王維真叫囂:「告訴你們,共產黨這輩子就跟人鬥,跟地鬥,跟天鬥,跟神鬥。」下面是葫蘆島勞教所部份大法弟子被迫害事實:

裴忠華:2003年1月7日,參與迫害裴忠華的人員有張福勝、宋忠天等惡警。迫害裴忠華之前,惡警強行給其灌幾粒藥物,然後用4-5根電棍毒打折磨6個小時,之後,又強行灌藥物。張福勝還說:我非把你灌迷糊了。接著又毒打裴忠華2-3個小時。其背部、臀部、胯部至今還有傷痕。由於幾個打他的惡警被電棍反電,惡警們才有所收斂。惡警張福勝反咬說:「不打你我能被電嗎?」又衝別的幹警說:「這小子發功了。」就改用手打裴忠華耳光,緊接著又將裴雙手反銬著,扒去衣服,然後用電棍電,一看還不奏效,就往他身上潑水…邊打邊罵長達8-9個小時之久。裴忠華小便被打腫,遍體鱗傷,期間還使用過木板、膠皮棒等刑具。

朱明奎:被用四根電棍,同時毒打其腋下、後背、襠部、腳,被打得多處受傷,致使朱明奎兩三天幾乎不能大小便,嘴被勒破皮(用鋁線勒住嘴不能喊叫)。惡警張福勝還說:「啥時打轉化啥時算完。」

鄧文興:張福勝等惡警用4-5根電棍同時猛電鄧,並毒打他。鄧頸部被電出很大的水泡,面部腫得很高,變形,幾乎認不出來了。折磨迫害長達24小時之久,第三天又打了兩個小時,期間一直不讓睡覺,在26個小時痛苦的折磨中,鄧的腳、腿、後背、兩腋、面部、全身多處傷痕累累。

王中濤:1月7日8時,王中濤被惡警當眾揪著脖領子瘋狂地擁到外邊,張福勝還說往死裏打,惡警們用4根電棍同時連電帶打,看不能起作用,增至6根同時連打帶電,致使王中濤小便處紅腫,右耳腫大,全身多處受傷。

王海清:惡警逼迫王海清做一百五十個蹲起動作,然後雙手被反銬按在地上,雙腿挺直,用學生坐椅(椅子上坐一個人)壓在王的腿部,使其不能動彈,背部靠物不能讓其往後挪動,然後往腳跟墊木板。此招不行,又用五根電棍猛電,看不能奏效,又把其騰空架起,腳離地,同時用五根電棍拼命電,兩腋一根,腳底心各一根,後背一根,全身多處被電傷。

高凱峰:被迫害方式同王海清相同,腳後跟被墊起五寸左右高,高凱峰責問惡警:「這樣不把我的腳整斷了嗎?」惡警說:「打死你也白打。」10月28日因惡警強迫洗腦,高凱峰不配合,惡警用玻璃割他的頸部和手腕,事後惡警讓四防寸步不離地看管高凱峰。

劉萬利:1月6日晚,劉被用2-3根電棍亂打,經過幾次亂打後,臉部、頸部腫的很高,渾身多處受傷。由於劉萬利在毒打期間大聲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把電棍塞進劉萬利嘴裏致使劉萬利牙齒鬆動,嘴裏腫爛,惡警還瘋狂的用腳踩著他的臉部電擊他。惡警看劉萬利口吐鮮血方才停止,第二天繼續毒打。

梁國滿:被惡警先用5-6根電棍拼命毒打梁國滿,看不好使,就用7-8根電棍同時電擊,致使梁頸部、面部出現一道道血檁子,腫的很高,小便周圍紅腫,後腦被打得多少天才緩過勁來,大胯兩處被電糊,被擊打的傷處部位還有腳、背、兩腋、臀部、手等。

張利國:12月9日惡警王勝利、郭愛民、宋忠天等惡徒們用電棍毒打張利國,張被帶回後渾身發抖,兩肩顫動,經高醫生檢查,血壓為110-180,心率過速、心臟有病。惡警怕被人曝光不敢上報,不讓通知家裏,事後還狡辯說:誰打了你了?張利國說:我的症狀誰都知道,怎麼說沒打我呢!

李廣海:其被迫害情況不詳,但聽說其被毒打的較重,1月11日被送到醫院手腳抽筋,非常嚴重。李廣海已絕食絕水抵制迫害13天。

歷次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惡警是勞教所管理科成員和法輪功專管大隊成員:劉國華、王勝利、張福勝、郭愛民、宋忠天、佟立勇、劉佳文、刁自強、王維真、崔曉東、紀成果、宋雲彬、姚闖(副院長)、孟教等,還有其他勞教人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