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營救李祥春、林文蓉和林麗麗等想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4日】最近我們展開了全世界範圍各國弟子主動參與的營救李祥春和林麗麗等的活動。規模之大,速度之快,覆蓋範圍的深廣,都是前所未有的。從中可以看到洛杉磯法會以來弟子整體狀態的大幅度變化和迅速提高。

洛杉磯法會聽法的最大感覺是師父把我們的空間加到無限大,頓感過去三年多來做過的事是如此的不夠,與正法進程的洪大之勢相比,真是微不足道。唯有百倍千倍萬倍地努力,才能不辜負師父的無限慈悲和師父為我們開創的未來。

回顧三年講清真相的歷史,仍能看到我們救度眾生工作中的不足。比如,當李祥春和林麗麗等事件發生後,那些有關的政府部門反應不像我們所希望的積極時,可聽到弟子中比較激烈的反應,甚至抱怨聲。是的,我們的批評一點都沒有錯,社會的道德下滑,人們,包括政府部門都不能按好的道德標準行使他們應盡的職責。

1、對照正法進程的要求,我們講清了真相嗎?

但是我們有沒有深入思考一下,我們三年來真正向政府講清了真相嗎?我們肯定是講了真相的,問題是講「清」了嗎?比如說,

-我們講清了江澤民鎮壓法輪功到底是為甚麼嗎?
-講清了這場鎮壓的真正邪惡所在嗎?
-講清了為甚麼法輪功是當今中國的頭等大事,決定著中國的現在和未來的原因嗎?
-講清了與法輪功相關的中國政治、經濟、法律、人文環境、自然環境、國家狀態、投資環境等情況嗎?
-講清了這場發生在中國的鎮壓為甚麼是對全世界,全人類的迫害了嗎?
-講清了為甚麼各國政府應該非常高度重視法輪功事件,為甚麼這與各國人民的未來直接有關?

當然,很多情況下我們要看對像,並不是所有世人都需要全方位地深入了解法輪功真相。但是很多情況下,如果我們沒有真正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的話,我們對常人社會的抱怨也就是我們沒有做好救度眾生工作,反而抱怨他們的直接反應。作為修煉人,我們沒有理由抱怨任何人和事。

2、如何改進我們講清真相的工作?

三年來我們已經對發生突發事件要舉辦的活動十分熟悉和習慣了。比如主辦一個集會、遊行、煉功活動、展覽,我們都可以辦得特別好。

怎麼進一步深入細緻地講清真相呢?我們講清真相的兩個重要方面,一個是向中國人民講清真相,一個是向各國政府講清真相。同類性質的突發事件經常發生表明了我們講清真相中的一個共同不足,各國政府還沒有真正理解鎮壓法輪功是世間最大的邪惡,至少不比其它任何事情不緊急,或許對國際社會的未來更重要,所以不能從根本上以正確態度來對待。

在這樣的形勢下,我們工作的層面就應該是制定政策的國家高層決策部門,而不僅僅是限於政策的執行部門或者下層的直接當事人員。雖然用心程度的大小,以及能講清多少真相是我們的事,在真相面前如何選擇是對方的事,但是我們的確應該進一步把真相講好、講給所有該聽到的生命。

師父在《2003年元宵節在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中》說「你們在講真相啊、發正念哪,和你們個人的修煉,這麼三件事,也就是當前大法弟子做的最重要的三件事。講真相從表面上人這一層的理看,是在揭露這場邪惡的迫害;發正念哪,是清除那些不可救要的、最骯髒的生命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那麼從再高一點的理看哪,那講真相的真正用意是挽救眾生,是免於人類被淘汰。」「你們將來回過頭來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們開創的」

向政府的最高層講清真相不僅需要我們在勇氣和膽識上的突破,更需要我們在智慧上的更大發揮,不是滿足講了真相,而是要突破自己的觀念和執著,講清正法需要我們講清的真相,幫助對方放棄誤解與迷惑,幫助對方理解和接受能使他們得到救度的真相。在這些問題上,我們有沒有被常人社會中不易接觸到他們的困難擋住,或者不知道怎麼能真正講清的裹足不前傾向?我們自己是否在某些問題上在按照舊勢力安排,用觀念和非正念的思想阻擋著我們作為一個整體把真相講出來、講清楚?講清真相的表現就是明白了真相的政府能在重大事件上採取正確的態度。

如果常人都能按好的道德標準處理事情,我們也就不用講真相了。政府的態度很大程度上是我們是否用言行和事實講清了真相的結果。

個人看法。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