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路上的故事:走向成熟的一年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3日】秋去冬碎春江月,煙花雨落霧迷開。隨師正法又一年,寫與同修共切磋。

一年了,這一年中隨師正法是辛酸的,也是幸福的,我寫出自己經歷的一些故事。

買鞋的錢

曲曲是一名大法弟子,他有一個未修煉的妻子。妻子常告訴他,要煉就煉下去,別煉得半途而廢。曲曲把所有的工資都用在正法工作上,自己卻長時間只穿一雙鞋,很破。看到同修這樣,我心裏很難受。我去外地做生意,每天銷售額能達到一兩千元錢。那天同修通知我,做真相需要用100米黃布,我想買完黃布後再買雙鞋捎給曲曲。恰恰那一天,我收入出奇的少,只夠買黃布的錢。同修付出那麼多,為了啥?不就為了救度眾生嗎?難道救度眾生就得那麼苦,穿雙像樣的鞋都不可以嗎?我難過地流淚了。我決定,先買鞋再買50米黃布,這些先托運回去,明天再買餘下的布。當買完了鞋去買布的時候,奇蹟出現了,錢包裏又多出一些錢,正好是一雙鞋的錢。

拜年

2002年春節那天,曲曲在前面騎摩托車,我在後面扔紅包、掛條幅,用行動向偉大的師尊拜年。做真相面積大,車子跑得太遠,回來時汽油不夠用了,我們一路發正念,順利回來。

互幫

修大法是開智開慧的,做定時喇叭的趙哥,突破了很多技術性困難。那段時間,我們很多地區都響起了真相喇叭,給邪惡有力震懾。舊勢力太壞了,強壓了許多障礙。在趙哥這一方面就是家庭壓力突然增大,他當時很苦,返出很多的人心。做醫生的蘭姐在那次切磋中說:「我們在任何環境都要做個好人,在家裏也一樣,對妻子、對孩子都是個大好人,我們不能發火。」作定時喇叭工作,我們恨不得用我們的雙手去做,可我們不懂。「小趙,你家裏困難,你別上火,我在外面打工賺錢,你在這裏做!」說完我就把剛開完的工資一半給了趙哥,一半留給做真相,趙哥當時哭得很厲害。事後別人告訴我,蘭姐家條件好,蘭姐把家裏幾萬元存款都為救度世人做真相資料了,而她自己生活得很儉樸。

善良的張姨

張姨家條件不好,院子裏有很多小房,這些小房出租就是家庭主要經濟來源。聽說做真相條幅沒有地方,她就把院子裏最好的小房留給了我們。張姨很智慧,院子裏不相干的人多,她就留在外面招呼人,我們在裏面工作。為了減少別人注意,我們很少出入,中午就泡方便麵。張姨怕我們吃得不好,時常破例進屋給點好吃的。雖然環境嚴峻,我們大家在做時心裏都樂滋滋的。

新衣服

要參加法會,伙伴們都各自回家洗澡、理髮,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大家都要以最最美好的形像來參加這一莊嚴的盛會。而我卻心酸了。這段時間來,投身於正法,好長時間沒洗過澡了,好久也沒換衣服了,我也沒有衣服可換。總覺得這種形像去參加神聖的法會,心裏不是滋味。而為了組織這次法會,我也沒有時間留給自己。我對師父說:不管有沒有合適的衣服參加神聖的法會,但我要盡最大的努力把這次法會組織得圓滿!

自己選擇

有個同修瘦瘦高高,我們叫他大個。大個得法早,出了很多功能。在講清真象中做得不積極,也可以說沒走出來。那次他親口對我說:「以前簡直太自在了,真是能呼風喚雨(他沒有誇張),可現在不知怎麼搞的,身體像被限制住似的,甚麼也使不出來。」師父的慈悲苦度,同修的切磋關愛,還有眾生的期盼,可關鍵的路,還是自己選擇。

整體

從網上看到不法警察對長春大法弟子大規模抓捕,被迫害致死人數每天都增加,我們流淚了。十萬火急,必須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同修們,趕快發正念,清除這背後的邪惡。把網上的原文下載,並將《嚴肅的教誨》中一段話抄寫在了上面。是呀,當自己的同修真的被迫害致死的時候,我們在幹甚麼?

覺者

楊姐很漂亮,作資料工作很久了。以前與她一起工作的負責人,大部份都走出來了。佛恩浩蕩,法理像清泉一樣,使我們在消極中又站了起來。我去楊姐那送資料,惡人竟闖了進來,楊姐絲毫沒有配合它們,而是給我打掩護,把離開的機會給了我,她被捕了。以前楊姐經常給我們講二姐的故事,那次同修開車做真相被跟蹤,怎麼也甩不掉,萬分關頭,二姐竟下車用身體擋住警車。當同修們回頭看她擋車那一幕,都流淚了,她們是偉大的覺者。

謹慎

第二天是廟會,為了讓更多老百姓知道真相,我們用明慧網介紹的用魚桿掛條幅的方法連夜做真相。記得我出發前正在給輪胎打氣時,小弟告訴我,謹(化名)聯繫不上了,會不會出事,我隨口說:「沒事!」可第二天我去謹那兒時,已經出事了,特務蹲坑,我也被抓了。師父在近期講法中談到舊勢力看到有的大法弟子學大法好像甚麼都不怕了這件事,我當時確實是那種心理,好像學大法甚麼事都不會發生。現在看師父的法,有很多自己才恍然大悟。

新約

我們被分開關押,都動了大刑,我還清楚地聽到徐大哥微弱的聲音「我吐血了」。雖然在這次大關中,有的做的不太好,但我們的內心沒有常人那種指責與抱怨,充滿的是慈悲。在看守所裏,我對自己從得法到修煉,從身體的變化,到對法理的認識,一切的一切都從新開始了思索……我沒錯,真的沒錯,修大法沒錯,我告訴自己,自己的存在絕不是在監獄裏承受,而是在外面講清真相。師父啊!弟子真的不知道過去有過甚麼樣的誓約,也看不到,但今天,我是清醒的,我要再立新約……17天後,我闖出來了,謹與徐大哥在絕食七八十天後也闖出來了,但也有的被判了7年刑。

一個人

我被聘到河北一家公司工作。在那裏上班沒有休息日,每天晚上加班到十點,週六晚上不加班就是對我們搞技術的最大獎賞。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安排的,它們想在時間上迫害我,讓我沒時間看書、發正念、講真相。我忽然明白舊勢力安排了人類社會中的一切。但我學法不是由它們來安排的。發正念、講真相都不是它們的安排,這些是屬於大法的,它們的安排中沒有這些。為了否定舊勢力的一切,當時我真想把工作給捨了,我工資很高,每月四千元錢,我問自己,為了正法,我還有甚麼捨不了的。後來冷靜下來才明白,修煉中有很多機緣,這個集體中認識這些人,那個環境中又認識那些人,不同的集體環境都有眾生要與我們結緣,等著我們去救度。

在公司裏,我大面積地做真相,見一個講一個,智慧像打開了似的,而且始終沒有暴露過自己。當有人告訴我,有的農村至今從未收到一份傳單時,我真的好難過。我問自己,那些有緣份遇到我的人,他們能明白真相。而那些沒緣份遇不到真相的能不去救嗎?不能再等了,我手寫不乾膠真相,大致內容是「老百姓,快醒醒,法輪大法是正法」「電視造謠誣蔑法輪功」等等,並買來粉筆與自行車,白天上班,晚上做真相,回來學法。就是這麼做過來的。那時最苦的是見不到師父的新經文,看不到明慧網同修的體會文章,覺得很苦。

要回家

老闆讓我出差去東北,當我走到瀋陽的時候,腿上爛了幾個洞,我走不動了。記得最重那天,我突然喘不過來氣,想吐又吐不出來,坐下來發正念,發不出來卻昏倒了。醒了再發又昏倒,難受極了,我真的感到死亡的逼近。我不明白這到底怎麼回事,怎麼突然間就變成這樣。師父在以前講法時談到一個人在臨死的時候嘴裏還不停地念著阿彌陀佛的事,我也這麼幹吧,我嘴裏不停地喊,我就是要學法,我就是要跟師父回家,就要……,當我緩過來時,渾身已經濕透了。後來看師父講法才明白,有的大法弟子過去與舊勢力有約的事,真是恍然大悟。

長春

因為腿傷,我沒有回河北,在瀋陽臨時找了份工作,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人,做事。公司很認可我,那天剛上班,老闆通知我「馬上去長春出差,對方開著轎車來接了。」長春?師父的故鄉!我好激動。我看不透背後的因緣,只知道這絕不是偶然。到長春了,我發出強大正念,「師父,我來了,長春大法弟子,我來了。」我注視著長春的一切,長春,真是一座樸實而又寧靜的城市。

隨師正法又一整年了,從不成熟中走向了成熟。師父,我們會做得更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