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正詞嚴斥責610辦公室頭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6日】我今年63歲,1994年7月份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得法前,我全身都是病,被病魔纏得面黃肌瘦,鬧得丈夫兒女們工作也不安心。上醫院打針吃藥無效,醫生說我是慢性病,無法根治。如今,我修大法後,病沒了,走路一身輕。我知道大法不但能祛病,而且是修佛修道的最高法理。

1999年「7.20」以江××為首的邪惡鋪天蓋地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在那種情況下,我沒有放棄修煉,並告訴世人我們沒有錯,沒有做壞事,而是按師父講的「真、善、忍」在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當時的那幾天我哭了,那時我不知道怎樣做才好,只是向人講:我們煉功沒有錯,錯的是江××。

第一次接到真相資料後,我到70里外地去講真相,因本縣城有大法弟子在做。由於我經常在人群面前講真相,而且多次的講,2001年本縣辦洗腦班,邪惡之徒把我叫到洗腦班。我在車裏向他們講真相,揭露邪惡。到洗腦班後,我向公安人員和「610」辦的邪惡之徒同樣講,他們看到我無半點怕他們,就說:你們法輪功不要親情,搞得家破人亡。我說:「那是中央政府個別人搞的,與我們煉法輪功沒有關係。」他們又說:「你不轉化,好,你的兒女要開除工作,你丈夫的工資也停發。」我說:「那你們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但是我煉功我身體好了,沒有病了,為丈夫、兒女節約了給我看病的錢,又怎麼是我不要親情呢?」這個班辦了一個月,最後惡人叫我們寫三個「保證書」,我沒有寫,他們寫好後逼我簽字,當時我人心出來了,心裏起了怕心,如果真的不簽,那我丈夫兒女的工資和工作就會受影響,這個關沒過好。回到家裏不是味,不久,有天晚上我在走廊上摔了一跤,我悟道是師父在點化我,第三天我把真相資料送到了「610」辦公室。

又一次因一位弟子沒有守住心性,透露我送真相資料一事,我被關進派出所。這次,我放下了一切,我悟道是過關。在問話時,我一點也不怕。他們問我:「那天晚上那些煉功的人都到哪裏去了?」我說:「你們不知道,我怎麼知道。」他們又說:「那晚上是全國戒嚴。」我回答他們:「你們自己的工作管不好,來管這些好人。」 惡警不再問我,幾個人就聊起天來,我就對著他們發正念。待會兒惡警又問我:「你現在還煉不煉功。」我告訴他們:「我天天都在煉。」他們問我甚麼時候煉,我說:「做完事我就煉。」幾個惡警盯著我沒有說話,把我送到派出所關了30多個小時。放出來時我對惡警說:「你們知法犯法,關壞人也只有24個小時的權力,你們關了我30多個小時,你們犯法了,知道嗎?」

2002年第三次7個邪惡之徒到我家,說要寫「保證書」,我問他們寫甚麼保證,我不寫!公安局和「610」辦的邪惡之徒說就是要寫,我說就是不寫,他們說不寫不行,就把我送到洗腦班。第二天我走脫了,到家時我就在樓下一個功友家,要她叫我老伴把一位鄰居的空房給我休息一下。我老伴到一樓叫我上樓時告訴我早點來就好了,這位鄰居回家過節去了,門已經栓上了。可我走到他們家一看門怎麼打開了,老伴說:「奇怪剛才看門是栓上的。」我當時悟到是師父要我避一下,因為我家的兩間房子邪惡之徒都知道,所以到這位鄰居家去休息。第二天這位鄰居回來了我們告訴他,他說:「我兩個栓都栓上了怎麼打開了呢?」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避開邪惡。

當天下午公安局、「610」的6、7個邪惡之徒來我家問我為甚麼要跑,我們今天下午帶了手銬來。我說:「帶手銬我就不坐車,就走路。」他們還是要寫三個「保證」,我回答:「我不寫。」當時就逼我老伴寫,我老伴寫的不合他們的口味,他們就自己寫,要我按手印,我不按,4個邪惡之徒拉著我的手,強迫我按。第四天我到「610」辦向他們要回我按手印的保證,否則,「我天天會來你們的辦公室。你們不給我,我就嚴正聲明作廢。」他們要我寫嚴正聲明,我說回家叫別人幫我寫(因為我的字體不能給他們認出)。「610」辦主任說:「我今天佩服你的勇氣。」我說:「我沒有甚麼勇氣的,我沒有犯法哪裏我都敢去,你們管好人不管壞人,殺人放火你們不管。」「610」辦的主任說:「可以殺人放火,就是不許煉法輪功。」我說:「請你寫上可以殺人放火,並寫上你的名字,我下去好宣傳。」他不作聲,最後我要他們把關押的大法弟子放出,要他們不要這樣做,並告訴他們善惡必報,並且我們縣城內就有幾個像他們這樣的人遭了惡報。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