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光普照,禮義圓明」──講真相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8日】去年夏天,在小吃鋪裏吃午餐,老闆娘的女兒放暑假從家鄉來,我瞥見她在讀唐詩,一張油印紙上好多首。「哦,唐詩好!我也背一首詩給你聽。」「常人不知我,我在玄中坐;利慾中無我,百年後獨我。」(《覺者》)十三歲的小女孩聽後微笑一下。大約半個月後,老闆娘對我說,「我女兒說,你背的詩很好聽!」我以為是客套話,又向小女孩確認,她認真地點點頭。「好!回頭我抄給你。」之後,他們都讀上了《洪吟》中的詩。

有一次,在公交車上想和鄰坐的男生講真相。我也是男生,就和他搭話,他愛理不理的。我還想講,就開門見山的了。他一聽「法輪功」三個字,嚇壞了,「你不要跟我說。」一會兒還換了座躲開我。罷了!自那天後,我有一段時間沒和人講真相。

問題不在於「開門見山」方法本身,因為一次晚上等車回家,等來了一輛只有司機一人的車,自動投幣的,沒售票員,後續站點沒人上,我上去後成了這趟車唯一的乘客。下車前我抓緊時間說:「小姐,告訴你一個很重要的事,法輪功是好的,廣播電視裏講的是假的。」我感覺到她聽懂了,她一邊應聲「嗯!」一邊點頭,馬尾辮在腦後來回晃。

也有沒講好的,心態不穩,局面難以駕馭。別人因為受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的干擾,不要聽,我還講,帶著爭鬥心講。惹出麻煩了。本來善心加上耐心,才能打動人心的。邪惡找到機會破壞了,但我在大法的指導下,向內找了,以正念踩過了邪惡的安排。

新年外出,一次一天裏遇上兩撥扒手。前一撥倆,在我下車前用很彆扭的姿勢站在邊上,利用車廂晃動,使障眼法把我西服扣解了。但錢放貼身襯衫裏。心想,還好沒拿到,否則他們的罪大了。後一撥則一個,路邊休息時,他走過來蟄伏在旁,在我起身並轉身的當口,拉開了包的拉鏈,我後來才知道。這兩件事,說明我正念弱了,那些不好的東西才可能近前。第二天花了大半天時間學法。正念又恢復強大了,又沒那種事了。印證了「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學好法,做甚麼事都能隨願而成,思考問題清晰、敏捷。我悟到因為思想中有大法時,大法給予我們的神通就打開了、好使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