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回頭金不換 隨師正法坦蕩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8日】我家有四口人,老伴和我與女兒都在1995年間先後修煉了法輪大法。還有個兒子於1999年初才得法。雖然他得法晚,但他那神奇般的變化,卻使得家族、好友們親眼目睹了法輪大法是怎樣使人從心靈深處得以純淨,從而感受到真正能使人得以救度的大法的威德。

回想起兒子的往事,還得從他上小學說起。那時讓我最頭痛、尷尬的事是學校召開家長會,因為每次都能聽到老師對兒子的「評價」與「訴說」;每次都會使我在眾人面前感到羞愧和不安。他上學遲到、曠課是經常的事,幾乎沒寫過作業;偶爾高興了寫上一兩次,老師便在班上表揚說:「連XX都寫作業了!」到了中學,有一次因為跟人家打架,連書包都丟了,從此成天空手去、空手回。上課不但他自己不聽還干擾別人;在課堂上吸煙、賭錢、猜拳,累了就睡覺;老師見他睡了會給他蓋上衣服,並表揚他說:「沒有干擾別人,不錯!」考試成績是全校同年級倒數第一。最後學校拿他沒辦法,只好讓他畢業了。

踏入社會後,結識了一些遊手好閒的朋友,整天混在一起,養成了許多惡習。因而經常被派出所叫去,先後被罰款多次。他爸爸也去派出所擔保過他。在工廠裏由於平時不守紀律,工作幹不好,大家對他有很不好的評價。與他交往的女朋友,後因她父母了解了我兒子不好的行為,被家庭阻止了他們的婚約。他回家後整天埋怨別人未能給他找個好工作,真讓人憂心。

後來女婿開了一家服裝專賣店,就讓他去幫忙了。女婿為了讓他鍛煉一下業務能力,投資讓他獨立開設了一家飯店當經理,因經營不善虧本而告終。由於兒子私心膨脹,妒嫉心強,不明白人世間福德與人本身的種種關係,感到他姐夫賺錢那麼多,卻給我這麼少,心裏很不平衡,終於有一天晚上爆發了。他們坐在一起喝酒時,女婿與兒子吵起架來,此後,兒子再也不去上班了。

事隔不久,我想平時也多次對兒子弘法,真想讓他走上修煉的路,可是都被他拒絕了。這次我要利用他吵架不上班的機會,再次向他洪法。於是我把一本《轉法輪》交給了兒子,告訴他:「你在家沒事,好好看看這本書,就知道怎麼樣做人了。」開始他不願意接受,經我再三勸說,他總算勉強接受了。

我在悄悄觀察著兒子的變化,當看到他在屋裏靜靜地看書時,心裏有說不出的高興。

幾天後兒子主動找我說:「這本書我看完一遍了,上面說得很有道理。我想學煉功動作。」他很快學會了五套功法,自己開始既煉功又學法。三、四天過後,這天一早就跑到我房間裏高興地說:「前兩天在煉第五套功法(靜功)時,盤腿打坐十幾分鐘後,本來挺累的,但兩隻手感到被兩股力量托起來了,有種非常美妙舒服的感覺。昨天晚上睡到半夜時,不知不覺的睜開眼坐起來,突然在電熱壺紅燈上方出現了十幾公分粗的紅色蓮花盤,然後在蓮花盤上又出現了七公分高的佛在上面打坐,看得很清楚。心想:這世上還真有佛啊,只是不讓人輕易看到。」

同時我們又一起交流了學法體會。他深有感觸地說:「是法輪大法挽救了我,是師父給我打開了永生之路。我豁然明白了生命存在的真實意義。明白了人的最早生命來源於宇宙空間,是善良的,是人增加了私心才慢慢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人活著不是為了當人,目的是返本歸真,返回到真善忍的本性上去。也知道了打人罵人、侵佔別人的利益是錯的,人與人之間有著往世的因緣和報應。只有把欠人家的都還給人家,才能回到我自己的真家。我已下定了決心,痛改前非,重做人,時時處處按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緊隨師尊,一修到底。」

此後,他每天認真學法煉功,十分精進。以前所有的惡習一下全改掉了。前幾年開飯店的陳年欠賬他主動登門歸還,人家反而覺得他不可思議:現在難道還有這樣的好人?他每去一家就告訴人家:我修煉法輪大法了,老師教我們修心性,時時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我才這樣做的。

兒子的突然轉變使原來知道他的人迷惑不解。原來工廠裏的一些同事,他的同學、老師、朋友聽說他煉法輪功,現在改變的如何好,人家都感到驚奇。後經兒子到處找他們弘法、講真相才得到證實。

兒子煉功還不到半年,聽說一些當權者就開始傳達內部文件,干擾、限制煉功。原先大院內有兩個煉功點,上百人參加煉功。而後來不知哪裏的人把煉功場地給破壞了。同時,早上有保安人員登記煉功人員情況。然後,他們通知煉功人所在單位或居委會,再由單位或居委會找煉功人談話,阻止煉功。因而使煉功人數越來越少。

兒子見此情景,心中十分擔憂,感到多年來的煉功點不能讓他們給破壞了。於是他便主動肩負起輔導員責任來。每天凌晨三點,提著錄音機,提前到達煉功點。遇到干擾的人,他就跟人家講道理,告訴他們這樣做是違法的,我們出來煉功是合法的,應受法律的保護。就這樣闖過了一次次風浪,排除了重重干擾,保護了煉功點。

99年7月20日前,山雨欲來,黑雲壓城,在邪惡集團的唆使下,發生了多起媒體造謠攻擊法輪功的事件。許多煉功點遭到衝擊、干擾,法輪功學員被打罵。面對法輪大法遭到如此的迫害,兒子沒有畏縮,挺身而出。他站在師父的法像面前流下了眼淚。他默默地發誓,任邪惡鋪天蓋地,也要為大法討個公道。

7月19日上午,我家三口到市政府上訪,還未到大門就被警察把我們驅趕回來。回家正是中午,天氣晴熱。這時兒子走近師父的法像,突然感到屋子的光線暗了下來(其實光線未暗),只有師父的法像放射著強烈的光,在一閃一閃的光線下,看到師父許多在不同空間的變化形像。當天下午我們踏上了進京的路。在沿途的車站、路口都有警察盤查,許多同修遭到攔劫。我們用智慧衝破了一道道難關,抱著對大法一顆赤誠的心,終於到達北京。當走到天安門附近時,有一個人走近我兒子的身邊低聲問道:「你是大法弟子嗎?」他堅定地回答:「是。」接著這人塞給他幾張紙,說是經文,實際是假的。兒子當時由於學法不深,沒有真正從法理上認識,因此對這份假經文未能及時識破,而被騙回家來。

回家後,居委會來人說找我兒子有點事,幾分鐘就回來。結果到那一看,街道、派出所、居委會很多人早已等著他了。讓他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否則不讓回家。

這時兒子開始對他們弘法。講了師父如何教我們做個好人,修煉人要提高心性等法理。並說:我學法前是個道德不好、由於做壞事派出所裏掛號的人,家長對我很頭痛,可現在通過學法輪功使我做個好人,而且正在努力改變著自己。為甚麼這樣做又不對了呢?他的一席話,使在場的人無言可答。就這樣仍被他們非法拘留了四天。後來我兒子見他們還不讓回家,就對他們說:「這個功我是煉定了,要想改變我,除非把我的頭割下來。」他們看對兒子一點辦法也沒有,只好暫時放回家。此後,對我家實行了每天24小時監控。

為了證實大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兒子多次遭受惡人的殘酷迫害。在一年內曾被派出所非法關押近10次,治安拘留2次,刑事拘留1次,敲詐勒索人民幣12000元。

我記得迫害最嚴重的是在2000年1月間,因在外集體煉功,兩次被抓,罰款釋放後,仍未結束。第二天上午只有我兒子一人在家,忽然來了兩個公安,將他從家中騙出,帶到一個鄉鎮洗腦班。這裏有該鎮的政法委書記和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帶領一幫人組成了邪惡打手隊,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了慘無人道的折磨,妄圖用強制的手段讓他們放棄修煉。師父說:「這是徒勞的。歷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從來都沒有成功過。這一切只不過是利用邪惡的表現,堅定大法與去掉修煉者的根本執著,從而使修煉者解脫常人與業力的束縛。」(《精進要旨》(二)--「強制改變不了人心」)經過28天的殘酷迫害,他身心遭到嚴重摧殘,但他金剛不動地挺了過來,沒有向惡人屈服,沒有違背自己的誓約。

在以後的日子裏,為了證實大法,揭露邪惡的謊言,他曾7次去北京上訪。有一次是我兒子帶領幾個功友步行去的。那時正處在炎熱的中伏,他們為了擺脫不法人員的追捕,翻溝越嶺,穿莊過縣,風餐露宿。在相距千里有餘的路程中,只用了11天時間到達了京城。

在這期間他們兩次被抓,兩次脫險。沿途中他們不時地向人們弘法,有不少有緣人因此而得法;也有不少被欺世謊言矇騙的人們明白了真相。他們用修煉者的洪大慈悲啟迪著人們的良知,受到眾人稱讚。

當走到一個村子討水喝時,與村民們講起為法輪功鳴冤步行上訪的事,有一個長者伸出大拇指對我兒子說:「小伙子,了不起!像你這樣的青年能吃這麼大的苦,敢上北京說句實話,現在這樣的人不多了。」他們走進路邊一家餐館,在這裏他們邊吃飯邊與身邊的人弘法、講真相,餐館的老闆聞訊後,馬上趕來對他們說:「你們是煉法輪功去北京上訪的?這頓飯錢我不收了,就算我請你們。」

經過一路奔波,他們走進了天安門廣場,與許多來自各地的功友匯合了。大法弟子齊聲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響亮的聲音震天動地。武警趕來了,抓住大法弟子就往警車上推,功友們堅決不配合他們而遭到惡警的毒打。兒子又換另一個地方和功友一起繼續高喊,就這樣與惡警周旋。後來他被惡警盯上了,兩個武警從他身後一擁而上,把他拉到警車旁。這時,我兒子堅定地發出正念:我還有許多正法的事要做,絕不能讓邪惡帶走。一瞬間,他抓緊了車門,頂住武警的壓力,武警們鬆手了,他坦坦然然的走了出來。

就這樣,我兒子一次次的來到北京,走遍了國家有關部門的信訪辦;一次次走進天安門廣場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散發真相傳單。兒子在正法中多次被惡警抓捕,遭受過非法關押、毒打。但兒子憑著對大法的正信一次次地走了過來。

2000年10月間,我兒子為避開當地610犯罪團夥、公安局、居委會的不斷騷擾,被迫流離失所。他深知正法時期的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些甚麼,他牢記師父的教誨,做好三件事,坦然地走在正法之路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