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20)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6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老王的故事

大法弟子老王,有段時間一直被惡人注意。一天,派出所幾個公安去家裏抓他,老王正在看書,公安圍上去搶,並綁架他。老王拼命抵抗,在樓上堅持了好長時間。他緊緊抓住樓梯護手,公安摳了好久,這時老王在心裏喊到:「師父,再幫弟子一把喲!」頓時力量大增,左掙右突,累得5個公安臉色發青,上氣不接下氣,坐下來喘息,一公安說:「看你乾筋筋的樣子,年齡也比較大,想不到還這麼厲害,過兩天再來找你。」老王回答:「你不來找我都要來找你,我在家好好的,你們撞進來騷擾,你們才是擾亂社會治安!」在這次警察行惡後,有兩公安得到了惡報,好幾天沒上班,花了幾百元錢治療。

發正念破除惡警的迫害

3月5日,大法弟子播放真相光碟之後,長春的邪惡勢力瘋狂到了極點,到處是警車,便衣蹲坑,抄家抓人,長春籠罩在恐怖之中。

知道了要抄家抓人的消息,自己在頭腦中真的沒有過警察能來我家抄家的念頭。上午還和功友在一起談論是否把該放好的資料和書等好好收藏起來,功友說「就這麼個屋,藏哪都能搜出來。」我當時一愣,感覺功友說的有點問題,但也沒有細想,就分手了。

下午警察突然來家搜查,我一看到這些人就立刻發正念,並想今天讓你們甚麼也搜不走。我就緊跟在搜查的警察身後,不停地發正念。只見該警察不太敢明目張膽地翻,我告訴他甚麼也沒有,他就又轉向別處。另外的警察在另一個屋翻,我的孩子跟在後邊也不停地發正念,當警察接觸到放真相資料的地方時,他的手機立刻就響了,他返到大屋去接聽手機(我當時不知道這個屋的情況)。

我那時只有一念,甚麼也不能翻出來,並對該警察說「翻甚麼,甚麼也沒有。」幾處翻過後,沒有翻出來,他也到了另外一個屋,我先走到那個屋擋在門口,我邊發正念,邊請師父加持,該警察要邁此門時手機立即響了,他就走到大屋去接手機。(我的孩子在他們搜的過程中,機智地將桌面上放的一套光碟和大法資料藏了起來,在警察來之前,我們給朋友放了光碟)其實在我的幾個屋內共計有十幾處放有大法的書、碟、錄像帶、資料光盤等,甚至就放在桌面上的講法帶他們就是看不到。我和孩子兩人就跟在警察身後不停地發正念,警察就是搜不出來,而且也不敢那麼囂張。師父說:「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如果你們真的正念很強,能放下生死,金剛不動,那些邪惡就不敢動你們。」(《北美巡迴講法》)

他們搜了很長時間,這時我突然悟到他們不應該搜,讓他們趕快走,我在頭腦中想讓他們趕快走,不長時間他們找了個理由說:「今天看在你家孩子的面子上,要不然就憑你這態度就抓你走。」期間他們曾誘捕我上車,我說我就是不能跟你們走。事後得知他們來了一警車人,有在車裏的、有在樓道的、有進屋搜的。由於我們正念的作用,他們沒有得逞。

佛法無邊,須有正念

在邪惡一次次的迫害中,我雖然對大法比較堅定,但很少向內找,這樣「堅定」慢慢就變成了「堅持」,總以為只要堅持下去,就能圓滿。時間一長,這種「堅持」就變成了「硬撐」,和周圍的人格格不入,甚至形成對立,不自覺地用學法煉功代替了學法修心。由於有各種執著心,邪惡才有空可鑽,在多次加害不起作用的情況下,又指使公安把我非法送進了勞教所。到了這一步,我仍不向內找,反而怨恨出賣我的人。直到出了勞教所,反覆學習《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才逐步發現自己在將近兩年的時間裏每一次遭受魔難都是因為自己的爭鬥心、顯示、歡喜心、私心、怕心等等許多執著心造成的,而當這些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時,又正念不足。於是我針對這些骯髒的心,不斷去掉它,慢慢的我的思想中正念就強大起來。隨之在正法修煉、講清真相、正念除惡等事情中明顯地越做越好。

從勞教所回來不久,我就想發表《嚴正聲明》,有位同修勸我不要發,以免再遭迫害,當時我認識到因此而再遭迫害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不承認,我也不承認。只要我心性到位,師父看著呢,邪惡不敢也不配再迫害我。所以我堂堂正正地用真實姓名發表了聲明。

邪惡判我兩年勞教,我只待了兩個多月就被退回來了,原因是有嚴重心臟病,回家後家人給我買了很多藥讓我吃,越吃越重。我知道不該吃了,於是要求家人讓我停藥去醫院查病因,結果三家醫院都沒查出心臟病來,家人不再逼我用藥了。從此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而且出現了向年輕方向退的真實感受和外在表現。

重回正法洪流中,我與同修們一起,緊跟師尊的正法進程,繼續學法修心,做正法的事。3月底的一天,我又出去散發真相材料,被公安便衣發現,強行把我帶到派出所,這一次我幾乎沒有怕意,而且樂呵呵的面對公安,心裏卻首先想:我做的是大法的事,是神聖的,不該被抓,一定是我有甚麼心被邪惡的舊勢力鑽了空子,按他們的安排要讓我加大魔難過關。但我立即想到:我是大法弟子,修煉有漏也只能由師父點悟,按大法的要求去執著,邪惡不配鑽空子迫害我!於是我一直用慈祥的目光盯著公安發正念:清除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讓他放我回家!做筆錄的警察說:「你這次得判刑。」我馬上笑著說:「你說了不算!」於是躺在連椅上,公安害怕了,把我送到醫院一查,病得不輕,馬上開了三種藥,並讓我第二天再輸液。就這樣公安當天晚上就打電話讓家人把我接回了家。之後區、市兩級公安和610辦公室還有單位都先後找過我,並和家人商定再送我去勞教所幾天,我都拒絕配合,同時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使邪惡的迫害始終沒能得逞。

自從99年邪惡迫害大法至今,公安非法抓捕、關押大法弟子無數,我本人就被他們非法關押6、7次之多,每次公安都搞所謂的筆錄,把大法弟子的名字寫在「犯罪嫌疑人」後邊。我從不承認這個稱呼,所以從不簽字,這次也一樣,公安無奈只好換了另一種筆錄紙,把我的名字寫在被詢問人後邊,我才勉強簽了字。而後來區、市公安筆錄時就直接不用對大法弟子不尊重的那種紙了。

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十點半了,公安又來敲門,我們沒給開。第二天兩個公安又來了,說是又快到甚麼日子了,來看看我是否在家。我沖上茶水,以禮相待,但不能讓他們白來,該讓他們明白的話還要講,於是我跟他們邊聊天邊講大法真相,臨走時他們一再說謝謝,但回去後他們的頭立即給家人打來電話,說本來想讓我上班的,聽說對法輪功的還認識不清,連「天安門自焚」(騙局)都不信,那還是不能去上班。我對家人說:「如果是來讓我上班,那頭一天夜裏來敲門幹甚麼?他倆進門就說上邊指示快到甚麼日子來的,他們的頭不在騙人嗎?」家人無言以對。以上經歷使我感悟很多,只要我們時時心在法上,按大法的要求去做,事事都會做好;修大法的人遇險不驚險自無,功無所不能,無須動手腳,不必親眼看見,但是佛法無邊,須有正念。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