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講真相的故事(19)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5日】99年在當權小人掀起這場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國大陸的每一個角落,無論城市還是鄉村都有法輪大法修煉者。三年來數千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歷經了魔難而變得越來越堅定、理智和成熟。面對無數深受欺騙的中國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賦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將真相告訴中國人民,救度著眾生。

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這場邪惡的迫害,不承認舊勢力毀滅眾生所安排的一切。我們從根本上不承認所有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組大陸大法弟子破除舊勢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國人民講真相的事蹟:

我只有一念,決不能讓邪惡之徒進來

2001年12月一天上午10點多,惡警帶著辦事處的不法人員又想要綁架我,但又沒有理由,就想騙我開門。我一眼就識破了他的陰謀,嚴厲地揭露他兩年多來的罪行,他慌忙回答:「這是所長叫的,……。」趕緊又拿出一張傳票,妄想用此來嚇唬我,我想也沒想一把搶過來,撕個粉碎,惡人驚呆了,半天才氣急敗壞地叫:「我要強行入門了!」我只有一念決不能讓邪惡之徒進來:「你敢!你是土匪!」邪惡臉色蒼白,張著嘴就是說不出話來,像被定住了。三個大漢呆呆地站在原地半天不動,我又想,不能讓他們在這兒,我又指著惡人說:「走、走、走!」惡人這才走去搬救兵。樓下開車等待的「610」恐怖分子也被驚動了。有正義感的鄰居們大聲譴責他們,我平時講真相起作用了,當周圍的鄰居知道這幫傢伙幹的見不得人的勾當時,沒一個支持他們,還想辦法保護我母子倆,有的幫我買菜,有的主動送我兒子放學回家。

大法弟子堅定的正念使邪惡膽寒

1)2000年12月,師父法身在夢裏點化我一個星期,要我走出來,到北京去正法,我還在猶豫,怕自己過不了關,還在跟師父說:「我五十年沒出過門,也不知道怎麼坐車,我怎麼去呀?」師父告訴我會有人和我一起去。沒多久,在一次法會上,我碰上了一位小姑娘,她也想去北京,於是我們在12月21日一起出發去了北京。

2)2000年12月26日我們終於站到了廣場上,看到有一個小伙子舉起了橫幅,可是我們都沒有橫幅,我們就走到小伙子身邊,和他一起喊出了憋在心裏許久的話──「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喊了一遍又一遍,心裏痛快呀!自己覺得那個聲音呀,震撼宇宙啊!這是從心底裏發出來的,是那樣的莊嚴與神聖!現在想起來都是無以言表的震動!

3)之後我們就被劫持了,派出所的惡警逼我們寫污衊大法的東西,我們都堅決不寫,後來我又想證實大法,就寫「法輪功有百利而無一害!」再後來,我被送回當地派出所,被非法關押在成都東城公安局滯留室5天。5天裏我絕食抵制惡警們的迫害,又利用這個機會向他們洪法,證實大法。我的正念很足,心裏沒有絲毫的擔心與怕,就是一個心:坦坦蕩蕩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5天後,惡警非法判我1年勞教,把我送到了資中楠木寺女子勞教所。那裏環境的惡劣,許多功友都曾經描述過,監獄精神上、肉體上雙重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就是讓你放棄修煉。由於我不向邪惡妥協,有很長時間勞教所不讓我洗臉,不讓漱口,大冬天的,難得洗一次澡,還只給10分鐘,穿、脫衣服的時間都不夠用。並讓邪悟的來給我洗腦,妄圖欺騙我們,讓我們放棄修煉。有一次有個惡警恐嚇我說:你再不「轉化」就槍斃你。有一個就說:你再不「轉化」,就送你去精神病院!我樂呵呵地看著它們,知道邪不壓正,心很平靜。

4)我在那裏心一直很平靜,心裏只有師父,只有法。我只上到初一,文化水平不高,我就抓緊學法,後來背了《轉法輪》第一講、第二講,在裏面看不到書,我就24個小時一直背法,心裏只有師父,只有法,別的甚麼也想不起來。無論他們採取甚麼樣的方式,都動不了我的心,我認定了就是要跟師父回家,誰也別想改變我甚麼。我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自焚」是假的,騙人的,大法是清白的,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沒敢碰我。在這一年的時間裏,它們沒敢給我戴手銬,沒敢打我,也沒敢罵我,一下都沒敢碰我。

師父說過,只要我們那顆心,那顆心到了,師父甚麼都給我們做了。我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

2002年1月份,我回家了,現在又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師父說:「意志金剛鑄」。(《正念正行》)。邪惡勢力在正念強大的真修者面前甚麼都不是。我的經歷已經證實了,其實我甚麼都沒做,只有一念在師父這,心裏只有師父,師父就給予了我這麼多。感謝師父!

台下的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

安徽省檢察院的一幹部(女)在千餘人的大會上,做工作報告時攻擊法輪功,台下的大法弟子一起發正念,結果在其背後控制她做這些事的邪惡因素在台下大法弟子正念場中解體,該幹部在講台上就站不住了,東倒西歪的。兩名服務員立即過去攙扶起她送去醫院,這名幹部至今其仍癱瘓在家,想必是受到了天理的懲罰。

擦掉黑板上誣蔑大法的話

鄭州大法弟子小張晚上在自己所住的家屬院發放真相資料,救度世人。第二天下班回來,見傳達室門口的黑板上針對此事寫了一些污衊大法的話,小張順手把它擦掉了。第三天又寫上了,小張一急又把它擦掉了,然後上樓,邊做飯邊看著大門口,發現原來是傳達室的老師傅受了謊言矇蔽。當這位老師傅又要拿起粉筆寫誣蔑大法的話時,小張立即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邪惡,結果他舉了舉手沒寫甚麼,回屋了。從此黑板上再也沒有看到誹謗大法的話。

到親戚家講真相

小張又一次到親戚家講真相,一進門,一群親戚圍住她,七嘴八舌地吵嚷:我們不要聽法輪功,我們不理她。然後都走開了,小張不動聲色發著正念,過了一會兒,大家又都圍攏過來:你說吧,我們都聽你說,法輪功怎麼回事?發正念清除了邪惡因素,環境變得一片祥和。

抬頭挺胸發正念

今晚我要發正念時,讀小學一年級的女兒跑來跟我說:「媽,發正念時要抬頭挺胸。」我問,「為甚麼?」她說:「剛才我發正念時,本來是這樣(做微微駝背狀),後來不知怎樣,我想坐挺一點,就在我坐挺的時候,看見身上的法輪快速的轉動起來,身體也唰唰地散發出很強的光芒。而駝背時,法輪轉動就沒那麼快,光芒也比較弱。對了,還有心懷慈悲的時候,正念力量很強。」

始終如一講真相

一女功友,從魔難一開始,就始終如一地維護大法,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直到被非法勞教。期滿釋放後,仍繼續做大法工作。有一次,她將真相光盤發給一個年輕人,那個人接過後突然問她:「你曉得我是誰嗎?」女功友回答:「不知道。」那人說:「我就是公安局的,專抓你們。不過算了,你既然給了我,我還是拿回去看一下,以後要注意點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