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我們該做的事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1日】有很長一段時間了,經常聽到美國弟子談到加拿大弟子做得非常好,在一些交流會上大家也對加拿大學員的體會非常感興趣,而且常常在私下會聽到對美國弟子的一些「批判」。但我覺得在我們吸取其他地區學員的成功經驗的同時,不能因為本地區一些方面做得不如別的地區而指責學員,每個地區的情況也都不一樣,而且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應該注重過程,不應該執著結果。

我記得有這樣一個小故事,在一次小型的會議上,有學員提到自己徵集簽名的情況,雖然自己在那裏整整做了一天, 可收集到的簽名非常少,而有的地區的學員收集的簽名卻非常多,是不是自己做得很不好。有些學員提出很多建議,可是實際上,在這麼艱難的情況下,那位學員能堅持下來,不是也很偉大嗎?

大約一年前本地區有一個藝術節,主要是賣當地居民自己製作的工藝品,因為我們申請得很晚,無法參加,但我們並沒有放棄這次機會,在徵得同意後,我們就在藝術節的出口我們洪法,一兩個學員煉功,一個學員發資料。但由於來的人主要是對小工藝品感興趣,對我們的資料和功法表演表示興趣的人並不多。但我們的心態非常純,不因此而動心,隨著時間長了,有時會有不純的想法冒出來,就很快將其去掉。兩天下來,雖然很多人看到了我們,但資料發出去的很少,也沒有多少人和我們交談,但我們都覺得心裏很充實,尤其是站在太陽下,又累又熱,一次次的拒絕,不僅沒有動搖我們救度眾生的心,反而心態更加慈悲,純正。幾個月後一個當時拿了資料的韓國人來找我們學功,又過了幾個月後一個看到我們的教師來邀請我們給他的學生上一堂介紹法輪功的課,在課上,一個小城市的居民又邀請我們到他們那裏去教功,那裏已經有好幾個人在一年前就想學了,只是不知道到那裏去學。

我們互相交流是為了更好的做好我們該做的事,除此之外,其他的想法都是多餘的。就做我們該做的。如果因為一個地區的學員的努力沒有收到明顯的效果,而另外的地區卻是轟轟烈烈,而有各種不純的想法,這是不是有漏呢?更何況我們是一個整體,是不能讓地區來劃分你我的。舊勢力會不會因此而給我們製造更大的難度呢?「一個人想不要緊,兩個人想也不要緊,那是個人修煉問題。大家都這樣想,在整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這是個甚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這可不行。我看見了,舊勢力也看見了。舊勢力認為這還了得啦?所以它就叫中共的十六大的結果變得更壞。」(《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由於層次很有限,如有不當之處,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