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洛杉磯之行中悟到了甚麼(譯文)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9日】我知道會見到師父,我預感到了。我非常激動地等待著,可當我看到師父出現在講台上時,我卻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了。師父離得很遠,就像我平時在電視上看到的一樣。我一點中文都不懂,翻譯的英文也聽不懂多少。漸漸地,我感到了師父似乎很傷心難過,我感到自己很不自在,好像是由於我的理解不夠,我的不專心和我的不堅定造成了師父的難過。後來,我在會議大廳的外面再次見到了師父。師父和我握了手。我不記得當時我是說「很高興見到您」還是糊裏糊塗支吾不清地說了「噢噢」。我失去了這次機會,但請相信我,在這麼近的距離見到師父並和師父握手,這是無法預先設計的。這次,我感到了師父的洪大的慈悲,善和平易近人。我問自己,我是否真的明白了?我為大法做了甚麼?

後來在一位中國同修的翻譯幫助下,我明白了我以前沒有明白的事情。我以前也知道,但沒有這麼清楚,今天的大法修煉者是正法的參與者,而不是只在家裏讀書,煉動作和做好人的人。你可以提高一個台階,但你也可以下滑一個台階,每天都是一個挑戰,就像在海裏游泳,要不斷的努力,還要注意浪頭的情況,因為那也在不斷變化著。

在第二天的遊行時,我理解更深了:同別人交談,解釋,發傳單,這些都是講真相。我開始感覺到我們是在一起的,我們是粒子,就像別的同修一直在說的,我們一起參加遊行,我們是一個整體。

後來,當我們一起讀書時,這一切變得更加明確。一開始,我實在無法理解為甚麼要一起讀書。後來我明白了,所有我們平時做的,說的和要的都是「我、我、我……」我們是個人主義者,我們沒有明白修煉就是要修去自我,放下自我,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

一起學法有兩個特點:第一是一起念的過程中,可以使你放下自我,和別人容在一起。第二就是可以集中注意力,明白自己在讀的內容。

另外還有一件我想與你們分享的事:我去洛杉磯的目的是想見一些修煉時間長的學員。我確實見到了,他們的堅定和對法的理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也意識到我與他們的差距是如此之大。但我也看到了有些人還未修去的執著。可是為甚麼讓我看到了哪?也許,應該按照師父的要求,向內找找我自己。每個人的路都不同,理解不同,層次不同。我是不是有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做的好,而以此來想檢驗大法的心哪?為甚麼我一直在評價他人?每一次我看到有其他學員做得不好的時候,我都應該問問我自己:「我還有哪些執著沒有去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