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兩點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6日】本不想寫體會,因為和同修比差得太遠,但一位同修說如果我早知道你的這一小段經歷,我根本就不會出問題。修煉要靠法理指導,這是最根本的,但同修之間交流實修實例也是很有提醒和啟發作用的。在這位同修的鼓勵和催促下我寫出來了。

(一)當被邪惡控制的人問到你煉不煉時,個人感悟:

當被舊勢力安排的人問我還煉不煉功時,以前認為毫不猶豫理直氣壯的說:「煉」,認為是完全正確的。但理是不斷的昇華的。在不斷的學法中發現,回答「煉」是有漏的。師父在北美大湖區法會上講到:「宇宙中的生命都在重新擺放位置,人不配考驗這個法,神也不配,誰動誰是罪,這一切他們也看到了。」(《導航》)我悟到他們根本就不配得到大法弟子任何正面的回答。假如回答:「煉」,就等於讓邪惡之徒來考驗大法,那麼就承認了他們的迫害,那麼他們就參與了干擾正法。他們也跟著遭殃。

有一次單位領導問我煉不煉時,我腦子裏閃出上面師父的法,我就側面回答:「你能對你的XX黨的信仰一會說信,一會說不信,你就這麼做人行不行?」他們也無話可說。他們讓我寫保證,說是上面的要求,我說:「我是最優秀的公民。我不能寫,我寫了以後你們能保證我平安嗎?!我早看透了你們的做法。至於說保證是人做壞事後才寫的。你我都是堂堂正正的公民,我為甚麼要寫,你們還想替我寫,不等於你們承認自己是犯人嗎!更何況我知道誰寫誰遭報,不但我不能寫,連你們也不能寫。」

他們揚言不寫保證就送「洗腦班」,我就說:「誰敢動我一根毫毛,誰就要有報應,連他家人也遭殃。」當他們說:「我們也是迫不得已,你要是我的話,你怎麼處理?」我說:「我想我已經回答完這個問題了,因為你們也不是不知道我是甚麼樣的人。」

事後問自己為甚麼會出現這樣的問題。因為自己覺得單位領導好,還有求了常人的名,所以邪惡要鑽空子。現在我又悟到是不是存在因為我有所謂的「正確答案」了,邪惡又重新問這個問題的因素呢?

值得提醒的是看到此文的同修們請不要有想像,如我遇到誰問我煉不煉時就有話可答。因為這也容易被舊勢力鑽空子。它又會來「考驗」的。

(二)在正法時期對常人工作的感悟:

我在勞教所快要期滿的時候,單位領導來問我:回去後你還宣不宣傳了?我說宣傳。第二次他們又問我這個問題。我悟到我上次沒有回答好這個問題,講真相和他們說的所謂宣傳,本質上是不同的。但我也不能說不宣傳。我悟到我必須回答在法上、又能圓融好大法才是最好的。我要說宣傳,單位就不敢用我,他畢竟是常人。可是我本應回到單位正常工作才對呀!因為師父在《大法是圓融的》這篇經文中講:「穩定的工作也使修煉者不至於為了溫飽問題、生存問題而耽誤修煉與安心洪法,及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在社會的各個行業中都可以修煉,也都有有緣人等待得法。」

苦惱之餘我與多位同修交流這個問題,具體怎麼回答才好。其中有位同修說你可以這樣回答:「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我自己會把握好的。」我一聽這句話,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修口」一節中講的:「該說甚麼不該說甚麼把握好就可以了。」這樣他們恢復了正常的工作,我又投入到新的正法修煉中去了。

我感到師父的洪大慈悲與大法弟子集體的智慧是無窮盡的。個人體會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