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修煉中理解「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0日】我從事調度工作,工作中要和很多人打交道,在待人接物的表面上我都能做到熱情、周到,即使遇到不開心事或對方不友好的言語時,雖然心裏不耐煩我也會在語氣表達上寬容大度,表面上給人以善良、友好的感覺。我也知道心裏的不耐煩、動氣是不好的心,遇事沒有善意的理解別人,沒能做到善。可一旦遇到突然出現的事情,還總會使心裏產生波動,又裝作不以為然。我查找自己不能善的根源,竟然發現是自己沒做到「真」,因為我在與別人打交道時,總想掩蓋自己做的不好的一面,表現自己認為或做得好的一面,從而有時竟然撒謊,甚至為別人著想也是強迫自己為別人著想,並不是真心為了他人,所以我的「善」只是表面的善。再往下去查找自己,竟然發現我沒做到「真」的原因是因為沒做到「忍」,因為有自己放不下的東西,不想失去的東西,在被別人剝奪時,不能夠忍受利益的損失,又怎能去真心為別人呢?再找下去竟然發現沒做到「忍」的原因是因為沒做到「善」,因為不能做到為別人著想,又怎能放下自己所執著的東西呢?

雖然表面上沒做到「善」,可同時我也沒做到「真」和「忍」。想到此,我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寫道:「道家修煉真、善、忍,重點修了真。所以道家講修真養性,說真話,辦真事,做真人,返本歸真,最後修成真人。但是忍也有,善也有,重點落在真上去修。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但是真也有,忍也有,重點落在善上去修。我們法輪大法這一法門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標準──真、善、忍同修,我們煉的功很大。」師父經文《淺說善》中寫道:「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所以,一個修煉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龐大的天體是由宇宙真、善、忍特性所成,大法的傳出是他給宇宙中生命們先天歷史特性的再現。大法是圓融的,真、善、忍三個字分開來,同樣具足真、善、忍的特性,因為物質是由微觀物質組成,而微觀物質又是由更微觀物質組成,直至窮盡。那麼真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善也是真、善、忍構成的,忍同樣是真、善、忍構成的。道家修真何止不是修真、善、忍,而佛家修善又何止不是修真、善、忍,其實只是表面形式不同而已。」我悟到師父傳於我們大法,是讓我們回歸到先天的歷史特性中去,而只有時時都用真、善、忍法理要求自己,不片面的理解真、善、忍,才能真正做到真、善、忍。

我回想起前幾天發生的事。當我發真相材料時面對突然出現的小區門衛而發正念時,我感到自己人的自我保護的本能在用法賦予的神通清除邪惡,表面上我很鎮定,面帶微笑,並默念正法口訣,而內心中是想保證自己的安全。因當時沒有怕心,我得以安全離開。可通過這件事向內找,我發現此事暴露出我修得不紮實,首先沒做到真,真的堅信大法就應該真正的站在大法上思考,正念中是大法神聖不可侵犯的威嚴,「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正念》),怎能先想到自己安全呢?甚至想以表面鎮定的假象打消對方的懷疑。其次沒做到善,如果發真相材料是為了救度他人就應該在遇到門衛時想到清除其背後邪惡,是為了救度她,不要對大法弟子犯罪,從而在正念下表現出的微笑充滿著對她的慈悲救度。同樣我也沒做到忍,如果捨棄了一切執著,包括為私的執著,體現的是一個融於法中的生命為大法與眾生負責而坦然達到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覺者的本性,又怎能將發正念的出發點建立在自己的安全上呢?

修煉真的很嚴肅,任何的執著和有漏都可能帶來根本上的偏移而不自知。師父告訴我們「正念正行」,其中涵蓋的博大法理正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對我們的慈悲引領,用正念正行維護大法、救度眾生。「歷史的今天,大法賦予你們救度眾生的使命;歷史的將來,你們純正的一切就是大穹成住不破的保證。」(《致紐約法會的賀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