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與舊勢力的安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0日】從小愛看文學作品的愛好形成了我很重「情」的性格。記得上小學時,我就喜歡那些略帶傷感的唐詩、宋詞等。到初二時,課餘就喜歡抄寫詩、詞,非常的多愁善感。後來,看瓊瑤的書成了我一個最大的愛好,而且看得很投入,與書中的主角同喜同悲,瓊瑤作品我幾乎一本也沒拉下。還有那些中國古典及外國的文學名著,我也多有涉獵,其中最喜歡的是那些以愛情為主題的經典故事:如《紅樓夢》、《亂世佳人》、《簡.愛》等等。

由於這些愛好,我的性格在得法前一直是很容易被「情」所牽絆的,在中學、大學及剛工作時均是如此。對於我熟悉的人或物或是一個環境,心中總有但凡想起便戀戀不捨、念念不忘的情結。而且時常沉浸在回憶和幻想中,沉湎及陶醉於自己所杜撰的情節及故事中或喜或憂。在「親情」、「愛情」、「友情」方面均是如此。

由於文學作品及人們的話題中最重視的部份莫過於「愛情」了,在文藝作品中往往將它視為人類最寶貴及最美好的情感。所以我在看了太多的作品後,性格也有意無意地越來越朝向書中那些女性形像靠攏──感情豐富、多愁善感等等。記得在一本哲學書中有這樣一句話:「男女之間的感情為世上最大的執著」,我當時對這句話深有感觸。在得法前,在自己的感情遭到創傷後那種剜心透骨、割捨不下的切膚之痛至今記憶猶深。在沉浸在情中以淚洗面、不能自拔的日日夜夜,由於自己的執著放不下給自己帶來的傷痛的確非常的巨大。

得法後,一度自以為已經放下了對情的執著。覺得自己早已看透了這些,不再是昔日的自己了。但是現在回頭看看畢竟是沒放徹底,由於執著去地不乾淨,還殘留一點。但舊勢力也就利用這一點點,千方百計地放大它來鑽空子。其實想想,我從小的習慣和愛好也都是舊勢力精心安排的,就讓我感染文學作品的描繪,就讓我形成對情容易執著的心。而且人類的這些文學作品本身也是舊勢力長期以來的精心安排,其中一點就是為了加強我們的情。還有我那些「愛幻想」、「心裏愛編故事」的思維習慣也都是它們安排中的一部份,是為了助長我對情的執著。除了對我內在心理特點及性格的安排外,外在環境也是它們精心策劃的,比如安排我所接觸的人、安排具體事件的環境、人物之間的交往等等。這樣它們就可以裏應外合地達到它們利用情來控制我的目的。

所以在修煉以後,在一段時間裏,我也是由於沒有用強大的主意識來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而使自己困在情中很久也無法自拔。有時,覺得好像已經放下了,在一段時間裏已很好了。但過一段又回到被情操控的狀態下,表現上就是沉浸在各種幻想和回憶中,對自己的執著根本就不想放下。往深想想,自己在執著甚麼呢?其實,執著的就是自己的感受罷了,同時也執著於自己所扮演的角色,對這個角色及角色所體驗到的美好感受難以割捨。我自己的體悟是,其實無論執著於任何東西,我們執著的基點還是自我,而不是那樣東西本身。

在被情所困中很久還沒有徹底解脫出來,本不想寫這篇體會的,因自己做的不好。但近來和其他同修交流時,發現還有些人與我有同樣的執著和狀態,所以我想將我的感受寫出來,讓我們共同識別和衝破舊勢力的安排,衝破情的控制,真正達到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標準。

個人所感,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