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真相中體悟正念的意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20日】俗話說:「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用這句話來檢視自己,真是一點也不錯。在學法近九個月的這段日子裏,坦白說,我對待發正念的態度,是完全不及格的。由於對正念的深刻內涵無從掌握,儘管知道發正念是當前大法弟子最重要的三件事之一,但我卻狀態始終不穩定,不是腦袋裏稀裏糊塗的一堆垃圾清除不掉,就是在發正念過程中,一個不經意又走了神,往往只做了表面形式,覺得很對不起師父,天上的佛道神看著,想必一定也忍不住搖頭嘆息。

明慧網上有關發正念的文章,或是讀書會同修交流的心得,我總是很用心去感受,但狀況還是時好時壞,從前五分鐘的意念清除工作開始到蓮花掌結束,很少有完整持續地專注到一絲不漏的經驗,我知道這必然跟自己還有許多未去的執著心以及法學得不夠深透有關,自然無法實際體會正念所能展現的威力。

師父在2001年5月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以來,全球大法弟子被賦予了這樣神聖莊嚴的除惡使命與殊榮,等於是使用佛法神通,直接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杜絕迫害,許多人都感受到整體定點發正念的不可思議的威力。漸漸地,大家更意識到在平日的學法煉功中,邪惡時時刻刻利用各種機會來干擾我們,那就不僅是有針對性的整體定點發正念,而是隨時隨地都必須「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正神」)。到底「正念」的意義是甚麼呢?從發正念前五分鐘的清除項目中,那些「不好的思想念頭、業力、不好的觀念、外來干擾」,幾乎都是「人心」在起作用,師父說:「修煉人要放棄常人的一切心、一切理,才能修到高層去」(「大法是圓融的」);任何事情來臨,一旦掉入常人的想法,都是極其危險的。邪惡就是抓住這些不好的思想念頭、不好的觀念等等「常人之心」,對大法與大法弟子起干擾和迫害的作用,保持正念或發正念就是將自己昇華到神的狀態以抑制人心,使邪惡無空可鑽,發揮效力;如果不能深刻領受邪惡迫害的真實,又如何發出堅定純淨的除惡正念?

或許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太寬鬆、太安逸,從小到大,一直生活在極其單純平和的天地裏,社會上即使也發生過不少作奸犯科、傷天害理的案件,但總覺得那一類單一事件,很難令我把它們與「邪惡」聯想在一起,換言之,「邪惡」距離我的現實世界是遙遠的。我明白甚麼是真正的「邪惡」,是在閱讀明慧網上一篇篇大陸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文章,看到江XX集團那種大面積草菅人命、摧殘人性、迫害人權無所不用其極的殘暴手段,以及扭曲事實、污衊構陷、粉飾太平的卑劣伎倆,內心的一股浩然正氣瞬間激盪起來,想像大陸大法弟子直接面對生死威脅,對抵制邪惡強烈而迫切的感受,我認識到我們在許多問題的處理上不那麼嚴謹,真的像王潺同修生前慈悲的提醒,要破除常人的執著和觀念,在輕鬆安逸中,反而更艱難,這不是一記當頭棒喝嗎?

最近有幸參與電話講真相工作,在幾次對話交流中,我豁然大悟正念的意義和力量,不管對方是男是女,語氣態度如何,背後都受著程度輕重不等的邪惡制約,我終於可以體會「正」與「邪」對峙較量的實際狀況,在另外的空間裏必然是一場激戰。我感到自己直接面對邪惡迫害下的可憐生命群,再度激發出一股強大的正念,底下是我歸納出來的幾點感想:

1. 從一開始免不了的怕心到駕輕就熟,我發現技巧不是最大的問題,心態的扭轉才是轉為如意的關鍵。很快我便意識到電話拿起來的那一剎那,其實我是站在很高的位置上,以救渡眾生的慈悲心給他們認清真相的機會,他們則是被舊勢力操控的邪惡生命愚弄或欺矇的對像,表面上看來,他們都承受了巨大的壓力,不論是小心翼翼、唯唯諾諾的答話,或是氣勢洶洶、緊張兮兮的拒聽,真正恐懼害怕的都是他們背後的「邪惡」,而不應該是我們!如此一想,「怕心」自然遠遁;再想想大法弟子被賦予何等莊嚴的使命,讓這些人能夠接到天外飛來的神的旨意(事實如此,我們傳遞的是師父的一片苦渡慈悲),他們是多麼幸運啊!我們可以在語氣上保持委婉禮貌,請對方撥幾分鐘時間出來,展現我們大法弟子最大的善意和耐心;但是心態上絕不能掉入常人的理中,想自己如何如何冒昧、唐突,打擾了對方,內心充滿了抱歉不安,這不是在姿態上和心理上,先讓自己退處劣勢了嗎?這馬上就讓邪惡鑽進我們常人裏的善良軟弱、猶疑不決中,用以打擊我們的信心,使你原先想要表達的內容大打折扣,變得結結巴巴,最後可能反遭對方一陣痛批。當然不是說你擺正自己位置就絕對萬無一失,你還是會有踢到鐵板的時候,可能你又有甚麼其他的常人心浮現出來了,如歡喜、驕慢、浮躁、倦怠等等,目的是用來警示你去除它們。。

2. 分清賓主(主從)關係後,我們一定要掌握主導權,無論引出問題的是他(她)還是我,談話內容的或多或少、或深或淺,聽答之間,隨機應變,見招拆招。何時該轉開話題,另取論證;何時該適可而止,結束談話,一概由我作主,避免被對方牽制,在無關緊要的枝微末節上大費唇舌,模糊焦點,除非對方真有善心,想知道更多真相,可請他們留下住址,改寄資料。總之,語氣柔和堅定,速度快慢適中,表達明確清晰,心意真誠善解,往往增加他們傾聽的意願,而這一切仍仰仗平時不斷讀書學法的功夫,法理悟得越透,真相過程弄得越清楚,應對之際,才越能夠從容不迫、遊刃有餘。所以打電話講真相的方式,無形中成為讀書學法的一股強大鞭策力,可謂一舉數得。

3. 我深深感受到師父廣大無邊的慈悲,他看到我多麼不足,用這種方式來錘煉我,點化我,讓一向反應遲鈍的我,在實地操作中,明白「真善忍」以及「發正念」的深刻意涵,正念所除之惡,不僅是「破壞大法的爛鬼」,也包含了障礙自己的各種「常人觀念」和「變異思想」,以前似懂非懂,使不上力,自然全無受用,現在終於悟到一些:「口中利劍齊放」的時候,不僅「揭穿爛鬼謊言」,救渡的是愚迷或無辜的眾生,同時也在「快講」中反覆清出自己種種潛藏的執著私心,等於是做中實修的好方法。「助師正法世間行」,真正受益成就的是誰?不是非常清楚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