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日故鄉行 慈悲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12日】前一段時間我在明慧網發表了一篇小文章「救人是最重要的」,提到本不準備回老家,結果夢到幾位老同學向我借錢避難,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回老家救人,到老家後才發現師父點化我救的第一人乙肝病情加重已住院,以下是我按時間順序10日故鄉行救人一些主要經歷:

我說為甚麼我坐了這次車:我給坐在對面的信基督教的一位青年講了大法真相,他說:「你的那位法輪功朋友那麼一個好人被抓,他的學生應該起來遊行,信基督教的現在也被迫害,不少教堂被搗毀,現在許多人被迫轉入地下了。」聽我講完聖經啟示錄中他百思不得其解的「紅色惡龍」、「666」、「大淫婦」、「獸從海上來」等所指以及江氏迫害善良、出賣國土的行徑後,他明白了。他本是打算坐昨天那班車的,沒坐上心裏不太高興,這時他高興地說:「我明白我為甚麼坐這班車了。」我笑著回答他:「是因為我們有緣註定要見面。」下車時,他主動伸出手熱情地與我握手道別。

列車上週圍坐的幾位回家探親的打工者聽我直接講了真相後,一位說:「法輪功真厲害。」一位帶著大件行李坐在我身邊的打工者從我的善意的言行中了解了大法的美好,旁座另一位打工者下車時高興地與我道別。

除夕那天下了火車,夜已深,聽完我以第三者身份講述的真相,的士司機說:「法輪功不像電視上說的呀」。的士後座上一旅客也在默默地聽。

春節路過兩位大學任教的朋友家,聽我講完真相以及自己所遭受的迫害,兩位朋友的妻子都難過得哭了。一位朋友說:其實你不講我們也明白,現在大多數老百姓都知道法輪功好,心裏都明白,都知道xx黨政府耍流氓,搞獨裁。他們是主動迫害,你們是被迫害。談起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的案例時,這位朋友說我相信他們(xx黨)幹的出來。另一位朋友對我修煉非常支持,跟我單獨談到凌晨兩點,才各自睡下。

這位朋友與我聊起在另一朋友家講真相的情況時說:「就把事實真相客觀地講給他聽,讓他自己去思索,不強求某種結果。」看來我這位不修煉的朋友悟性還真不一般。

向一位賣蘋果的農村人買蘋果時,趁機給他講起了真相,他說:「我收到過你們的傳單。」他認為xx黨不應該鎮壓法輪功。看來當地的同修早就在救人了。

向一位擺攤的婦女講完真相後,她說:「法輪功這麼好,俺也想煉哩。」她要我多買她些東西,我善意的多買了一點後說:我被迫害得流離失所沒多少錢。她丈夫在一旁連聲說是這樣。最後我要他們一定要教他們身邊的孩子做好人。

我給一位農村老漢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是讓人鍛煉身體做好人,電視上淨是造謠。怕人多奪它的權,其實也沒誰要奪它的權,現在煉功的被迫害的可厲害。」話音未落,老漢接著說:「是哩」,接著怒斥起xx黨。

在一位老朋友家向幾位初中老同學講著真相,我母親來了,講完真相,其中一位多年不見的初中同學開著自己的車把我母親送到家附近的路口,然後又開車繞了幾個圈以防惡人跟蹤。

一位近20年不見的初中同學說:「你們不應該這麼早暴露自己,應該先保存實力,然後一下子起來推翻它(xx黨)。」我笑著給他講法輪功不搞政治,修煉者上訪講真相是在履行憲法賦予的做人的權利。他聽了以後很有點失望,看來他太渴望xx黨下台了。

一位老同學得知我家在咫尺而不回,千里迢迢回家鄉只是為了講真相救他們,很是感動。老同學因為我的到來有意叫來幾位常年不見的老同學來聽我講真相。一位老同學翻閱著《精進要旨》,一位老同學看著師父照片說:「真氣派」,當聽到我講我愛人被人跟蹤,若去找她也可能被跟蹤時,另一位老同學說:敢跟蹤我我訓他。老同學的上小學的女兒用稚氣動聽的童音高聲朗誦起大陸出版的一本詩集上的一首詩,那首詩是我寫給師父的。老同學們明白了真相,都很開心,紛紛給我留下電話號碼,要我今後與他們常聯繫。其中一位說:等真相大顯後他也要學大法。

我對一位大學裏任教的朋友說:「跟我去網吧,我讓你看看天安門自焚慢鏡頭,我讓你親眼看到公安是怎樣在天安門廣場把人打死的。」沒想到他竟然說:「我看過了,我收到了一張光碟,裏面還有警察打人的鏡頭,我們系裏很多領導教師都收到了。」

我去醫院看望了曾修煉過一段時間大法,後在打壓迫害後放棄修煉的那位老同學,他原來患乙肝基本痊癒,放棄修煉後再加上官場上的爭爭鬥鬥病情加重住院。我給他講是師父夢中點化我讓我回來救他的,我給他講了真相,帶去了《轉法輪》,還有師父的《做人》與《新生》兩首詩,他馬上讀了起來,然後放在枕頭下準備今後經常閱讀。我讓他甚麼也不要想,反覆靜心閱讀《轉法輪》,相信大法,《轉法輪》裏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要他按照《轉法輪》去做。他當時體溫檢查很正常,令旁邊照料他的弟弟很吃驚。我說:會越來越正常的。他要我講真相時注意安全。

在列車上,我與旁邊一位旅客聊了幾句,然後拿出以前寫好的兩份真相文章遞給他說:「這是我寫的文章,裏面有些情況可能你還不太了解。」他一字一句認真讀完了幾頁真相文章,開心地與我聊起別的事情,下車後主動與我握手告別。我心裏明白又一個人有救了。

一位通過我得法的同修,由於種種障礙近半年沒讀《轉法輪》了,在我的鼓勵下,又重新開始了學法,並開始發正念,並已向幾十人講過真相。

剛要與一朋友道別離開故鄉,只見一人開車在身邊經過,隔著窗玻璃朝我喊,原來又是一位多年沒見過面的老同學。心想師父的安排真是恰到好處。就不失時機地給他講起了真相。他說他現在搞司法工作,對社會上執法犯法、為富不仁等現象很反感,說他也相信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也讀過《轉法輪》,不過太高深沒讀懂,說他贊成在家煉不宣揚,我說:「我們老同學在一起說說話、談談法輪功叫宣揚嗎?」「老同學在一起聊聊天不叫宣揚。」他說。「是呀,我與別人聊聊也不叫宣揚,中國憲法規定言論自由。自己受迫害了向別人訴訴苦講講真相,這不叫宣揚,更不是搞政治。你可千萬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事,也不要反對敵視法輪功,我這是為你好,本來我可以跟你打個招呼就去趕車不跟你講真相的,可我不忍心,我不希望我的某一位同學因為被江氏謊言矇蔽因敵視反對大法而遭到被淘汰的危險。」他有些感動地說:「我不會參與迫害,也不敵視反對,政治運動一陣風,放好你包裏的書,多保重!」他緊緊與我握手道別,並一再叮囑我保重。

朋友妻子的弟弟與弟媳開車送我去車站,詢問我大法真相,朋友妻子的弟弟認為只有佛教修佛,裏面早就有法輪二字,我說:「根據我的理解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即使佛教中有與大法相同的詞彙,其實內涵是不同的,釋迦牟尼佛講過修佛有八萬四千法門,而佛教中只有禪宗、淨土、天台、華嚴、密宗等十幾個法門。」這時朋友妻子的弟媳問:「法輪大法是其中一法門吧?」我肯定了她的說法。然後又舉例說:「迷信治不了病,大法卻可以使醫院治不了的癌症患者恢復健康,因此大法不是迷信而是超科學。」朋友妻子的弟媳很贊同我的說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