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周圍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講真相的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1月26日】師父說:「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當看到給我們帶來了損失,看到我們證實法有障礙時,不要繞開走,要面對它去講清真相、去救度生命。這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我們在救度生命。同時呢,在講清真相中,很多被矇蔽的人與誤解、偏見,都可以把它解決掉。」(《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我是一直被迫害的大法弟子。第一次被抓,絕食抗議出來後第三天,市政法委高書記派市610二人、單位保衛處人員來我家,逼迫我寫不進京上訪的「保證」,我沒答應,又被抓走近二個月,再通過絕食抗議被釋放。第三次開法會被跟蹤、綁架到看守所。我對警察講:我沒罪不是犯人,一頓飯也不吃。結果第二天,我的四肢開始麻木,臉色發白。我寫聲明:如果死了不是自殺,是警察迫害而死的。和我關在一起的刑事犯人喊來了管教、獄醫、所長,他們給我量血壓。我心裏想這是師父安排我離開魔窟。不到20分鐘,公安局來人接送我回家。路上警察問我怎麼樣,先吃點飯吧。我說不用。回家第三天有好心警察告訴我,我被判了三年勞教,讓我趕快離家出走,一會兒就有車來抓我。我從此流離失所。惡警們一到「敏感日」就來家騷擾抓人。流離在外時通過學習師父的講法,我的心性有了昇華,我決定回去,向迫害我又不明真相的人講清真相。

1、向單位610的人講真相

回家的第二天,區警察來了7個人,晚8點多我在另一屋發正念,他們站在中間客廳,看看沒人就走了。我告訴家裏人不要怕他們,不給他們市場。第二天早上,他們又開車來了。我出去辦事沒遇到,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我決定主動找單位610的人員談,但不能去他的辦公室,最好在外邊碰著。(他和我住一棟樓)我領著孩子在外邊玩,真的就碰著他與妻子要去街上,我一邊發正念一邊講真相,我說:「你領市區的人要抓我,不對吧。我們煉法輪功的不是壞人。當初你母親患血栓,你扶她親自到煉功點交給我幫她學功,天天你再領回去。我們看你工作忙,就給你母親送回家去,十多天後你母親自己就能走了,近一個月不用吃藥,能幹家務活。你們哥幾個孩子飯不是你母親給包下了嗎?你父親看到你母親的病好了,也煉上了。你不應感謝法輪大法給你們帶來的幸福嗎?你幹這工作是「上級」安排的,可是你的權力你自己把握,保護大法弟子是一句話,抓也是你一句話,不要造業太多,要為自己生命負責,擺好自己的位置。等到法正過來,你怎麼面對父老鄉親。善惡有報天理你也知道。」他不太愛聽,但沒反對。幾天後,我遇到他的父母(曾經煉過法輪功),給他們講了真相。一次大搜捕時,他父親告訴我這幾天要注意。

又一次機會我與單位610的負責人講真相。這個負責人平時積極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我將他上了惡人榜。不巧在一同修家,我寫的東西被他收去了,他一眼看出是我寫的,但也沒找我。他對該法輪功學員說:「你們幹嗎給我上惡人錄?」這一次也是對他一個震懾。他不像以前那麼積極為上頭賣命了。從前他的同事和老百姓都罵他說:「迫害法輪功有功升官了,是為撈取政治資本升的官。」在4、5、6月份大搜捕的時候,我們這些拒絕寫「保證」的大法弟子被迫離家出走,單位扣發工資,保衛處領導通知我們回來上班,說不抓我們讓我們都回來。我還聽說單位決定下月補發扣的工資。我深感現在正是講真相的好時機。

2、向單位保衛科人員講真相

單位保衛科人員天天晚上出來抓發法輪功真相材料的人,並看到散發的材料就全收走。我想法接觸他們,買菜時專到他們開的菜店買。在外邊散步遇見他們就主動打招呼,並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如何讓人做好人,勸他們不要給自己造業,讓他們知道善惡有報的天理。談幾次後,他們領班的說:「大姐你是好心,我們也不願幹這讓人罵的事。你放心,以後我們一個人看見你們貼發,我們不管,兩個人巡邏也不管,那三個人就注意些了。」從那時起,他們再沒抓發貼大法資料的人,不像從前一個樓一個樓早晚查收,現在就大概看一眼,也不進樓裏。現在資料貼在牆上兩三天也沒人撕了。有兩次,大法弟子發材料真看到上崗的保衛處人員,他們低頭而過,沒舉報。市裏有的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死了。我們這裏的老百姓跟警察和他們親人說那是報應。他們聽了也受到教育。

3、領導找我,我就找610的人談大法真相

在2000年我上班的時候,我們領導找我,不讓我煉功。我想辦法找610的人告他們影響我的正常工作。610的人幾乎每天一次見我,我去他的辦公室,他也幹不好工作,他說我干擾他。我說「那他們找我不也一樣嗎?除非你下令不讓他們找我。」

4、給區分局政保科的人講真相

區分局政保科,因電話監聽找我幾次,一次派人來搜查我的家,我在車裏與他們講完後,那個警察突然腰痛不敢動,我問他怎麼了,他說昨天值班開窗受風了。我拿來風濕虎骨膏給他貼上,他說「很好,好多了,真怪。這藥很貴吧。」我說:「是96年以前的好藥,那時我腰疼不敢彎腰,煉功後甚麼病都沒有了,這大包藥都給你吧。」他說:「謝謝,我們半年多沒開支了,拿甚麼買藥。」我說:「那你們想一想,我們煉功人好不好。」他倆說:「通過和你們幾次交往,真都不錯,那就在家好好煉,誰也不管,別到外邊發傳單、去北京。」我說:「我們這樣做都是救你們,讓你們明白法輪大法好,不要給自己造業。」談完後,他們很客氣的要走,這時局裏來電話問翻完沒有,他們說:「甚麼也沒有,別讓她去了,我們回去算了。」我給他們打了一輛車,他們走了。在這過程中,我有時間就發正念,正念的威力也使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不能再控制大法弟子面前的警察。同時,師父時刻都在保護大法弟子,一想到有師父在有法在,甚麼怕心都沒有了,就想快講、快講,救度一切可救度的眾生。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