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泰國印度途中向同行遊客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24日】前一段時間因為工作的關係要去印度、泰國進行為期三週的訪問。出發之前,有關部門還專門發了一個文,說甚麼「要嚴防法輪功」云云,真是可笑,法輪功學員都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好人,為甚麼如此杞人憂天呢?想來是怕江氏集團編造的謊言被揭穿吧,做賊的難免心虛。但是,這次出行,卻是一個向同行的人講真相的好時機。

泰國

到泰國後,先遊湄南河。上得岸來,見一泰國同修正打坐發正念,另一同修派發宣傳品,前面兩人可能因為團隊的原因,有所顧忌,沒拿。我就帶頭先拿了一本,上得車來,幾個拿了小冊子的人,將小冊子交給大家傳看。有人說:小冊子太單薄了。我想是要借我的口向泰國同修提出的建議吧。(旅行團上大巴車以後就無事可做,有很多時間可以仔細閱讀。如果能配一些新聞之類的文章比較適合旅行團隊。)

泰國是個信仰小乘佛教的國家,90%以上的人信佛,一般男子都有出家的經歷。與此同時,色情行業卻成為泰國的旅遊支柱。我感覺,就是人們信佛的一點善心,還在維繫著這個已經敗壞了的社會(包括後面說的印度也是一樣──當然也有可能還有深層的原因)。我們走過許多寺廟,每到一處,都發現這裏的寺廟,和中國大陸的類似,也已經成了求權求錢求福報的地方。借遊覽寺廟之機,我按照《轉法輪》中關於佛教的論述,給大家講佛教的真實情況,包括釋迦牟尼是不承認宗教的,是人們把他當成了常人中的宗教;原始佛教其實是不戒肉的;其實現在的僧人已經不知道當初釋迦牟尼講的法的原意了等等。大家都在默默地聽我講,好像他們明白的一面渴望著今後得正法的機緣。

最後一天有一個節目是看「尼姑浮水」,遊客們原以為是特異功能表演,捐了廟瓦之後,卻發現原來只是一個尼姑在水中做了些拜佛的動作。遊客們嘻嘻哈哈說著對尼姑不敬的話,我卻深深地理會到老師講法中,不展示神通的原因,隨意將功能拿出來表演,等於對佛法的不負責任。

一個人說:「就像你說的,現在佛教真是亂套了,和尚尼姑怎麼能為名利表演呢?這個旅遊項目是整個旅遊中最大的敗筆」。看來,前面我為講真相做的鋪墊已經見了效果。參觀一個塑有釋迦牟尼佛像的山時,一個人說了對老師不敬的話。從巴堤亞回曼谷的途中,這人正坐我的前座,我就請他到我的座位上,車廂內熄了燈,靜靜的,我們聊了整整一個小時,漸漸的,他對大法有了基本正確的認識,中間休息了,後面的領導故意大聲說:你們業務聯絡得挺好吧!原來他也在聽。

新聞話題

和同行的一個人談到新聞網絡封鎖的問題,他說他通過動態網也能看到大紀元、明慧之類的,但話題一轉,表示對法輪功學員發資料不理解。我說:「我以前看過一些預言,像聖經中講到末世審判的事,中國劉伯溫的《燒餅歌》,邵雍的《梅花詩》等都對當今的事做了預言,還有瑪雅預言提到1992-2012年地球要進入更新期,更新是甚麼意思呢?比如說,如果你們單位有個人,甚麼工作都不幹,卻五毒俱全,還不停地幹壞事,這樣人會怎麼樣呢?會被單位開除,被淘汰。同樣的道理,這個宇宙也有一個法在,那些壞透了的人,也要被淘汰。」(這個類比我試過講給好多人,很容易被人接受),「你看法輪功的資料說甚麼了,其實就幾句話:我們是正的,我們不應該被迫害,這有錯嗎?……其實以前的修煉人是自己修成了不管別人的,他們可以說是冒著生命危險給大家送這些資料,圖甚麼呢?他們自己在家修煉不好嗎?」

這位同伴似有所悟,自言自語地說:是啊,圖甚麼呢?

「圖的是大家能有一個正念,才可以進入新的紀元啊。」

「那天安門自焚是怎麼回事呢?」

我很奇怪,他可以上網卻從來沒看過這方面的資料,就開始一件事一件事地說,末了我問:明白了吧,他說,「是,」我再問:「連你這麼高文化層次的人都不知道真相,那麼你說該不該向百姓講清真相啊?」他說,「確實應該。」

印度早餐

另外三位女士是在早餐上跟我提到法輪功的話題的,其中一位和善的女士在網上已經了解過真相,和另外兩位講了自焚真相,一位比較單純的女孩子很快就能接受,另外一個是位「事業有成」的女士,就需要再費些功夫。這樣晚上臨走時在候機室我們又坐在一起,我從四.二五講起,講起何祚庥沒有任何學術水平,沒有任何科研成果,連三流物理學家都算不上,一生參加過五次反「偽科學」的運動,講起何祚庥為何批判梁思成從而間接導致毀掉了北京的古城,而梁思成也抑鬱而死……於光遠作為反偽科學的頭目之一,其實卻原來是中宣部的,80年代才搖身一變成為所謂「經濟學家」。這些受過現代科學教育的人更需要一些理性的、有說服性的材料。

回程路

回程的飛機上,坐在我身邊的女士在市政府工作,是位不大愛說話的人,拉著家常,她卻說到自己的愛人是信淨土宗的,問我「有人說念過多少次佛號就可往生極樂世界,是這樣嗎?」她對大法卻有些不正確的看法。我想先不急著反對,就從淨土宗開始講,「其實不是說念多少遍佛號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而是臨死前還在念佛號。人不就是怕死嗎?如果死都不怕了,阿彌陀佛能不接引嗎?」接著再給她講佛的含義,天安門自焚真相,看她可以接受很多,就又講些高一點的,最後才講到其實我就煉法輪功,她已經不會被嚇到,只是說:「為了家人,為了孩子一定要小心」,我說:謝謝,你放心,修煉、工作及家庭的關係我們都會處理好,這一點你也可以看到。幾個小時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她很感慨,「沒想到旅行最末了,我們嘮了這麼多,其實可能也是緣份,我愛人信佛,前一段時間生病打滴流,旁邊的人也是信佛的,這回又碰到你」。

我想,現在的人,已經很容易接受大法,我們接觸到的每一個人,都是我們講清真相的對像,講的過程中要理智平和,否則容易適得其反。面對面的講清真相,可以針對對方的執著講,效果很好,平時要注意積累素材,當然更要注意學法。講清真相的過程中,其實師父也在同時展示給我們法理,也是我們提高的過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