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歸正了我人生的航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7日】沒學法前,我是一個很普通的婦女,為追求現實利益而忙忙碌碌地生活著。

八十年代初,天象所致,全國出現了氣功熱,我在同事及朋友的誘導下,走進了氣功,而且練了許多的功法,還供一些東西,又皈依,平時有一種好奇心,愛聽人算命,險些誤入歧途。

"悠悠萬世緣,大法一線牽"(《神路難》)。99年初,我在經商中,有一位素不相識的顧客向我洪法,並幫我請來一本《轉法輪》。當天下班後,利用晚上時間開始第一次看《轉法輪》,書中的每個字都緊緊地牽著我的心,越看越愛看,讀書至深夜,兩個晚上讀完了全書。整個頭腦的思維全進入書中,好像這本書是專為我寫的。心裏想:這個世界上還有人寫這樣的書,他揭示了千古之迷,把天機都講了出來,這不是一般人寫的,這不是一般的書,他點醒了我這個迷中之人。我不但明白自己的一切,更明白了這是博大精深的宇宙法理,我的頭腦開始清醒了,清醒到失去了睡意,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嚴肅認真地回想了自己所走的路,太可怕了,太可悲了。書中第一講第一頁就是為我而寫:"特別是我們有許多煉功人,他今天學這個功,明天學那個功,把自己的身體搞得亂七八糟,他註定就修不上去了。人家一條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這個,那個干擾;修那個,這個干擾,都在干擾他,他已經修不了了。"(《轉法輪》)老師啊,您怎麼這麼了解我呢?句句話說在我心上,我的眼睛濕潤了。經過兩個月的反覆學法,決心已下:修煉法輪大法,走即身成佛的回歸之路。我把家裏供的東西、各種氣功書徹底清除,做到不二法門。

清除的當天晚上(99年4月3日)六點鐘,我開始第一次煉法輪功功法,兩腿雙盤,雙手結印(當時其他動作一律不會)。我剛坐了幾分鐘,在小腹丹田處,突然感到有一種強大的力,呼地一下轉起來,一種圓圓的、約有一元硬幣大,由於力量很大,又沒有準備,全身抖動了一下,嚇了一跳,我馬上明白了:是師父給我下法輪了。坐了半個多小時後,慢慢睜開眼睛,正想尋思一下,左眼餘光看到身體左側有一長串白色旋轉物,形狀像電風扇的風葉,直徑約8cm,像一串風車一樣飛快旋轉。當我細看時,卻不見了。師父在《轉法輪》中第123頁寫道:"我告訴你,讀我的書,看我的錄像,或聽我的錄音去學法學功,真正把自己視為煉功人,也同樣會得到該得到的這些東西。"

99年4月16日,我參加了集體煉功,在煉功中,感到身體病處有法輪在轉,病不翼而飛。可是不久之後便發生了荒唐的7.20鎮壓。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鋪天蓋地的欺世謊言,我堅信大法不動搖,這麼好的法理,按真善忍修煉做好人的人,為甚麼要被抓起來,而且那麼多修煉者被害死,眾生被欺騙、善惡不分,我心裏急呀!

我開始講真相,把心裏話講出去。先在家裏講真相,小家、大家、親屬家全講到,每家都發真相材料,讓他們看《轉法輪》,讓親人了解書中到底是怎樣寫的,現在從8歲的孫子到76歲的老父親都從心底發出一句話:法輪大法好!其中有兩人已成為大法修煉者。

我在經商中講真相,每天接觸大量顧客,做到不放過一個顧客,三句話不離「法輪功」,送給他們真相材料,有時當場給他們讀《轉法輪》第七講關於殺生的問題,使顧客恍然大悟。對幾位特殊的有緣人,我就送給他們《轉法輪》使他們成為大法的修煉者。

白天走出去。我經常背起材料兜子就走,一次就發出去幾百份材料,挨家挨戶送,路邊的自行車筐不放過,往車筐裏放,我還把真相材料發給商業戶。

晚上走出去。天黑後同樣背起材料兜子走出去,拿著手電筒照明,發過材料的樓一幢又一幢,發過材料的平房一片又一片,真是「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

我以神的心態去講真相,從來沒有一絲一毫的怕心,有法在,有師在,誰也動不了我。天地之大任我行,大白天就在遊人密集的廣場、公園,把大紅字的粘條貼了一溜,公用電話亭也貼上。晚上拿著手電照明,在樓房裏挨門發資料,心裏坦然,舉止大方,真正的神是不怕邪惡的。要問我發了多少份材料,走了多少家,我真是說不出來。

只要我做正了,只要我真正放下執著,師父隨時都在我身邊。看著師父法像,我特別想念師父,想念的心情難以言表。

我在此謝師恩、謝法輪大法,歸正了我人生的航船,使我走上了即身成佛的回歸之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