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顧大學時光:虔誠學法修心 成績直線上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7日】「那麼在佛法中開智的專家學者將來會很多,他們將成為新人類在各方面學問的開拓者。可是佛法不是為了叫你成為開拓者而給你的智慧,因為你是個修煉者才得到的,也就是說你首先是修煉者而後是專家,那麼做為一名修煉者要利用一切有利的條件,弘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摘自師父一九九六年一月八日經文《證實》)

我不是甚麼專家學者,只是一名普通的大學畢業生。有幸在大學二年級時得到大法,開始了修煉之路。在大學的四年學習中,我的學習成績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全班倒數第二名上升到全班前一、二名。我深深知道,這是我修煉後,大法威力的展現,是法輪大法的神奇體現。下面我想詳細講講這四年中的變化,希望您能與我共享。

記得大學一年級時,我因離家遠,在異地語言聽不太懂,貪玩心重等原因,第一學期考試成績很不好,都是60多分,還出現了一門不及格,需要交100多元錢重修,下一年再考,這給我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壓力。但是爭勝的性格,使我鼓足勇氣,決心努力學習,迎頭趕上,堅決再不能出現不及格現象。於是第二學期,我更加努力,天天堅持晚自修,直到熄燈才回宿舍,只盼著能有好成績,全部通過考試。但是,偏偏不巧,我其他的成績都比上次有所提高,卻仍出現一門不及格。又交了100多元錢重修、補考。我記得,當班主任開完班會走出教室後,我追了出去,看了我的成績,全班倒數第二名。

這對於要強的我來說,無論如何都容忍不了的。於是,我決心放棄學生會中的一切事務,退出繫報的編輯工作,退出班幹部的工作,一切業餘愛好全部停止,潛心學習。在大二的上學期,我起早貪黑,常常只穿一件舊棉衣,拿著一個饃去上一天的自習。同學們都說我太用功啦,這次一定會考好的。考試結束後,我的成績有了明顯的進步,可偏偏命運如此與我作對,又有一門功課出乎意料的不及格!一連三次的不及格,徹底擊垮了我,所有的勇氣和力量都煙消雲散了。我厭倦了一切,再也不想回到這個大學來上學。我甚至想到了出家,想到了隱居。

就在這種極度失落的心情中,有人把法輪功介紹給我。以前我對氣功一無所知,也不相信另外空間的存在,認為都是迷信。所以並不想看書,只是看到五套功法的動作很好看,想學動作。在學第三套功法,推轉法輪時,我感到小腹處有一物隨著我手的推動,也在轉動,力量還很大。後來也在不情願中去了煉功點,跟著看講法錄像。到第四、五天時,我突然肚子疼,我也沒在乎。可第二天疼得更厲害了,使我站不起來,只能蹲在地上,才好一點兒。功友們告訴我是師父管我了,是消業,是好事。當時,我聽到「消業」一詞,只想笑,打心裏覺得愚昧、迷信。但是架不住肚子越疼越厲害,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在師父像前,心裏跟師父說:「別人都說我是消業,可我不信,如果真是您安排的,您一定有辦法讓我不疼,如果您能證實這都是您安排的,我就煉。」我的話剛說完,肚子一下就不疼了,而且我在思想中真真切切感覺到這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我應該履行諾言,修煉法輪大法(現在想來,這是何等不好的人心呀!但慈悲的師父仍然寬恕了我)。

還記得第一次抱輪時,我好像到了一個神話世界中,滿地都是厚厚的雲,我在雲裏鑽來鑽去,一會兒大一會兒小,把雲捧起來吹,開心極了!自那以後,我對煉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回到學校後,也就是大二的下學期,我開始了我的修煉之路。自我開始修煉起,我就認為修煉是最重要的,無論如何,也要按照真、善、忍去做。在大二下學期考試時,我發了一念,寧可出現不及格,也決不找老師套題,要考出自己的真實水平,哪怕不及格,也要做到真。那次我複習得並不好,心裏很沒底,但成績下來後,我居然全部通過!

以後,隨著學法的深入,我越來越勤於學法、煉功,參加大法的心得交流會,及其他洪法活動。寧可在考試期間搶不到自修室的座位,也要堅持早上的集體煉功;寧可中午犧牲掉午休,也要堅持每天中午的集體學法……我寧可失去世間的一切,也要堅修大法!

那時學校裏還幾乎沒有人聽到法輪功,我們從頭開始,成立煉功點,組織同學一起學法、煉功,我們沒有時間,上午、下午、晚上都要上課,我們就利用午休時間堅持天天學法;我們沒有房子,就在外面學,夏天頂著烈日,冬天站在雪地裏讀書。就這樣天天堅持著。記得有一個中午,下著雪,天很冷,但同學們還是都來了,站在雪地裏讀書,漸漸地,我的雙腳凍得疼起來,雙手也凍僵了,大家都很冷。在我們身邊有一棵枯樹,倒在地上,這棵樹上沒有雪,比別處還稍微暖和一點兒,也可以坐。在這種情況下,男生主動讓著女生坐下,男生仍站著堅持讀書。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意識到大法的珍貴,決心不管再苦再難,也要抽時間把《轉法輪》從頭背到尾。我給自己定了計劃,每天背4頁,天天堅持。這樣,每天除了集體學法、煉功外,我又多了一個任務背書。開始一天背4頁很難,怎麼也記不住,要背3-4個小時,才能背過,慢慢的,感覺越背越容易,2個小時就能背完4頁。有一次,我白天的時間安排的很滿,實在沒抽出時間,晚上我把書帶到自習室去背,雖然聲音小,可還是影響別人學習,只好出來,找燈光背,在圖書館一樓有間房間亮著燈,我就跑到窗外借他的燈光背,還沒有背完,那房間就熄燈了。當時我很著急,心想只要能有一點點微弱的光,照亮書上的字就行。可是已經很晚了,到處都熄燈了。正在著急中,我忽然抬頭一看,那天是農曆十五,月亮很圓,月亮的光就可以照亮書上的字。那一刻,我真感到任何事情都在為修煉開路,只要心堅定,一切都安排的非常好。就在我最忙的一天,沒有燈光背書,卻早已安排了明亮的月光。

有時,我實在沒有時間,上午、下午、晚上都有課,那時,就會有一門課的老師提前通知他有事,他的課不上了。正好留給我2個小時背書。在我背書的那段時間,好像是星期三,我的課很滿,上午、下午、晚上都有。這時,下午一門課的老師也不知怎麼了,一到星期三就有事不上課,一個學期下來,她幾乎星期三都沒上課。這樣,三個月的時間我把《轉法輪》從頭到尾背了一遍。

隨著修煉的深入,我發現,所學的功課變得越簡單,我的腦袋就好像法輪樁法中的口訣「生慧增力」智慧越來越多,理解力越來越強,最後有一種高屋建瓴的感覺,感覺常人的知識一目了然。我沒有想到我寫的第一篇論文,被班裏當作最好的範文,老師拿到班上宣講,說我思路清晰,有獨到的見解,還說那篇論文已經達到了發表水平,建議我向出版社投稿。我作的第一個設計,也被認為是班裏最好的設計,被老師大加讚賞,認為我在園林設計方面很有天賦。其實,那只是我學完法,煉完功後,感覺來了靈感,隨手畫的一張草圖。

還有一次,第二天就要考試了,而那門功課我還沒有複習好,就拿著複習資料和手抄《美國講法》去了圖書館,在那個燈光明亮安靜的學習環境中,我怎麼也看不下去複習題,迫切地想看《美國講法》。後來我決定豁出去了,就看《美國講法》,管它明天考得如何,先學法。一邊看著《美國講法》,一邊聽到師父的聲音在講法,講得和書上一樣。我感覺周圍的一切都沒有了,只有我一個人在全神心地聆聽師父講法,其餘甚麼也沒有,我不知道我在翻書頁,不知道我在圖書館,不去想明天會怎樣,只有師父在講法,我在聽。那個晚上,我就像眾生中的一員在聽法,彷彿不在這個空間。第二天考試,同學們都說題出得偏。我複習的那幾道題都考了,我沒有複習的都沒考!我的成績又是班裏的前幾名。

因忙於學法、煉功、洪法之事,我的學習時間減少了,但成績卻直線上升。到大四最後一次考試結束時,同學們都去看成績,我沒有去,因為那對我來說已無所謂了。我只要按照大法去做,做好一個修煉人要做的就夠了。同學們回來告訴我,說她們很吃驚,我的每科成績都在90分以上,每門功課都是班裏的前一、二名。

大學的學習結束了,大學的生活結束了,這些都已成為歷史。但是在這期間,因修煉大法而展現出來的奇蹟卻是永遠抹不去的事實,那學習成績翻天覆地的變化就是法輪大法神奇的見證。我以一位大學本科生的名義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他遠遠超越一切常人的知識、理論、學術,是真正的科學。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