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拘留所、看守所和勞教所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7日】我曾經是在病魔中苦苦掙扎著的患者,1996年1月27日喜得大法。得法將近三個月,各種疾病不翼而飛。學法不到六個月體重由原來的80多斤猛增到125斤,從此,我對法對師父無限感激和信賴。

從1999年7月20日起,江××對法輪功就大打出手。而對這種千古奇冤,全國大法弟子前赴後繼進京上訪。

99年9月25日我因進京上訪,被非法拘留15天,拘留期間每天起床就盤腿坐板,不讓說話,不許伸腿,不許下地走動。一天兩頓窩頭(玉米麵的),一碗白菜湯,真是非人生活(吃、住、拉、尿都在一個房間)。

2000年正月十六因在江邊煉功,又被非法拘留15天。生活仍是同以前一樣。

2000年9月29日晚要進京為大法討公道,但是沒達到目的,當晚就被扣到火車站,第二天又非法拘留15天,每天除了睡覺就是盤腿坐板總是一個姿勢,不許說話,一天兩頓窩頭,一碗白菜湯或幾根鹹菜條,這樣非人生活又熬過了15個日夜。10月14日拘留到期,緊接著又把我押送到看守所,這裏更是度日如年,每天兩頓窩頭,半碗白菜湯,有時給點粥,每天總是一個姿勢坐板,盤著腿,不許伸腿,伸腰,吃、住、睡同在一室,真是非人生活,身體快速消瘦,坐骨突出,後來都破了,每天都出血出水,疼痛難忍。由於長期坐板我得了一個坐骨神經痛,起坐都得同修幫忙,大小便經常困難,當時真是度日如年。就在這種迫害下我們拘室大部份大法弟子開始絕食絕水。絕食第二天早上看守所通知勞教我兩年,這樣結束了近兩個月看守所生活,當天下午(99年12月11日)把我們押送到勞教所。

到勞教所之後,迫害更加升級,下車就檢查身體,之後四五個猶大就圍著你,七嘴八舌地騷擾,不讓睡覺,幾個人對付一個大法弟子,搞車輪戰術(她們輪流睡覺)。

每天4點起床,一直到晚上10點收工,勞動時間長達17-18個小時的勞動壓得你喘不過氣,我們沒有一點人身自由,吃飯、喝水、大小便都有人看管,規定時間,白天規定三次上廁所,夜間必須有三個人才允許去廁所,夜間經一天的勞累,大家睡的很香,也不忍叫醒別人,可是不叫他們又不叫你去廁所,沒辦法再叫醒兩個人,你才能去。

因高血壓、心臟病,惡警不得不叫我回家。回家後警察找我,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說我沒改造好,我說我要不煉功我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