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農民鍥而不捨上訪 屢次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6日】我今年63歲,是山東省農民。我因修煉法輪功,而遭受惡人迫害,現將其中的真象告知世人,因您也曾是被邪惡的謊言矇騙或至今還不知真象的受害者。

1998年秋,我大病一場,在本村醫治無效,後到縣醫院檢查,結果是肝硬化後期。我當時大吃一驚,因我弟、我妹都是得這病先後去世的,像我這個歲數得了這病,又沒錢治,除死無疑。絕望中想起了別人向我介紹的法輪功,我當時是碰碰大運的想法借來了一本《轉法輪》,我按著朋友的吩咐淨心去看。以往不論看多好的書,看不到半個小時就眼花頭暈的看不下去了,這次卻全無睡意的一直看到天亮,終於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哭了起來。我這不是找到了師父了嗎!多年來夢寐以求的人生真諦、生命的奧秘終於找到了。

學法幾年來,我90歲的老母親以往常年有病,現在白髮變黑,生活自理,做針線活不用戴眼鏡。我65歲的老伴因左胳膊骨折打著鋼板現在能幹活了,我的肝硬化、胃病、腎炎等也不翼而飛了,包括和我們吃住在一起的孫子,五年來全家人都沒吃過一片藥,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因法輪功太好太正,世間的一切邪的、惡的、壞的就必然被顯露出來,又因法輪功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能使人道德昇華,身心健康,所以幾年的時間修煉者就發展到一億多人,這對一向逆天叛道、敵視法輪功的江氏小人來說,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妒嫉,終於在1999年7月20日開始了對我們尊敬的師尊、對大法、對大法學員進行惡毒的誣蔑、攻擊和迫害。為了向領導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我曾去縣、省、北京上訪,讓人不解的是在中國竟找不到一個說理的地方,而招致的卻是毆打、關押、拘留與坐牢等等。

99年7月19日晚去省委上訪時,警察把我們截在市委門口,第二天把我們拉到山口鎮公安局,他們從來就不講甚麼法律,更無道理可言,為了追問上濟南是誰下的通知,打了我約一個小時。當打得我頭暈眼花時,就聽一個惡警說:打死他算了。

99年冬,我把寫好的有關煉功情況上市委上訪,我先到了民政局,又到了社團,他們也是不由分說的叫來了警車把我拉到鎮分局,在鐵籠子裏關了我5、6天後,又送往拘留所,被拘留了半個月。

在去北京時,也是由鎮上去人,當晚從北京派出所把我拉到旅館,銬到窗櫺子上,第二天用特製的塑料袋把我裝回,又在鐵籠子裏關了數天後,送泰安東湖監獄蹲了一個月,接著又弄回鎮關進鐵籠子裏。他們就天天去我家要錢,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最後我家裏借了一仟元給他們。

在2001年初夏我去北京上訪時,在派出所裏為了不使當地有關部門受牽連,所以我始終沒說出住址,後來他們夜間把我拉到市外沒人的一個大坑邊,把我的大法書強行掏去,打了我一頓他們才開車而去。

在這段艱難的日子裏,也遇到了不少善良的幹警,當他們知道真象後,只是苦喪著臉說:我們也知道你們都是好人,沒有辦法,我們是幹這個的,得執行任務。他們在執行誰的任務呀?不就是全國上下國家機構都在執行江澤民的任務嗎?

江氏集團一面高喊著以德治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一面對大法學員進行著惡毒的迫害,已有800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他們把好端端的一個人弄到精神病院,強行打上那種毒藥,學員難受得滿地打滾,往牆上撞;有的把女學員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有的為防止說出毒打的真象被切開喉管……把成千上萬的大法學員扣押、勞教、關進監獄,多少家庭被弄得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老百姓不是牆頭上的草,是國家基石。江氏的政治流氓集團只是一小撮,它代表不了整個中國,禍害百姓是不會長久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現在都在遭惡報,所有「執行任務」的警察、機關幹部都得好好想想,善惡是有報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