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勞教所遭受的毒打和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我於2000年陰曆12月28日被非法勞教三年,被綁架入勞教所第五大隊。進大隊後,29日,也就是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惡警找我到辦公室談話,剛到辦公室一男惡警就給了我幾個耳光,叫我給他跪下,問我還煉不煉功,我說煉。他坐著,讓我跪在他面前,還講著髒話,接著一女幹警和另一惡警給我上繩(即在脖子上掛上繩子,把胳膊從背後綁緊,在背後手腕處用力狠提繩子,時間長了可使雙臂殘廢),一邊上繩一邊罵著髒話,上繩半小時後,我胳膊不能動,肩頭兩邊都出血。在幹警辦公室裏折磨我幾個小時:警棍打、耳光、上繩,頭髮落了一地才放我回去並警告我回去後不能告訴別人。

2001年大年初一,隊長上午叫我到辦公室談話。進去後找了一個男幹警給我上繩,並威脅我說如果你煉還給你上繩。在我脖子上掛上繩子,兩手往後背綁著,使勁往上提,惡狠狠的提到脖子那裏,上繩半小時才讓我回去。過後隊長又叫兩個吸毒的女犯說叫我打掃廁所把我騙到廁所,進去後對我連打帶罵,她們用皮鞋踢我,用洗衣板打我的嘴,一直打到她們一點勁兒都沒有了為止。過了一兩天惡警隊長把我送到一樓最冷的一個房間,用手銬把我背著銬在一根管子上。那年過年下大雪,都是零下多少度,在房間裏吐口吐沫立刻就結成冰了。白天晚上都不讓回去,說保證不煉功才能回去,我不屈服,絕食抗議五天後才放我回去和同修在一起。

沒過幾天,惡警隊長把我帶到二樓樓道處一邊吊在上下床的上邊,一隻手銬一邊,人只能立著,不能動,還是要保證不煉功才放你回去,我不屈服,絕食抗議,她們還不讓我去廁所,兩天後褲子被小便濕了,兩條腿不能打彎,彎著腰走路,才放下了我。回到了三樓仍在床上銬著,兩隻手銬在床邊,過後又銬在一個大屋的暖氣管子上,晚上銬在床上。兩個星期過去了不給開銬,不放回去睡覺的屋子,還是讓保證不煉功。我和同修背法,被惡警惡狠狠地打耳光,打得嘴裏出了血包,然後銬在沒有打掃的廁所裏邊,並故意讓女犯便後不用水沖掉,過了好幾天才衝。在廁所銬了我九天後才開始銬一隻手在廁所的管子上,晚上銬在床上。後來隊長們白天讓在廁所給她們洗衣服,洗了很多天,兩個手指頭磨沒了皮,露出了紅血絲。在廁所關了我一個多月,一直不放回去,我自己回了屋。

第二天被送到勞教所二大隊,進大隊後,有一天晚上10點鐘惡警叫我出去,說大隊長要給我談話,我說10點多鐘了還談甚麼話,惡警一直要讓我出去,出去後大隊長沒說幾句話就說所部要給你們談話,就讓武警架著我兩個胳膊帶到二大隊一邊的所部辦公室,剛一走到屋,一開門沒說話幾個幹警、武警打我耳光,說我穿勞教服就讓你回去,等我穿上,好幾個武警拿著警棍、電棍輪著打,電棍電頭部、腰部和身體幾個部位,打得皮幾乎成紫包,強迫我寫保證書,保證五條,我堅決不屈服,我被用警棍連打三次,身體粗大的武警打得滿頭大汗,警棍被打彎了,仍不放過,直到叫來醫生檢查後,醫生說血壓增高,不能打了,這樣會出命的,才停止。出來後門口站著許多當官的在注視著我,可是不讓回到一樓,偷偷送到了五樓,讓好幾個男女幹警輪流看著,外面放著電棍、警棍,過了一段時間,大概一個月後,惡警騙我說給我談談,把我帶到三樓,男學員的關押之處,強行洗腦。白天、晚上不讓睡覺,不讓回去。這就是我受迫害的經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