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被判刑折磨 江氏打手對罪行供認不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8日】這是長春女子勞教所曾電擊過我多次的惡警頭目的自白:我電你那麼多回,你恨不恨我?……其實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也不願意管你們,就是江澤民那個×××(罵人話)叫我們管的……穿這身皮(她手指警服),我知道你們法輪功不罵人,可我天天罵這個「犢子」。

* * * * *

我以前曾患有胃病、頸椎病、肝病、腰痛、痔瘡、皮膚病等,每天都在痛苦中掙扎,度日如年。97年5月我喜得法輪大法,從此走上了修煉的路。通過修煉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我按宇宙的最高法理「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不斷提高心性,身體的各種病逐漸消失了,我成了一個健康的人。為此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信心。沒想到99年小人得勢,百姓遭殃,從7月起江澤民這個千古罪人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

(一)去省府上訪,親人受株連

7.20開始,電視、廣播及各種宣傳工具鋪天蓋地的造謠、誣陷、詆毀大法、欺騙世人。為了證實大法,我依照國家憲法賦予每個公民的上訪權利和自己修煉後身心變化的實際情況,向省政府反映真實情況,結果沒到目的地就被警察抓了起來,失去了自由。釋放回家後,街道派出所就經常到我家騷擾,尤其到了敏感日,我們全家更難得安寧,我曾被帶到派出所,他們強迫我寫保證書,並威脅我說不寫保證就不許回家。我堅決不寫,同時向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我修煉後的身心巨變受益情況。無論他們怎樣恐嚇,我堅決不配合。他們沒辦法,就去威脅我的女兒,逼迫她做擔保人,寫了保證書,才把我放回家。但是從那天開始,我的女兒、女婿也成了他們迫害的對像。他們與我女兒單位的領導共同對我女兒施加壓力。單位領導在大會上點名說:你媽要是進京上訪,我們都受株連,咱們都得下崗!你必須看住你媽。為此經常逼著女兒停課回家看住我,弄得女兒精神非常緊張。當時正是女婿轉業考公安階段,也被掛鉤,受到了極大的威脅。我們全家都成了被監控的對像。當年十月末,我二嫂住院,我去看她,被跟蹤。我剛進病房,跟二嫂沒說幾句話,惡警們就闖了進來。嚇得二嫂病情加重沒過幾天就離開了人世。這就是江澤民這個人權惡棍迫害大法弟子株連九族的罪惡政策。

(二)進京上訪,被施酷刑

在謊言欺騙製造的恐怖中,大法弟子頂著邪惡的打壓走上了進京上訪的路。99年末我也匯入了上訪的洪流。可是一到北京卻發現信訪辦已經不是人民向國家反映實際情況的文明窗口,完全變成了江氏流氓集團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因此我去了天安門,以煉功的方式證實「法輪大法好」!可是我剛剛擺好煉功的姿勢,就被便衣、惡警圍住,粗暴地抓起來塞進了警車。在警車裏,惡警問我叫甚麼名字,家住在哪兒?我不告訴他們。他們就用手套狠狠地抽我的臉,並邊打、邊罵說:現在不說,到了局子也得說,他們損招多了。下午我被押進了天安門分局,關進了鐵柵欄內,晚上開始提審,我仍不報姓名,他們逼我「開飛機」,即彎腰90度,雙腿站直,雙臂背後上舉面壁。過一段時間見我還不說,就開始對我施用「背劍」酷刑,即先把我按趴在寫字檯上,一個惡警將我左手臂從肩上往後背,再用力往下拽,另一個惡警把右手臂拽住往後背上推,再一惡警把手銬擰了又擰,縮短雙扣距離後扣在我的手上。然後揪住我使我身體直立起來,未等站穩,一個惡警突然用木棒拼力照我頭頂狠狠地打了七八下,打得我暈頭轉向,這個惡警又突然竄到我的身後,往我的腿彎處狠狠地踹了一腳,我被重重地摔在磁磚地上。因為雙手被銬著不能支撐身體,以致前額先著地,只聽得嘎吧一聲,頭象被摔裂碎了一樣,巨痛難忍。惡警還不乾淨的罵我,並且喊叫我趕快起來。世紀之交的鐘聲響過,被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像潮水一樣押進來,惡警害怕他們的惡行暴露,才趕快給我打開手銬。這時我的雙臂已不能活動,手腕、手背勒破皮滲液。第二天晚上,惡警又給我施用了「背劍」酷刑,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實在承受不住了就說了姓名、地址。被當地駐京的惡警押了回來,並把身上的錢洗劫一空。

回到當地派出所,惡警給我家人打電話,女婿來到了派出所。當他看到我前額鼓出了一個大包,眼睛、鼻子青紫腫脹,臉都變了形,嚇了一跳,對惡警真是又氣又恨。這時惡警又讓女婿付車費,還要陪他們送我去分局。女婿再也按不住心中的怒火,和他們吵了起來:人被打成這樣,還叫我拿錢?!結果一到分局,惡警們三打一,打了女婿後又把他扣押起來。然後他們又通知了女婿的單位,使單位受到了威脅,後來家人四處托關係找門路才擺平了這件事,放回了女婿。這真是執法犯法,仗勢欺人!

(三)好人被判刑,江××指使的打手對罪行供認不諱

只因為我進京上訪和參加集體煉功洪法,竟被判勞教一年。2000年3月被強行押到臭名昭著的長春女子勞教所。在那裏飽受了地獄之苦。一進所就被非法搜身、隨身所帶物品。接著被提審,一群女警七嘴八舌說甚麼的都有:江澤民不讓練就不練了唄,胳膊能擰過大腿嗎?你練就別想回家了,在這裏關死你,就是不關死也無期,再頑固叫你過院……同時夾雜著污言穢語。我告訴他們:是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遠煉下去。他們臭罵、挖苦我一頓,把我趕出來。以後是被強迫聽猶大洗腦,聽造謠廣播、聽一些社會上的流氓、痞子、人渣的惑亂胡說,面對這一切我仍堅定修煉。惡警又用更損的招來迫害,不允許家人來見我。我家人曾多次來所都被拒絕接見而痛苦離去,他們對我的情況不了解,整日思念憂慮,精神受到極大的折磨。我女兒就是因為精神壓抑、憂慮過度以致造成流產。我的孫女因無人照料提前上學,有一次險些差點走失。惡警又用我家人的痛苦遭遇來迫害我,企圖摧毀我的意志放棄信仰,使我受到了極大的精神折磨。而且月月給我加刑期,一共加了337天。惡警對我的精神折磨還表現在每天24小時「包夾」,就是3-4個猶大寸步不離的監控,沒有一點人身自由,就是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對視一眼都不行,更不允許說話。惡警經常任意指使犯人、猶大翻查我的一切物品及搜身。

除以上的精神折磨就是肉體摧殘,我經常被惡警指使的刑事犯毆打,有一次被董輝、許東梅兩女犯用膠皮管、竹板子、皮鞋底、拳頭打得右眼充血、黑紫,面部腫起,右眼視力下降,疼痛難忍。一次被女犯邵豔紅一拳打在心口處,倒在地上半分鐘才上來氣。還一次她用電線擰成的鋼鞭抽得我後腰幾條血痕。曾被一個侯志紅女惡警用高壓電棍電擊多次,這個女人竟因為心黑手辣而提升為大隊長。我還被惡警電擊多次。肉體折磨同時表現在服苦役上。每天幹16-17小時活,沒有休息時間。幹活所用的材料大部份有毒,嗆得人頭暈目眩、噁心,有的人皮膚紅腫,甚至眼睛腫封。上廁所時間間隔過長,經常有人尿褲子。有一次我被憋的蹲在廁所排不出尿來,痛苦極了,眼淚刷刷往下掉。

勞教所的造假手段表現在方方面面。每當有檢查團、參觀團來所,食堂就會做魚或肉。但每次都要先錄像,再上電視騙老百姓。把我們幹的活計要提前藏起來,弄幾本破書讓大家裝樣,再麼弄猶大又唱又跳做遊戲矇騙外來人員,還有更毒辣的是把被酷刑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法輪功學員,或外表能看到傷痕的,全部給藏到密室,以達到封鎖消息掩蓋惡警罪行。經濟勒索:強迫大家買書「無神論」,只要在所內有存款就直接扣,不足300頁竟要價16.80元。日用品和一些食品價格高於市場2-4倍,家人探望也必須買所裏的東西,真是大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財。

在我被無條件釋放的前幾天,曾電擊過我多次的惡警頭目找我談話,她非常客氣,她說:如果在外面我應該管你叫姨甚麼的,也不能你站我坐的。我說:無所謂。她問我:我電你那麼多回,你恨不恨我?我說:我們修煉人無怨無恨。她又說:你真的不恨我?我說:我們修的就是「真、善、忍」,不會說假話。她說:其實你們法輪功都是好人,我也不願意管你們,就是江澤民那個王八蛋叫我們管的,沒辦法,掙××黨的錢,穿這身皮(她手指警服)我知道你們法輪功不罵人,可我天天罵這個「犢子」……。

連江指使下的打手都知道自己在犯罪。江澤民雙手沾滿了人民的鮮血,他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犯有酷刑罪、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從我被迫害的經歷及家人親屬遭受的株連中足以得到證實。他必將被送上歷史的審判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