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健康是大法給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1日】我出生在一個貧窮的家庭,沒有念過一天書,不識一個字。從小開始幹活,十幾歲便挑起家庭重擔。二十幾歲時得了腸炎,開始不斷的和醫院打交道,三十來歲得了神經官能症,整夜睡不著覺,我就整夜起來抽煙,一宿抽一盒煙都不夠,兩眼變得發呆、發青。因我整夜睡不著覺,心裏極度煩躁,清晨我會和家人吵架,罵人。後來我又長期臥床不起,吃飯喝水要人喂,大小便不能自理,24小時需要人護理。兒子為我掛了專家門診,每次到醫院總要花去七、八百元,可甚麼用都沒有。我被折磨的快變成植物人。

就在我的生命走到盡頭的時候,枯木逢春。1997年7月的一天,我有幸接觸到法輪大法,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轉折點。很快我就一身輕,躺下就能睡覺,腦袋也清醒了,再也沒有吃過一片藥。幾十年的疾病就這樣奇蹟般的消失了,我義無反顧的走上了修煉的道路。大約半年後,我就能把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籍念下來,所有的字我都認識了,這是我一輩子做夢都不敢想的,我也嚴格的按照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改掉了罵人和所有的壞脾氣及抽煙的習慣。是法輪大法教我學會了做人,使我懂得了做人的標準和意義。

法輪大法使我脫胎換骨獲得新生,我的這一切變化都是有目共睹的,所有認識我的人都知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是法輪大法救度了我。那些日子我天天捧著師父的法像哭,又高興又激動,學法煉功成了我每天最不可缺少、最幸福的事情。

1999年7月20日,所有的宣傳工具開始鋪天蓋地的造謠誹謗大法,師父受到謊言惡毒的攻擊,許多同修身陷囹圄。我一定要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我要用自己的修煉所得去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的無比偉大和珍貴。1999年12月底,我與功友進京上訪,半路被鐵路派出所查票員查住,他問我們是否是煉法輪功的。我們說是,隨後我們被帶下車在派出所關了一夜,第二天被當地接回,又帶到派出所待了半夜後又送到看守所關了7天。他們通知家裏交上了175元(25元/天)的伙食費。所到之處,我都會和與我接觸的有緣人弘揚大法,告訴他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告訴他們:我原來是一個嚴重病人,因修煉法輪功,我的病全好了,身心受益。我在看守所還未期滿,街辦的惡徒就去拉我,一見我,便問:「你還上北京嗎。」我說:「法不正過來,我就去。」他們將我拉到一個樓裏,關在樓底。惡徒劈頭蓋臉就將我打了一頓,後把我推進後院一個水坑裏(水已結冰),不讓我穿大衣,此時是1月5日,正是一年最冷的時候,我就一直在結了冰的水坑裏站著,站了三天三夜,另一個女暴徒不停的問:「煉嗎?」我說:「煉。」它就上來不停的瘋狂的搧我的耳光。她還邪惡的誣蔑師父,我說:「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教人做好人,人心向善,道德回升。」它就走了。

有一天夜裏,大約12點左右,我正在水坑中站著。衝過來一個人,這人有40歲左右,它是街辦雇來的打手,它拽著我的頭髮就往牆上撞,掰了一根很粗的香芽樹幹往我身亂打,後又揪著我的頭髮猛地將我推進水坑,我的半邊身子頓時不能動了,我的胳膊被打折,腫大,呈黑色,我咬著牙,拖著半邊身子爬進屋,它們冷笑著說「裝的」,這次使我的胳膊半年不能動,躺不下,我疼得整夜睡不著覺,大小便也需要人幫助。

有一天打人兇手自己說:「×××全家四口被街辦罰款兩萬,我們拿到錢後跑到酒店裏吃了一頓,後大家又分了一筆錢,一上午的時間就去掉了一萬。」

邪惡之徒講:「因為這裏會打人,很多不屬於街辦管轄的也往這裏送,包括郊區的。」其他地方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一送來,這些邪惡之徒就異常的高興,打完人之後就逼著家裏交高額罰款,一個惡徒得意的說:「以前有煉法輪功的都往外推,現在大家都往裏搶了(意思是可以趁此機會大發不義之財了)。」另一個惡徒公開表示:「我最喜歡錢。」

這些想錢想瘋了的邪惡之徒,自然不會輕易放過我家人。二三十人天天坐在我家裏大吵大嚷。逼著家裏交錢,家人說沒錢(我本人無職業,老伴只有每月300元的生活費),它們一群吵著要搬家具,又要房產證。老伴嚇的血壓升到200,在家每天打吊瓶,下不了樓。邪惡之徒又跑到我姐姐家,我的大女兒家,小女兒和我兒子的單位去要錢。家人被逼無奈四處借錢,湊了7000多元,交給街辦,而街辦給開出的收據上只有四千九百元,又逼著老伴替我寫了所謂的「保證書」,我才獲得釋放。

聽老伴講,天最冷的時候他要給我送飯,居民委員會的一群人說不能送。老伴就給了居委會會計40元錢,告訴她這是給我買飯的錢,後被惡徒揣入自己的腰包。

2000年6月,我決定進京上訪,此時邪惡還在猖狂,所有的車輛都隨時被檢查,我們步行進京,一路風吹日曬,用了十天的時間,走到河北青縣,在那裏,被不明真象的人舉報,將我們關進青縣看守所。後本地惡徒又去拉我,一下車,它就吵著問我要錢。它沒有直接把我送回家,而是故意把我們留在迫害大法弟子非常嚴重的鎮政府,我在一直絕食抗議的情況下,又經受了種種折磨:有水管澆身;趴在地上磕頭;臉朝上往臉上倒水;大小電棍子渾身到處電;電嘴;煙戳等。我被折磨了兩天,後將我拉回一個樓裏,我就一直絕食。有一天我正在地上躺著,惡徒又來問我要錢,要我簽字,我說:「我就是因為沒錢才走著上北京的,我也不會簽字。」委員會的一群邪惡之徒不肯罷休,領著一群人天天跑到我家裏喊:「錢、錢、錢。」攪的家裏雞犬不寧。老伴氣憤的說:「你要把我老伴當人質,拿錢買命是不是,我跟你拚了。」邪惡之徒沒辦法,就讓我回家了。

2000年7月的一天早上,我出去貼法輪功真象,遭惡警綁架,我被關在派出所,幾個邪惡之徒跑到我家裏,搶走了僅剩的30元錢。我結合著自己的修煉體會講了一天的真象,喊了一天的「法輪大法好」,晚上他們就放我回家了,第二天我去取回被他們扣押的鑰匙,派出所的所長將我扣下要送拘留所,我一直給他講真象,一路喊著「法輪大法好」,它們怕人聽見,把窗戶關得緊緊的。在拘留所我絕食3天。犯人每天都背監規,幹活時我告訴她們:我是做好人的,不應該待在這裏。我堅決抵制邪惡,每天我都煉功,給犯人講真象,洪法,一天我喊道:「江澤民毒害了全人類,我師父拯救了全人類。」它們氣急敗壞的說要判我兩年勞教,我說:「你說了不算,再說那地方也不是我呆的地方,還有很多人不明白真象,還等著我去救度,我要去救度被江氏謊言矇蔽了的眾生。」它們不讓我喊「法輪大法好」,我告訴它們:「我的生命是大法給的,給我這張嘴,我就要喊『法輪大法好』。」26天後我堂堂正正走出拘留所,重新匯入正法洪流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