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黑嘴子勞教所四大隊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8日】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我沒有逃脫江氏集團的迫害。在2000年7月,我正在家中做飯,委主任找我去開會,當時我一點準備都沒有,就跟著去,這一去了再也沒回來。到派出所立即將我抓起來,「我也沒犯甚麼法,為甚麼抓我?」惡警說,懷疑你「擾亂社會治安」。就這樣我被無辜的關押了八九天,直到家人做保才被釋放。回家後,惡警們還不放過我,三天兩頭找我寫保證書。由於家庭的壓力,我向他們妥協了,違心寫了「保證書」,我很清楚我沒犯甚麼法。即使這樣,他們還不放過我,又抓我讓我寫「五書」。在沒辦法的情況下,我給市領導、單位領導、中央信訪辦寫了我的心得體會。因為我不願違心做事,隨後我去北京上訪,還沒有找到信訪辦就被警察抓起來了,後來被判勞教兩年。

當我走進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時,感覺氣氛很緊張,我被分到四大隊。來到這裏開始不讓睡覺,那些替惡警行惡的人,也只是惡警的打手幫兇,總是用各種辦法來折磨大法弟子。如果幫助「轉化」一個人(即逼迫大法弟子放棄修煉),惡警們就會給打手犯人們減期。大法弟子的一舉一動都會受她們的監視,然後報告給惡警。這裏的惡警說給誰加期就給誰加期,蹲小號、電棍電、打人,還有綁在死人床上,用盡各種方法來迫害。說實話,過去對司法部門、警察印象挺好,通過這幾年,我覺得他們有的人太沒人性了,心理變態,魔性大發地迫害大法弟子,迫害著修「真、善、忍」的好人。

黑嘴子四大隊是勞教所最惡的一個大隊,她們為了掙錢,不管我們的死活,早3點起床,幹活直到深夜11點以後才讓睡覺。一天幹十九個小時的活,累得每個人幹著活就睡過去了,有的人從早晨3點幹到第二天早晨3點多才讓睡覺,剛睡一會兒早晨5點又起床。因為這種超負荷的工作和心裏承受的壓力給我身體造成了一種叫頭暈症。就在這期間,我父親去世了,他們不讓我回家看上一眼。如果不是江氏集團的迫害,父親去世我是應該在身邊的。這是江氏集團以及公安局、司法部門、還有居委會對我家親人以及我個人的迫害。

到後期也有七、八十歲的白髮老人也被送到勞教所,只因為有一本《轉法輪》。還有個大法弟子被抓後,惡警腳踩著這位大法弟子的頭用4個電棍電她,後來眼睛已經快失明了。江氏集團對大法弟子進行迫害的種種惡行,將來的人們會知道的,惡人們會得到歷史的審判,善惡有報是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