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惡警暴行無法撼動我的正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2日】我是一名女大法弟子,我於98年11月8日喜得大法,得法前身體多病,特別是腰間盤突出病使我經常臥床不起,得法後病全好了,真是無病一身輕。通過不斷的學法,懂得了怎麼樣做個好人,思想得以昇華,無論在任何情況下都按照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

獨裁者江XX出於個人妒忌,從99年7.20開始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瘋狂迫害。利用國家機器對法輪功進行污衊、造謠、栽贓陷害。為了給大法討回公道,我於2000年2月19日去北京和平上訪。在途中被惡警堵截,惡警一看是去北京的車票就把我們帶到站內派出所強行非法搜身。我被帶回當地派出所,警察讓我寫保證,並要非法罰款2000元才能放人。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我沒有錯,上訪是我的權利。我沒有屈服於邪惡。於是被送進了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

2000年11月15日我第二次進京上訪,剛進廣場就被便衣攔住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並叫來了警車,強行把我推上了警車送到了天安門派出所。他們的行為特別恐怖,我沒有害怕並制止他們行兇。他們把我推到地下室,那裏非法拘捕了很多大法弟子。後來把我們送到北京燕山派出所,惡警們日夜輪番逼供,揪著頭髮打我讓我報姓名地址。他們用軟硬兼施的的辦法都達不到目的,就說:「我打死你誰也不知道。」我說:「明慧網」報導現已有57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我既然來了就沒有怕死。惡警侮辱師父的相片,我好言相勸他們也不聽。最後把我送到燕山看守所,在那裏我們大法弟子集體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在絕食第六天的時候他們強行給我們灌食,我們抵制,惡警就用撕毀師父法像來威脅,我們不妥協他們就讓刑事犯來打我們,把我們強行拖出去,我光著腳、穿一雙薄襪子(當時北京下雪很冷),被推上車拉到醫院強行灌食,每隔三天灌一次。我始終抵制,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絕食了25天後闖出了魔窟。在魔窟的日子裏,我看見了大法弟子被野蠻的灌食和毒打,一位大法弟子的門牙都被撬掉了。身上青一塊兒紫一塊兒的,血淋淋的真叫人心疼啊!同時也看到了大法弟子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心。

第三次是2001年1月9日,我告訴丈夫我要去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這次丈夫沒有攔我,問我甚麼時候回來,我說:「三天」。到了天安門廣場,我高呼「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還法輪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聲音在空中迴盪,震動天地。惡警上來把我的橫幅搶走,把我推上警車拉到了天安門派出所。警察問我姓名地址,我不說。他們又說誰不讓你們煉法輪功的?我說:你們警察最清楚。警察說:是江澤民。我說:就是他。他迫害人類!不一會兒,警察就把我放了讓我回家。一共三天,順利到家,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呵護。

在2001年12月28日晚10點30分當地派出所片警領五名惡警闖入我家,問我還煉不煉了?我說:煉!他們說:跟我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不去並給他們洪法講真相,他們不聽,開始抄家。把資料、傳單都翻出來。把我強行綁架到派出所問我資料的來源,我拒絕。惡警扣押我一夜,第二天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絕食抗議迫害。有一次,一位大法弟子被綁在老虎凳上準備灌食,另兩名大法弟子把胃管、食鹽從醫生手裏搶了過來,不允許迫害大法弟子。這時我們幾十名大法弟子齊發正念,一群惡警溜走了,老虎凳上的大法弟子的手銬一下全開了。

那些邪惡之徒未經任何手續,把我們送進了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我被分到三大隊,一進管教室門口就進行搜身,之後開始洗腦。每天從早晨5點勞動到半夜12點以後,要是上邊來檢查才能早一會收工,管教們不親自動手,他們指使猶大進行迫害、欺詐、散布自欺欺人的謊言。三大隊廁所裏有黑屋,是專門迫害大法弟子用的,上面來檢查也發現不了。還進行不定期搜身,管教帶上橡膠手套在身上到處摸,就連女人的禁區也要摸一摸。他們把師父的法或一段話斷章取義,強迫看洗腦錄像。我們不聽他們的,管教和猶大們就原形畢露,罵師父、罵大法。王曉蘭管教曾經幾次沒有任何理由的把我叫到管教室進行毒打,威脅我如果不決裂就得嚴管。在2002年5月9日下午,把我叫到管教室面壁站著。在傅大隊長的指揮下,一群管教對我進行毒打。還用電棍電我,還告訴我回小隊後不許說,回到生產車間我吐了血。有一次,申大隊長給猶大和刑事犯開會說:「上邊來檢查如果問你們一天幹多長時間活兒,你們就說只幹8個小時活兒。」實際上除了吃飯時間全是生產時間,從早晨4點55分起床──晚上8點30分一天十幾個小時全是強體力勞動(上廁所一天只有三次並且有時間限制,吃飯時間5─10分鐘包括站隊)。

有一次家人來看我,見我臉色不好浮腫,就含著眼淚勸我說:「放棄修煉吧!」我堅定的告訴家人,我永遠不會放棄修煉。由於有管教在一旁監聽,家人見我不決裂就把話題轉了,告訴我,你在這裏要好好的照顧自己。我大聲告訴家人:我不會自殺的,如果我有意外就是他們害死的。當時惡警們就停止了我們的談話,告訴家人以後不許來看望。家人走了以後,我回隊裏又挨了一頓毒打,傅大隊長用電棍電完我後問我:電棍電你是啥滋味?都誰電你了?如果回答不上來明天接著電。他們無論用甚麼招我都沒向他們屈服,他們永遠也改變不了我堅信大法的心。

一年來的勞教迫害使我更看清了江氏集團的邪惡,我看到同修們在遭受各種酷刑的情況下,依然用和平的各種方式證實著大法、講清真相。體現出了修煉人的大善大忍,感動了眾多世人。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寫出來讓大家更加看清在江氏集團的操控下,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的犯罪事實。早日把江澤民這個元凶送上審判台。

三大隊犯罪惡警名單:
傅XX
申XX
席桂榮
全XX
王曉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