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雪冰風梅依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22日】

一、 得法的經歷

俗話說:人吃五穀雜糧,哪有沒有病的。沒修大法以前,自己身體非常不好,經歷了兩次大手術。

第一次是生孩子剖腹大手術,留下了後遺症,腸子粘連,經常肚子疼。怎麼治也沒治好。在這種狀態下,又進行第二次子宮外孕大手術。由於腸子曾經粘連過,這次子宮外孕手術找不到外孕的地方,手術進行了好幾個小時,外孕好了,可是腸子粘連過的地方更嚴重了,鼓起很大的包。每天睡覺側身躺著,往右邊躺包就掉到右邊,往左邊躺包就掉到左邊。走路邁右腳,右邊腹部疼痛,邁左腳,左邊腹部疼。吃了多少藥,打了多少針也不好使。我常想,自己才三十來歲,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呀,那時自己非常痛苦。有時在班上正工作著,就疼得我受不了啦。

就在這時,母親得以修煉大法,就告訴我能得法輪大法是多麼大的緣份,大法是多麼的珍貴。你看一看《轉法輪》吧。請回《轉法輪》,我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怎麼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法輪,每個字都在旋轉著,有時還能看到佛的形像。當時我萬分感動,驗證了母親說的全是真的大實話,這大法真是太神奇啦!

學了《轉法輪》,我明白了好多自己以前不明白的理,懂得了怎樣「做人」,明辨了是非,懂得了甚麼是真正的善與惡,正與邪,好與壞。從此我走上了修煉之路。說也真神奇,修煉時間不長,我的這些不能治的病全都好了,徹底的好了。睡覺怎麼睡都行,腹腔那個包也沒了,走路腹部再也不痛了。我說句良心話:我從心底裏感激師父,感激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二、 修去了為私為己的私心

修煉是嚴肅的,遇到甚麼事都得向內找,自己哪做的不好,把自己當成修煉的人,這時師父的話就會在我的耳邊響起。堅定了正念,以法為師,去掉了自己好多的缺點和陳腐的觀念,去掉了長期以來在常人中形成的遇事急躁,沒耐性,「沾火就著」的壞毛病。像過去自己坐車,誰不小心碰到我啦,或者把我的鞋被踩髒啦,我是決不容忍的,非得好好說說出出氣。通過學大法以後,我遇到甚麼事都能忍了,也有耐性了,說話也不動氣了,與人為善祥和了。比如我家樓上的鄰居,暖氣漏水,刷刷的從上往下淌,把我家牆、衣服、被子都弄髒了。我想,自己麻煩點,挨點累重新洗洗,牆重新處理一下。修煉的人應該先人後己,我就放下自己的家,去幫鄰居收拾屋子,掃水,一直忙了好幾個小時,直到都處理完。鄰居說我真不該用老眼光看人,你這個人真好。我就借此機會向他洪法,他說我明白了,法輪功是好,煉法輪功的人也好。看到他轉變了對大法的看法,我真為他高興!

三、 要像梅花一樣傲霜雪,苦雨淒風永向前

2002年,我上北京去講法輪功真象,被抓回送到了勞教所。勞教所的大院乾淨整潔鋪著方磚,室內雪白的牆,雪白的床鋪、被單;還有教室擺放著整齊的桌椅,如果不知道以為來到了高等院校。可是到了夜晚,勞教所裏天天晚上打人,用電棍電人的慘叫聲不斷,電棍電的人肉糊味不斷。那時,自己精神非常緊張,被嚇得精神恍惚,勞教所給退回。

第二次,因到農村去洪法被壞人舉報,抓進看守所。獄警們非常邪惡,打人踢人,老虎凳,電棍電人。我被放回後又過了一個月,惡警們又到家去敲門,說到分局有點事,結果用車直接送往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判了二年。

母親去長春黑嘴子勞教所探望,勞教所惡警不讓母親進去看望,當時據母親說還有五、六個人也是看望親人的,有的是看望姐姐的,有的是看望姑娘的,有的是看望妹妹的,被看望的都是法輪功學員。因為都是看望親人,心情是一樣的沉重。互相一問家的親人都是怎麼進來的?結果都是被騙來的,說找你有點事,就直接給送到勞教所,到了勞教所,東西一放就直接送到行刑室進行各種酷刑。

由於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不放棄修煉,受盡了惡警非人的待遇和酷刑折磨。只要看你不順眼,啪啪地就打嘴巴子。經常把人踢倒,一個坐在肚子上,那七、八個下死手狠摳腋窩,渾身被抽被打的青一塊紫一塊,沒好地方。他們長期下這樣的死手,致使腋窩的骨頭都露出來了。在這樣的酷刑下,我始終不配合惡人,被折磨的死去活來,也決不寫保證及五書。就這樣,惡人們讓我長達半年之久睡在水泥地上,嚴重的半步都走不了,就像癱瘓了一樣,吃飯、上廁所等都非常困難。實在沒辦法,她們就得用人背著我去吃飯,每邁一步都得用雙拐,使盡全身的力氣。

有一次,幾個邪惡之徒看著我說:她始終沒服。就對我大耍流氓手段。幾個人拖著我,我沒有力氣站起來,趴在地上被拖著,她們還一邊叫嚷著:看看呀,都來看哪。因為是趴著腳面挨地,致使腳面的皮都破了,往外淌血。

在殘暴至極的精神和肉體摧殘下,她們的目的就是讓我「決裂」大法,罵師父,罵大法。當時,我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寧死也不決裂,其餘的更是辦不到。獄警們踏著大法弟子的鮮血撈取了多少好處,「官升三品」,晉升職稱,江氏用人民的血汗錢和生命的代價獎賞黑爪牙,達到其不可告人的罪惡目的。

在黑嘴子六大隊裏,被非法關押著三百名左右的修煉人,有多少人是在這種極其殘酷的精神摧殘、肉體消滅、打死算白死的酷刑下,承受不住,違心含淚的寫下了不煉功的「保證書」;有多少人解教後,回過頭來,審視自己所走過的修煉之路,痛不欲生,又冒著生命危險,鄭重聲明,邪惡的強化洗腦作廢,重新走上修煉的路。

後來,在慘無人道的迫害下,我精神恍惚,常常感到嚴重的頭痛,迷糊噁心,走路不知道躲,往電線桿上撞,頭都撞出血了,血流如注,汗水濕透了前襟好大一片,自己卻一點都覺察不到;常常處於昏迷狀態,生命垂危,不省人事。過後他人說:邪惡的獄警為了試探我是不是裝出來的,拿著電筆從腳心電到頭頂,我都全然不知。惡警以為我生命是保不住了,對自己的所作所為已不加一點掩蓋,通知家人把我接了回來。

我沒有想到自己能活過來,也沒有想到現在不但沒有癱瘓,而且走路行臥一如既往,也沒有想到受到這般酷刑,身體康復的這樣好。寫到這,我熱淚盈眶,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最好的一切。我會加倍努力,做好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一切。決不辜負師父的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