罰站十個月 半夜行刑──黑嘴子勞教所逼我背離真善忍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6日】我是2001年8月被關進黑嘴子勞教所的。我曾被長期罰站10來個月,從早上5點到晚上12點,有時更晚,平時不許和別人說話,不許閉眼睛,不許隨便動。管教指使那些猶大隨時看管我的一舉一動,及時報告,她們可以任意打罵我,而管教更加兇狠,隨時使用電棍。我的四肢都曾經被電成醬紫色,目的就是逼迫我放棄修煉。後來她們使用更卑鄙的手段連續十幾天不許睡覺,一直罰站,兩隻腳都變腫了,而且每到下半夜就是動刑的時候,又踢又打又搧嘴巴子。她們用寫好的決裂書讓我按手印,我不從,她們五六個人把我按在地上強行讓我按,最後我掙扎的痙攣了她們才住手,還讓人壓住我在我身上寫謾罵師父的話。在連續的迫害中,我的正念淡薄了,只是用人的那種堅定盲目地硬挺著,最後終於崩潰了,做了大法弟子不該做的事。這是對大法的侮辱,對師父的背叛,即使不是真心的,也是不可饒恕的罪過(我已經嚴正聲明迫害下的洗腦妥協作廢)。

在勞教所裏,我看到了惡警的殘忍、大法弟子的堅定,還有因放不下的執著而邪悟的人,正與邪、善與惡有鮮明的對比。那些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只要一天不「決裂」,邪惡之徒就要殘酷迫害一天。不讓睡覺,下半夜動刑,有的用針扎手指,有的拳打腳踢,胸部都打腫了,有的背銬胳膊很長時間都抬不起來,用電棍更是常事。每當說管教開會不讓走動時,大家就明白了這又是惡警在用電棍。有個6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趙淑芬因平時堅持說做好人的道理,管教把她叫到管教室,七八個管教圍著她,打的打踢的踢電的電,後來趙淑芬被打的痙攣了,管教才找2個人把她抬到醫務室。學員互相之間不許說話,甚至笑一笑都會招來一頓電棍。他們還逼迫學員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書等,用一切邪惡的手段對學員洗腦,真是一座現實的人間地獄。

通過慘痛的教訓,使我認識到大法弟子學法的重要,「真修大法,唯此為大」(《洪吟》)。師父每篇文章都告戒我們多學法,學好法。要煉成真金,全憑自己努力。摔倒了爬起來,繼續前進。我一定遵照師父要求去做,作好師父說的三件事,努力彌補以前的罪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