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旬老人被非法關押迫害致失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1日】我是四川法輪功學員,今年61歲,退休職工。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當地派出所惡警以流氓誣陷手段非法抓捕,一隻眼睛在關押迫害下失明。

2002年11月×日晚,我到自行車棚取車時,被蹲坑的一群惡人非法綁架,在往派出所的途中,他們像一群流氓搶竊我身上的掛包,搶走掛包裏的手錶,並將他們造假的傳單塞在我的掛包裏。在派出所裏,女惡警非法強行搜身,我不配合,她就兇狠地將我裙子上的扣子扯掉。另一男警察拿出我的掛包,從裏面拿出一傳單問「是不是你的?」我說:「不是」,並對他們講要善待大法弟子。不一會他們把我手反銬起來,推上汽車,到我家抄家,當時有市「610」辦的人和警察8~9人,抄完後,強行要我走,我不走,市「610」一惡人,將我背銬著的手銬,用力猛往上提。當時胸部就像被撕裂。拉到派出所後,把我的手銬在辦公室椅子上,腳不著地,五個保安輪流審過去,審過來。我覺他們不配。我先給他們講真象,後來他們罵大法,譏笑,諷刺,我又給他們講「善惡必報」的道理。後來覺得他們不配聽,就不再理他們,一夜都沒讓睡覺。

第二天上午大約是8點,警察已上班,一保安就把我從辦公室弄到臭水井旁的一個大管子上銬起。一會一個身材瘦小的,沒穿警服的惡警,大約三十多歲,過來要我照像。我說:「我是好人不照」。沒配合他,他就沒照成。隔了一會進去辦公室又出來把手銬取了,叫我站到那邊去照像,我還不配合,於是惡警惱羞成怒,窮凶極惡地使盡他全身的力氣,把我的頭不停地往地下按,不停地左右拽,弄得我頭暈目眩,站立不住,大約折騰了半個小時,他自己也累了,沒照成。16日中午就把我送進成都市看守所。

在成都市看守所,我的左眼開始紅腫,發脹,疼痛,看不見東西,我曾多次要求主管醫生看眼睛,她極不負責,極不耐煩。一次把我叫到監室外的黑暗的走廊說是給我看眼睛,叫我站離她遠一點,既不用手電筒,也沒用手掰開眼看一看(眼睜不開),然後說:「你老了,是這樣的。」醫生問我點不點眼藥,我說:「沒確診,不點。」這裏沒有眼科,也更沒有眼科醫生。已經拖了近三個月,眼睛仍然看不到東西,我曾多次向主管醫生,管監室的警察要求,到外面醫院去檢查。醫生說:「不可能」,我說:「你們要實行人道,沒被抓進來之前,我身體和兩隻眼睛都是好的。」他說:「哪個叫你去發傳單」接著馬上就走了。

我每天堅持發正念,學法,請師父給我加持。3月2日,星期天,情況加重,頭昏腦脹,目眩,眼睛脹痛,紅腫,不斷流淚出現嘔吐。監室的人立刻報告值班警,這是第一次到看守所的衛生所,看急診。給我檢查看眼睛的是男醫生,他一看,說眼睛是失明了,量血壓是230多,心臟也不好。男醫生說:明天上班叫主管醫生帶你到外面醫院檢查。當時給我藥吃,心裏想對我不起作用。服藥後,量血壓,高壓下來了也有180多。

第二天上午到成都市醫院檢查,血壓,高壓是220多,心臟做的彩多檢查,查出有心臟病。醫生給我開了藥和點眼睛的藥。我也吃了,也點了一次。因反痛,就沒點了。情況越來越嚴重,晝夜頭昏目眩,眼睛脹痛,左眼睜不開,流淚,眼屎,嘔吐,每天量血壓都是220多,180多,這是高血壓,心臟還是嚴重。監室的人都很同情,都說:「病成這個樣子,把她放了吧!」監室每天都是粉塵作業,犯人們要強制幹活。每天工作14小時~16小時不等,噪音大。眼睛越來越不行。我向主管醫生要求放我出去治眼睛,不能再延誤了,以免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現在又影響到右眼。惡警醫生說:「我跑了好多次,辦案單位不來接」我知道她們在騙我,我就開始絕食絕水。20天後,人不行了,脫形,說話困難,氣接不上來,生活靠同修護理,關照。同修就報告值班幹警,說我有20天沒吃飯,喝水了,背到衛生所打點滴,滴不進。打了多少次就是沒有回血,大約半個鐘頭,實在是沒有回血,又換另一護士,才打進去了,他們說,等一會打,還是不行。直到這一天,派出所才來接人。回到家裏,晚上還昏到在沙發上。

後來法庭非法判我三年刑,現暫監外執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