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我的一點經歷看江氏集團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2月10日】2002年7月18日上午10點多鐘,我正發放法輪功真象資料時,被膠南市某派出所惡警非法扣押,搜去我隨身帶的現金一萬三千五百元及手機和其它衣物。

在派出所,三個惡警非法給我照相,我堅決不配合,他們就有五個人輪換對我進行毒打,抓起頭髮往牆上撞,拳打腳踢,打得我眼都看不清東西。看我還不屈服,就把我按在地上,惡警們用穿著皮鞋的腳踩我的手腕,手銬被踩得扎進手腕的骨頭裏。沒多久我就昏過去了。

到了晚上10點多鐘,幾個惡警又輪番打罵,還是奈何不了我,就把我80歲的生病的老父親叫來,其中一個自稱是公安局領導的說:「當著她父親的面叫她吊死,逼她父親說自殺」,並叫一個惡警把繩子套在我脖子上,叫我吊死。他們製造這樣的謊言,其手段之卑鄙、惡劣,和他們同伙製造的「天安門自焚」栽贓法輪功案如出一轍。這些年,江集團就是利用著這些骯髒的伎倆矇蔽著多少不明真象的善良百姓。

他們的一切手段是徒勞的,因為我們是明白了真理的大法弟子,他們根本動不了我們。他們沒招了,就把我拉到我們村,讓村民們圍觀,想從精神上搞垮我,還叫囂著「不但要害死你,也把你的家人,你弟弟、你妹妹、你妹夫全搞臭。煉法輪功沒錯也要搞臭、搞死。」這就是××黨的幹部說的話,簡直就是強盜。

19號晚上8點多鐘,派出所惡警把我和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送到青島看守所,接收人員在查體時,發現我左手、雙側、背部被打得全是紫黑色,右側膝關節內側打得皮肉裂開一道口子,血流到鞋裏,把高筒襪染得看不出顏色了。看到這些情況,這位還有善念的公安接收人員也氣得不停地嘟囔:「派出所這幫惡魔把人打成這樣還送來。光知道抓這些煉功的,他們又沒幹甚麼壞事。」

在青島看守所,我不停地給接觸的人講真象,告訴人們我為甚麼、怎麼被打成這樣。那裏的工作人員說,很多穿警察制服的都是臨時招的社會閒散人員、地痞流氓,他們才是幹壞事的一群。我家人為了減少我在看守所的痛苦,怕警察對我下毒手,利用所有的社會關係拖人想辦法,找法院,找公安局,找檢察院。那些「執法者」們開口就要錢,最少幾千元,有的要五萬五千元。他們宣稱:雖然煉法輪功沒危害誰,但是這是「政治問題」。這都是江氏流氓集團給各級人員灌輸的邪惡論調。

但是,就是在邪惡集中的地方也還有潔身自好者。我家托關係給看守所一位領導2000元感謝費,她當面收下,我走的時候,她已經給我存在我的賬上了,而且對我們也很關心。

從我自己的這些親身經歷,請善良的人們不要再被江氏集團的謊言所欺騙,大法弟子無怨無悔在做的都是為人們明白真象,選擇正義和良知。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