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某地資料點被邪惡破壞的一點反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1月4日】這次某地資料點被邪惡破壞是由鄰市那邊影響過來的,兩地邪惡聯手,在省610督辦下,氣燄囂張,很瘋狂,多名學員被綁架,設備、耗材、資金、真象資料損失嚴重,而且還波及周邊地區,同修們一段時間內忙於調整,幾乎半個省的資料來源受阻,其間接損失不可估量,詳情不必細說。

關於資料點的安全問題,一直令每個大法弟子關心,也是令人操心的老話題,資料點同時也是邪惡重點迫害的對像。我們經歷了太多,留下的遺憾太多,明慧的報導和學員的交流以及教訓也太多了,我們天天在學法,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為甚麼還被邪惡鑽空子迫害呢?原因很多,其中之一是我們的學法入骨了嗎?師尊也一直教導我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狀態修煉,特別關心大陸學員的人身安全問題,一再告誡我們要注意安全,為我們操盡了心,我們真得猛醒了。只要邪惡一天沒有被除盡,正法一天沒有結束,資料點的安全問題就是一個永遠要重視的新話題,特別是做源頭工作的同修,我們得對得起正法時期我們肩上的責任。

筆者只想根據自己幾年來的摔打體會,切實地簡單地談一下這次教訓。

首先,以情代法,資料點的同修在一起工作時間長了,配合得也都很好,修煉狀態、性格都很了解,往往在這個時候無意中就以人的感情代替大法原則,特別是有些女同修在不同意見時,常人式地哭著述說委屈,此時的狀態何談大法的嚴肅和原則?往往在出了問題之後才說某某以前就如何如何沒有做好,並沒有從根本上做到資料點的運作對學員素質要求是很高的,等到真正認識到了,損失已造成了。

其次,到處串,知道過多,有些主要協調人只是要求別人穩定在資料點上做事,而自己到處走動,操心太多,一個地方呆不了幾天,事無巨細,這次出事正好碰上。筆者也是負責一方的主要協調人之一,幾年來,從未知道一個外地資料點和聯繫人的地址,是主動去不知道,「出差」住旅社,從不打聽、串門,安心把一個地方的大法工作做到位,保持和外界聯繫,做好了就自然向外擴展。而大法的協調工作並沒有因為不知道資料點的地址而受到影響(絕對不是顯示自己,只談經驗體會,下同)。

再次,捨近求遠,長途運輸,聽不進同修就近建點的建議,如果根據需要臨時調節一下,從外地調運是可以的,但長期定點定線長途供應,而且數量很大就不可取,這次出事,就有邪惡在長途車上查箱,導致學員被抓,幾大箱資料損失,運輸供應線路中斷。筆者也曾大量運送過,甚至一天跑一千幾百里地,但那只是作為調節,根據正法形勢,解「燃眉」之需,本著「不等、不靠」之原則,還是從根本上就近解決為上。

第四,聯繫混亂,使用通訊工具不當,這次邪惡自稱就是根據通訊定位,知道資料點大致方位地區,而後漸漸縮小,這也是導致資料點被破壞的原因之一。筆者幾年來從未使用過手機(不是沒條件),並力勸同修,特別是年輕同修慎用手機,從筆者的經歷看,凡有手機的同修大都出事或出現險情後自動放棄使用,現在公共通訊是很方便安全的,就是麻煩一點,所以筆者建議資料點的協調人最好不要使用手機,不存在手機,就不存在這方面的注意因素了。否則,只要邪惡盯上,哪怕一百次只有一次你沒注意,就足夠了。事實上幾年來的大法聯繫工作並沒有因為沒有手機而受影響。

第五,資料點過大,資料點的大小是由生產設備所決定的,設備大,所需人員就多,進出耗材量就大,這一點也難怪,學員們考慮的是需求量,生產效率高,長期綜合耗材成本低等優點,但我們還是要根據明慧的建議,建立小而分散靈活的資料點,遍地開花。這次邪惡的破壞最後把我們的大機器和五十箱紙都搶走了,充份說明了資料點過大,不靈活機動這一點。一旦出問題,人員、資源的損失和對本地的傷害都是很大的。其實這也正說明了這種「大資料點」模式的最大弱點。

最後,再談一下集體學法的問題,我們做資料的同修及協調人每週都要在一起集體學法一次,交流一下,(不是在資料點上),但在目前的邪惡環境下是否可取,有待商榷,這次邪惡就是在大家集體學法時衝進來的。

總之,這次資料點被邪惡破壞的教訓是深刻的,損失也是巨大的,痛定思痛,痛定思過,因我們的失誤而耽誤了救度眾生,我們懊喪的心情是沒有語言能表達的,但請師尊和全體同修放心,我們絕不會趴下不起來,我們要繼續向前走,直到法正人間的到來。

值得一提的是,通過這次事件,反過來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成熟和偉大。在突如其來的邪惡迫害面前,大法弟子們沒有像常人那樣式的驚慌失措,在自己的人身安全都不能保障的情況下,心繫大法,首先考慮的是通知同修、轉移設備耗材等物質,最大限度減少損失,有一個弟子當天深夜就在師尊加持下,正念正行,走出魔窟,出來後絲毫不慌、不亂、不懼邪惡追蹤,加入了減少損失的行列,真是驚心動魄,要知道這位同修只是個年輕姑娘。通過這次事件,反過來也看到了大法弟子的整體配合意識、協調能力和相互補充能力的提高,「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暫時撤離的學員在異地得到了很好的調整,一方面加強了學法發正念清除邪惡,總結教訓,另一方面,重組資料點,一切都那麼井然有序,鎮定坦然,大法真相資料的供應及時跟上,並沒有因為資料點的破壞而中斷。更令邪惡費解的是,被它們公認為的「幾條大魚」,在它們更加嚴密的看守下,都先後在很短的幾天時間裏正念正行,闖出了魔窟。有一個惡警對我們的同修說:「我就是不信,今晚你能在我們三人的眼皮底下走掉。」然而,第二天,這位同修走了出來,令邪惡膽寒,而在高壓下受不住或妥協的反受其害。鐵的事實再一次說明了:只要我們平時學好法,打下一個紮實的基礎,並按照師父講的法的要求去做,正念正行,那麼是沒有任何舊勢力安排的因素能夠左右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