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師尊再一次慈悲點化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5日】親愛的師尊:

您好!謝謝師尊再一次慈悲點化我的不足,今天首次到台灣台南的赤嵌樓進行面對面講清真相,由於在景點旁另有一家古廟亦是古蹟,也有大陸同胞去參觀,所以同修就拿真相資料去張貼,以便達到講清真相之作用,然而到下午真相資料少了一張(內容是劉春玲與小思影自焚真相),原來是廟裏的助理拿下來了,原因是她覺得真相資料在講中國政府的不是,她希望隱惡揚善只張貼洪傳大法的資料,所以就拿下來了。在整個過程中我及其他三個大法弟子一直在跟她解釋大法學員在中國被迫害的真相及可貴的中國人等待了解真相的急迫性。可是她就是無法接受,直說她承擔不起後果,到最後她說去問廟裏的神明吧!如果神明答應就貼,當時我意識到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作講清真相的工作,怎麼能用這種方式,這把大法擺到哪裏了,師尊傳的大法是宇宙大法,怎麼能如此!於是就和同修討論如何從法上認識,有的同修找到自己沒有替她著想,張貼資料時沒有跟其講清楚不尊重她,有的同修想到順她的執著去講清真相貼世界洪傳大法的資料,有的同修想到就去問神明吧,一定可以貼的。此時我以為大法弟子在做全宇宙最正的事,如果依照其要求這把大法擺到哪裏了,霎時我明瞭為何大陸同修不配合邪惡了,因為眾學員都把法擺到第一位,也讓我想到師尊您在費城講法中提到:「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如果真的常人社會誰給我們大法平了反,大家想一想,也許人類會這樣做,可是你們想過嗎,我得把這個人擺到多高的位置?是不是這樣?你們是修煉者,一切的變化都在你們的修煉與正法中產生;你們自己所證悟的一切,你們要得到的一切,都在你們自己走的這條路中產生。決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甚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甚麼。是你們在救度常人社會,是你們在救度眾生!」對呀,如果今天我依賴外來的幫助,那我還算是大法弟子嗎?這時有一位同修想到師尊說:「很多你們碰到的具體問題,都得你們自己去斟酌,都得你們自己去想辦法解決。哪裏出現了問題,哪裏就是需要你們去講清真相、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於是在討論後我們就禮貌的跟那位助理道別,並決定明天再來講清真相。

回到赤嵌樓我們開始討論,有人找到自己的不足,有人力主跟她解釋,講清大法是宇宙大法,有人覺得應該順著她人的執著講清真相張貼真相資料。我想到大法弟子是與正法結合在一起的,在對應的天體裏就是因為自己的不足,才反映在講清真相時會有困難,而當我找到不足並在法上時,事情也就解決了,我亦覺得眾生能否明白真相取決於我們有沒有在法上,而能否度得了眾生乃因為有大法的內涵,而非真相資料的多寡與內容。於是在討論的過程中學員提供多方意見,最後我說其實有一部份是因為我們沒有替對方著想,我們怎麼能夠叫」人」去承擔他無法承擔的責任,因為她有私心擔心受到牽連(此時我是以真的角度,講出人的錯誤)。這時我突然悟到自己不也跟她一樣嗎?在過去我一直不喜歡講別人的缺點及過錯,總以委婉的方式跟學員交流,擔心傷害彼此的和氣,為了保護自己而不能夠從純善的角度替學員著想,我體悟到這就是舊勢力變異後的產物。大法講真、善、忍,我卻連真都沒做到。此時我又想到以前在講清真相時一直不喜歡揭露邪惡,怕中國人民反感,所以都講大法洪傳的部份。此時讓我想到今天發生這件事情,其實不是這位助理的問題呀!是我的責任是我沒做好呀,每個大法弟子都是從很高層次來的,若我不正是否會影響以下層次的眾生!這使我想到師尊在悉尼講法中所講:「只有你修煉到更高的時候,你才能夠看到認識到。當然我只能給你簡單地、概括地說。人的這層法不靈了,是因為人類社會道德俱下,人心中的道德觀念敗壞了,無正念了就是法不靈了。在人類的社會法不靈了的時候,人類就往下滑。如果這個法不是在人類的這個社會不靈的,那麼在很高層空間中他出現了偏離,物質生命就會往下掉,他不好了,他往下掉。那麼他要大面積出現了問題的話,就不只是人類的問題啦,那麼你比如大法貫穿下來,上面偏離一點,下面就已經面目皆非了。就像打槍一樣的,你稍微偏一點,那個子彈出去不知道打到哪兒去了。」此時此刻使我想到師尊在新加坡講法中講到:「我們過去有許多學員和外界的人發生一些矛盾,或者是社會上的人,或者社會上哪個職能部門對我們不公,我們往往都不在自己這方面找原因,都強調另外一方面。有些東西是很不好,它在肆意破壞,可是你們想到沒有,它雖然不好,它雖然是魔的表現,可是它怎麼會偶然地出現呢?是不是在利用著它的不好的那一面讓我們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呢?我經常講,兩個人在遇到矛盾的時候你們都要互相看一看自己。不但你們兩個雙方發生矛盾要看一看自己,就是旁觀者能看到這個問題你都應該想一想自己,我說那在提高當中才是突飛猛進的。」我體悟到原來師尊已經就把我們自己的任何一顆心都取決於眾生是否能被救度的法講了,只是我沒悟到。此時,心中覺得應該去跟那位助理道謝,因為她我才能了解自己的不足,於是就到古廟去找她,那時她手中拿著自焚真相資料,她說已經問過神明了神明說可以貼,她很抱歉她的考慮太多沒有完全想到我們是在救人,她感到非常抱歉!我也一直跟她道歉,自己沒有站在她的角度上著想,並要求與她握手表示謝意,因為她使我了解自己的不足,在把真相資料貼上去後我再次道謝後就離開了。

在撰寫心得的過程中,我往往因為記不全師父的原話,而想在文章全部打完後再查大法書籍,此時悟到如此偷懶的心態是否造成所對應的天體的眾生有某種缺陷產生,我真是覺得慚愧。此外,亦察覺自己常常覺得有哪邊不在法上或偷懶或不精進,明明知道錯又不改,這是對自己不真,當我了解以上種種時,有一種感動,感動主佛的慈悲,感動自己是大法修煉的一員。在經由師尊點化後,我真的悟到修煉是嚴肅的,大法弟子是可貴的,如師尊您所說:「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