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惡不忘去執著 把向內找變成習慣成自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3日】師尊好!各位同修好!

隨著正法進程的加速,剩下的極少數邪惡不能大面積地迫害大法,就用各種形式迫害大法弟子,尤其是把目標重點放在迫害擔負著很多大法工作的弟子身上,妄圖給大法帶來損失。我們不承認邪惡的一切安排,也不允許邪惡利用同修們還有沒修下去的執著來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但是僅存的邪惡看到了自己的末日愈加猖狂,它們真的在這樣幹了。

師尊在「心一定要正」中說過,「到一定時期還給你弄得真不真、假不假的,讓你感覺這個功存不存在,能不能修,到底能不能修煉上去,有沒有佛,真的假的。」(《轉法輪》第六講)我體會到,當自己聽到甚麼看到甚麼,都是在考驗著我對大法是否真的堅定和堅信,是否真能從法理上認識這些問題;而且更讓我體會到發正念是除惡,向內找向內修同樣是除惡,在救度世人的過程中絕對不能忘記隨時隨地去掉自己的執著,樹立正念,不給邪惡可乘之機。

過去我因為凡事向外找,一關過不去,關關過不去,摔了跟頭。現在我每天不放過思想中閃過的任何不好的思想,逐漸把向內找變成習慣成自然,抓住它們堅決銷毀。從去年年中,我開始正視自己的執著,努力在法理上認識為甚麼要向內找,怎樣向內找?怎樣才算向內找?

從今年二月開始,我每小時清理自己、發正念除惡(除睡覺外),我發現清理自己是非常必要的而且行之有效,只要自己意志堅定,每次艱苦的過關都可以在數分鐘之內完成,使自己的心達到平靜。現在我不光是在清理的那5分鐘時向內找,當我發現自己心中突然翻起甚麼事情過不去時,我會堅定地去找這個念頭背後的真正執著,不讓它猖狂、不讓它放大,不讓它積存。

比如說為了一件事,我在家裏突然發怒了,雖然我沒有面對甚麼人,也沒有人知道,但是我會自問自答,問自己為甚麼會生氣,生氣是我認為他沒有做好這件事,難道我認為他沒做好他就一定沒做好嗎?別人必須按照我想像的那樣做嗎?即使這件事情做的真不妥,發脾氣也是魔性。我發現有時我問了之後,那個執著的我就回答不上來了,就把它消下去了。其實,說到底,一件事情的發生如果不是要去我的甚麼執著,它根本就不會發生的。

當然有的時候,我可以找到我要去的執著,但有的時候我不能確定到底是因為要去哪一個執著而發生了這件事,但我非常清楚一點,那就是這時我必須向內找向內修,不管找得到還是找不到,我都得找,我必須有這個願望!這一念就是大法修煉者的境界,這就是偉大的法輪大法修煉者與任何人的不同之處,這就是在聽師父的話。

有一天我背《論語》,當我剛背到第一句話:「「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學說中最玄奧、超常的科學。」,那「世界」二字突然把我的心震動了一下。「世界」不就是我們人間嘛,對於人來說,「佛法」確實是最玄奧、超常的,只有破除自己骨子裏人的觀念,跳出人的境界才能看到佛法的真實體現。

英語中把「執著心」翻譯成「Attachment」簡直太絕妙了。Attachment翻譯成中文就是「附件」,附加上去的,是本來沒有的。我問自己:附件既然不是我的一部份,它又是髒東西,別人指出來自己還忿忿不平呢?為甚麼不把它徹底扔掉呢?原因就是沒有在法理上認識,而迷在常人的思路之中。

有一天,我看到《轉法輪》「天目」這一節,其中有一句話突然使我一震:「這雙眼睛能夠把我們現有物質空間的東西固定到這種狀態,除此之外,它沒有甚麼大的本事了。」原來給我的這雙眼睛就是為了不讓我看到真象,就是為了讓我在迷中。

《大法是圓融的》中說:「在高層天體中,大覺者的世界與生命是由正法理中產生的或從正法理中修煉而圓滿的。他的一切都是符合正法理的。」「因為三界是反的,所以人的理與宇宙正法理相比也是反認識的」,「只有修煉正法的修煉者才要跳出此理。」

那麼,當我耿耿於懷誰瞪了我一眼,誰說我甚麼了,誰對我不公了,誰誰可能因為哪天我得罪了他而今天他報復我、有好事不讓我參加了等等等等,這一切都是在修煉過程中不甘願向內找的表現。表面上好像自己有理,其實是沒有抓住那件事提高上來。

我體會到只有主意識強,才能掙脫三界的理;只有從法理中看到真象才能對大法真正堅定,對師父真正堅信。用人心去對待大法和師父,當世間迷惑人的事情發生時,看似對大法對師父相信的心就會一衝即垮,因為那種信是人的信,不是覺者的正信!師父說:「能在法上認識法的弟子是在走向圓滿。執著於常人對大法的感情是橫在前進路上的一座山。」(師父在大法學會「關於嚴格清理私自流傳非大法資料的通知」的批示)

記得當我修煉到十個月時,有一天我和一位同修談到修煉,他耐著性子聽我在那裏喋喋不休地講述著發生的事情,最後他說了一句:「你很精進,但你是在人中精進。」我一下子呆住了,誰願意在人中精進啊!原來我這麼嚴格要求自己,鬧了半天,還沒走出人的圈子,我請他說明白,他到底也沒有告訴我,我當時急得抱住腦袋,差點沒哭出來。

經過了學法和艱苦的實修,我才明白,我無休無止地向別人傾訴的事情的經過都是表面現象,那些事情的發生其實是為了讓我從中悟到,去掉某些執著,執著去掉了,這件事情所起的作用也就完成了,就不會存在了,如果用人的理去解決就沒有達到修煉提高的目的,那麼類似的考驗就還會來,因為該提高的沒提高,還在這個層次上。

當我正念很足時,主意識就很強,有些關很輕易就過去了,可是關往往來的突然,有時心非常不舒服,我明白心越不舒服說明自己的那個執著跳的越高,越顯露出來,這就是提醒我不能放過它。這時我會用非常堅定的正念滅掉它。短時間滅不掉,就加長清理時間,直到自己平靜為止。

現在我明白,每一關的作用都是告訴我該在現有的層次上提高了,通過這件事找出這個階段我該去甚麼心了,該豐富身體的某一部份,也就是豐富自己宇宙世界的某一部份了。我逐漸明白,絕對不能陷入到面臨的具體事情之中。執著於人的理,迷戀的越深,負重越大,昇華起來必然非常吃力。所以要想打破邪惡勢力的安排就必須從法理上認清,無條件地向內找向內修。

向內找向內修是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的具體體現。常人中都有句話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他們對師父言聽計從。師尊告訴我們必須向內找,而舊勢力是向外找,那麼做為曾是舊宇宙生命一部份的我們如果也向外找,那不就自己都不符合新宇宙的理,怎麼做好正法的事呢?

修煉差三個月就五年了,最近幾次在睡夢中關過的不好,看似是常人中的小事,但這使我看到自己的修煉還很不紮實。在完全放鬆的情況下沒有按照一個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我發現當事情發生時思想中出的那一念,是沒有經過思考的,所以是毫無掩飾的,那就是自己真實的一念。如果要讓自己那一念達到純正,平時裏不知要多少次地把不正的念頭糾正過來,才能做得到。

在艱苦的修煉過程中,我常常想起師父的兩句話:「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能夠在我們自己這方面衡量一下,我說這個人真了不起,在圓滿的這條路上就沒有任何障礙能擋住你。」(《在新加坡法會上講法》)「你們自己做正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你們做。」(《北美巡迴講法》)這些話真真實實地體現在我做的大法工作和我的生活中,現在每當我碰到關和難時,我告訴自己我唯一能做的,必須要做的就是聽師父的話:樹立正念,「做正」,「做正」,「做正」!

當我「做正」時就看到了大法的神奇,而大法的神奇更堅定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這種堅信又使我更努力地、在更多的時候做正,而這種做正又帶來了更多的大法的神奇。我感到對大法堅不可摧的堅定和堅信只有實修才能真正得到。

最後和大家分享師尊的一段話:「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也三言兩語》)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