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人須正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31日】我們大法弟子都知道,這次正法是要將宇宙中的一切不正歸正、將徹底敗壞的淘汰。正法弟子雖然在承擔著助師正法的殊勝使命,但無庸置疑,我們也是被正的對像。我們是在修煉過程中主動用大法為標準歸正自己,同時救度眾生。在正法修煉中,我們各自都在走自己的路,但萬變不離其宗,只有符合正法根本要求的才是純正的思想與行為,才能達到好的歸正自己和救度眾生效果。因此,我們在正法中能做到多麼純正,直接關係到正法的效果。

三年來,我們遇到過很多困難,因為絕大多數世人在邪惡勢力惡毒的謊言宣傳中有意無意地選擇了被騙。我們在前所未有的重重困難中突破著自己的侷限,儘量搭救著世人,這是一個艱難而又光榮的歷程,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但更大比例的世人並沒有正確擺放他們自己的位置,如此下去,對為數眾多的人來說,未來是非常慘痛的。作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的希望,在正法進程的最後階段,大法弟子如何進一步突破,做得更好呢?正人須正己,我認為這裏有個我們自己如何進一步純淨自己、提高認識的問題。

三年來,我們都看到太多的自私和不悟。「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這在過去是公認的惡棍特徵,是為人們所不齒的言詞。不幸的是,現在已經非常普遍地成為人們的座右銘,區別僅在於表現形式和表現程度不同而已,東西方社會都是如此。面對真善忍,那麼多人卻都要先看會不會影響自己的既得利益、或者是否能為自己掙得甚麼現實利益才肯表示有條件的認同;面對無辜者遭受的不公、酷刑與虐殺,那麼多人寧肯把良心牢牢地禁閉起來,在自己的金錢名利天平上,他人的生命與苦難輕於鴻毛。你善意地告訴他不要執迷於虛假的繁榮,他反而惡毒地告訴你飲鴆止渴是強者的特權、人生的樂趣。客觀被視如草芥,道德被看作笑談。「你能給我甚麼?」「你能拿甚麼與我做交換?」「憑甚麼要我為別人付出?」這樣的做人邏輯已經太司空見慣,人們荒謬地、想當然地把它接受來作為現在社會的做人標準。然而這些道德敗壞、變異的產物,正橫在人類面前,成為人類通往希望之路的致命障礙。還能改變嗎?的確很難,但是,我們要做的就是救度世人,不是因為他們現在的道德現狀,而是因為他們本身的生命。

怎麼辦?三年來,我們有了一個又一個突破,幫助很多人明白了真相甚至得法,但很多方面我們並沒有打開局面。最近在做好三件事和努力管好自己一思一念的同時,我認識到,我們對法理的認識和同化是我們正法的根本保證,但過去的認識總是有諸多侷限的,如果我們無法繼續改進自己,我們就更難進一步善化別人,那麼比例相當大的人口是無法走入光明未來的。

不妨想一想,大法弟子做正法的事,而且堅持不懈地做正法的事,是為了給自己賺取得救的資本嗎?是為了給自己積累威德嗎?應該不是。是為了爭個比別人層次高嗎?是為了證實自己了不起嗎?應該不是。是為了給別人、給師父看嗎?是為了情的執著嗎?是為了發揮自己的聰明才智嗎?應該不是。是為了體現自己的自由意志、走出與眾不同的輝煌之路嗎?應該都不是。但如果我們或多或少摻有這樣的不純心念,自己在做正法的事過程中就會有所體現,到一定程度就會遇到感覺無法逾越的高牆。──在大法的純正面前,如果修煉人尚且為自己找冠冕堂皇的藉口,庇護自己,把自身的變異作為維護個人名利情的自留地,那置身於我們能量場範圍內的常人怎麼會主動棄暗投明呢?

寫到這裏,我想起最近有個大法弟子之間相互幫助的例子。一得法多年的老年學員遇到了很大的魔難。表現出來的心性問題和對法理認識的侷限,很明顯是修煉中長期積累到今天的。開始時,大家都主動為其發正念,並直截了當地提醒她堅持學法、發正念、用正念看問題。然而對方的反應非常勉強,學員中的心性問題也在表現。後來大家認識到,除了發正念清除強加的迫害外,大家都應該向內找,及時提高自己,純淨自己的正念,需要提高的不只是那位老年學員。當大家在法理上有了提高,注意糾正各自的心性問題時,那位老年學員也開始願意嚴格要求自己了。看到事情的進展,大家都很欣慰,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又把「這件事」當成事情來做了──前一次突破後的認識和具體做法成了約定俗成的「做事方法」,大家的認識不再繼續提高了,各自的向內找也侷限在一定的框框之內了,那位老年學員的進步又艱難起來了,直到大家再度作為一個整體開始繼續提高事情才又見轉機。

(當然,這裏著重介紹的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也就是周圍學員的修煉提高對被幫助者的影響。當事學員自己的主觀努力和正念對這個學員本身是至關重要的,決定著她最終能達到的層次和境界,還有發正念問題,這裏因為篇幅關係,沒有一一敘述。)

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講真相救度世人的過程中,我們與被講的對像,也存在這樣的施動關係。──不是通過要求對方改變而使對方改變,而是在改變自己的過程中使對方也願意主動改變。

順便想提一下做政府工作方面的認識,我在做好自己主要在做的正法工作同時,偶爾做過一點政府工作,但自己都覺得做得不好,不是沒有正面的結果,而是因為做的時候感到心態不像做其他大法工作時那麼正。結果常人雖然幫了我們,但心裏並沒有真的認識到那是為他提供的寶貴選擇機會,沒有明白我在試圖努力為他講解大法對他如何珍貴,他心裏可能對我個人有所評價,但卻很難對大法生起敬仰之心。主要是因為自己沒有那麼金剛不動的正念,無意中拘泥於表面常人那一套,明明知道是為了幫助對方擺正位置而去講真相的,但做出來的事和所思所講,如果自己是旁觀者,自己都會認為那是有求於人、爭取對方的幫助,甚至中氣不足──這是自己的顧慮和不正在侷限對方做出正面選擇的程度和範圍啊!這樣做,本質上不等於試圖通過外力來改變人心嗎?

近來我認識到,無論對誰講真相,都應該正氣十足,堅定堂正,寬容體諒但不混淆原則,這是大法弟子風範;當然人這一層的涵養和禮儀做好也很重要,那是重要的「做人指標」。特別是對那些利益之心很強、很會做交易的人,我應該堂堂正正地、不為人情牽動地、完全把對方當成一個可能被救度的眾生之一來對待,坦率地告訴他發生了甚麼樣的迫害,法輪大法究竟是甚麼,我們為甚麼修煉法輪大法,為甚麼不願在壓力下放棄信仰,甚至明確告訴他,我堅信只有我們大法弟子自身內在的力量才是徹底清除迫害、讓真善忍光耀人間的根本力量,但是在這樣的歷史性正邪較量中,在對真善忍的公然迫害面前,任何人的良心選擇和道義支持都會為這個人自己的未來奠定一個重要的、偉大的基礎,所以我只需要他在真相面前坦誠地告訴我他個人的態度,做出他良心的回答。至於他覺得應該和能夠為大法做甚麼,那是後話,非我所求,但如果他能做,無論大小,我會發自內心地為他祝福。

我知道現在我不過是一介布衣,很多事做起來並不容易。但我更知道,我來做正法弟子,不是因為好做才來做的。真理和信仰的力量使人偉大,很多常人,比如西方的馬丁-路德金和眾多早期的基督徒都曾讓自己的生命煥發出超人的光芒。在大法中修煉的我們,如果不自我侷限,不是應該也能夠做得更好嗎?讓大法中修煉出來的純真、純善、大忍通過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煥發出來。

以上是近來的一些個人體悟,悟的對的地方希望能對我們共同精進、整體提高有所貢獻。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