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結束」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8日】學習師父《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觸動很深。」前一段有很多學員想,中共要開十六大了,要是中國那個魔頭,人類的這個敗類下去了,那我們大法不就平反了嘛,誰還會替他背黑鍋呀,……大家都這樣想,在整個大法弟子的群體中,這是個甚麼現象啊?一個強大的波動,一個強大的執著。」對照師父的講法,剖析自己,本身也有這種想法。在此前,明慧網也針對此問題,發表過同修的文章,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整體有漏。

剖析自己,意識到:這是浮在水面上、表面上的執著,最根本的執著是執著於結束,從迫害開始就想甚麼時候結束,甚麼時候平反呀?常人社會有甚麼風吹草動,就會泛起常人心,正像師父指出的那樣,鎮壓開始一些學員就想:」中國大陸的那個邪惡之首趕快讓他死吧,讓他倒了,好換上那個總理,換上總理我們不就平反了嗎?」。接下來是對春天、秋天的執著。後來又是對《聖經啟示錄》所講42個月的執著。再就是最近所謂的十六大。每一次執著的結果,事情都朝相反的方向發展。

身處大陸的同修,在魔窟中生命遭到虐殺,身心受到嚴重摧殘,痛苦中度日如年,執著結束之心難免要湧上心頭,迫切希望早點結束。流離失所的在想,在家的在想,海外同修為大陸同修著想也在想,都希望早點結束這場迫害。

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的執著也是夠大的,哪一天立春,哪一天立秋,掛曆上都有一個圈。

回頭看看,師父從《北美巡迴講法》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近一年的時間一直在講法中破除我們的執著,越來越明瞭。師父說:「決不要考慮舊勢力會給我們甚麼恩惠,常人社會會幫助我們甚麼。」「那個毒藥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讓它毒了,它做不到。所以從這一點上看,我們對邪惡的勢力,包括常人那些迫害大法的惡人不要抱任何幻想。」「做為大法弟子來講,也不應該把希望寄託於所謂的自然變化、外在的變化、常人社會的變化,或者是誰給我們的恩賜。」(《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修煉者都明白盼望結束是執著心,可難免心裏嘀咕:如何破除執著,整體提高,解決整體有漏?我個人體會是:

多學法,首先從法理上明白,善於向內找,剖析自己,個體要向內找,放大呢,整體要學會向內找。法會,同修之間的交流,在大環境中去認識,可能會更全面、更深刻一些。不管海內海外的同修、魔窟中的同修,能交流切磋的盡可能多交流切磋。

其次,是否針對學員中普遍存在的問題,在明慧網提出來,提醒大家認識到不足,比學比修,交流提高,比如出一個通知或寫一個編者按,那樣大家會更重視。

另談兩點認識。

我們修煉真、善、忍,對忍的認識相對比較模糊。在世間的表現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等一些道理,在正法理中是甚麼表現呢?師父在經文和講法中講:忍「是為堅持真理的寬容」(《忍無可忍》);

「能真正設身處地地去想別的生命」(《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這顆心就不是自私的了,是先他後我的正覺。忍中也含有真、善的法理,能真正地去想別的生命,這不是真誠嗎!這不就是真嗎!替別的生命著想,這不就是善嗎!

另外,在講真相時,有時談到法輪大法是甚麼?舉個例子拿人作比喻:人是由細胞組成,細胞是由分子組成,分子是由原子組成,原子又是由更小的微粒乃至夸克組成,夸克又由更小的粒子組成,更小的粒子又由更更小的微粒組成,以至最微觀的粒子是由本源物質組成,而本源物質又是在宇宙特性的作用下形成的,這個特性就是宇宙之法──真善忍,在世間流傳時就叫法輪大法。你說你不要法輪大法,那你要甚麼?這是造就生命的法。

以上認識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