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為大,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之個人淺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12月15日】 修煉前一直以為人的一生透過積極的努力,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所以當我想要的得不到時,就以為是自己的努力不夠,等更加努力些又得不到時,就會有點怨天尤人,這樣的想法讓自己一直活得很累。有時覺得人真的很渺小,小到連自己的命運也無法改變。四年前接觸到了《轉法輪》一書,知道這就是自己一生在尋尋覓覓的東西。師父說:「但是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體會到修煉真是:努力了未必能得到,有捨才能有得。大法修煉直指人心,在師父安排的正法修煉之路中,修煉就在改變自己的命運,人真的可以變得很巨大,大到可以昇華至更高的境界。

在這裏想試著以「以法為大,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為題,透過修煉過程中自己放棄了甚麼、或認識到應放棄甚麼審視一下自己,並希望透過這樣一個檢視的過程能在修煉的路上走得更正更精進,以下就從幾個層面談談自己的一點淺悟。

一、捨去求安逸之心──真正地為大法負責

求安逸之心是修煉的絆腳石,它使我們放鬆了自己的修煉,沒法真正的對大法負責。對求安逸之心我體悟到它對修煉人的干擾是:一、在修煉中如果覺得為大法付出了,在同修中也累積了一點名聲,就覺得對自己的修煉應該交代得過去了,自滿導致精進之心退去。二、是修煉過程中覺得再怎麼精進也沒有用了,對修煉產生一種悲觀的情緒,對修煉圓滿產生了懷疑影響正信,從而愈來愈不像個煉功人,甚至還覺得自己不配當個大法弟子。

究其根源是對甚麼是正法修煉的認識不足。要捨去求安逸之心對我們的干擾,一定要清醒的認識它、排斥它。我悟到大法修煉沒有名,只有等待救度的眾生。應該每天都把自己當一個新學員,學法時永遠當做自己第一次在學法,把自己擺在學員之中,不要有在他人之上的心。另外對自己嚴格的要求也不要流於攀比,看別人作了很多大法工作自己也跟著去做,一味的貪多求快滋長了幹事心。當達不到對自己的高度要求時,悲觀的情緒很容易讓我們滋長了求安逸之心,影響修煉精進不停的路。修煉人捨去了求安逸之心,才能真正的為大法負責。

二、捨去自身的執著──向內找

有一次到國外的旅遊景點向中國人講真相,帶了一張我們認為適合用來講清真相的照片。經過旅遊景點負責人的同意我們使用了也覺得效果不錯,隔天該負責人和我們交流有其他同修反對該照片的使用,他問我們是否同意把它拿下來,免得造成同修之間的矛盾,但表示若我們堅持他也不反對我們繼續使用。

我試著向內找,如果繼續使用是執著於自己的對而不考慮部份同修的想法,這樣的作法夠正嗎?想到這我決定把照片拿下來。當我拿著自焚真相文字展板十來分鐘後,負責人走來跟我說:「你還是拿照片吧,我在這邊看了許久,確實你們拿照片再搭配自焚真相的效果比較好,這照片可以引起大陸旅客的注意,吸引他們去看旁邊自焚真相的文字。」這件事情讓我悟到退一步海闊天空,捨去了對於自己認識的堅持,得到的是同修對這種講清真相方式的了解。

再深一層找,我們在這件事情上沒有做好,因為自己試過這種方式做洪法講清真相的效果覺得好,卻未把這樣的經驗和體悟到的心得與同修分享,只是很簡單的講自己要怎麼做,心裏想對方一定能認同自己的想法,也就是偷懶的省了許多需要交流的部份,沒有真心的站在同修的角度去著想。我認識到與同修交流意見時,應談這件事情在法上的認識,而不是一廂情願的認為對方一定能接受你的看法。並不是你我都學同一部法,就必然會認同你的想法,事實是修煉人所在的環境及層次不同認識到的也不同。

這件事情還讓我悟到大家可能都有自己習慣的做法,比如講清真相的方式各地區認識是不同的,但是否也有其他好的方式可以參考呢?重點是同修間是否能靜下心來聽聽對方的聲音,為甚麼他會有這種想法與作法呢?不見得自己對也不見得對方對,要從法理上來悟,當遇到意見不同時不要陷入表面的爭辯當中。記得明慧網有一篇文章談到當與同修產生分歧時,心裏很難受,在難受時突然看到對方的思想有很多閃光的地方,這告訴我當同修間發生矛盾衝突時,除了要嚴格的以法為師向內找,同時也要能看到同修意見中好的部份,才能捨去自身執著不放的觀念。

三、為證實大法而捨──從人中走出來

從人中走出來──我的體悟是真正認識到走出來證實法的目的,而不在於大法工作做了多少。有個故事提供省思,這是一種捨吧:一位同修學電腦講真相,怎麼也學不會,她想同修都出來用電腦講清真相,做大法工作很辛苦、很忙,家裏一定沒有時間去打掃,她想那我就來做幫忙同修打掃家裏的工作吧!我的感受是她把自己擺在大法之中,悟到了就去做而不在意做了甚麼,更不是挑大法工作中感覺有興趣的去做。

走出來是神,走不出來就是人。走出來是用神的方式在做而不是用人的方式在做,我認識到用神的方式做重點是以自己在法上認識到的法理去做。比如當看到有同修沒走出來大家都很著急,就想他們若能透過打電話或其他講清真相的方式走出來多好。這時若用人的方法推動啊動員啊,一味的強調重要性也許只能產生部份效果,因為就算走出來打電話,但是心性不到位效果是很有限的。如果能真正觸動同修想要救度眾生的那顆心,才是最根本的。比如在讀書會中講自己在打電話中的體會和感動,以及隨之而來心性提高的部份,就很能觸動同修的心,我自己就是這樣被觸動的。走出來證實法重點在真正把自己視為大法的一個粒子,心性到位的從人中走出來,為證實大法而捨。

四、為家人及親朋好友而捨──慈悲善待不修煉的他們

平常同修間可能認為我們修得不錯,但在不修煉的家人及親朋好友面前為甚麼就時常表現不出符合修煉人的樣子呢?出外洪法時我們常要求自己要慈悲善待眾生,沒想回家後就放鬆自己。個人體悟在家人及親朋好友的對待上,最能體現出我們修的紮不紮實。

家人從小看著我們長大對我們甚為了解,也對大法多少知道一些,甚至有時還會從法理上指出我們的不足。所以我們得了大法後如不能在日常生活言行上體現出修煉人的慈悲善意,他們會因感受不到我們修大法的美好而表達出不認同的態度。甚至如果我們在言談中忘了修口,不知不覺的把話講高了,造成不修煉的家人及親朋好友的不理解,那更會加大與家人的矛盾。我悟到如果沒注意生活中的一言一行,而使他們對我們產生誤解,這也可能阻礙了他們美好的未來。想到這裏真是要慈悲善待不修煉的他們,更好的做好自己的一言一行,為家人及親朋好友而捨去自己放任的執著。

五、為同修而捨──大法弟子是個整體

在一次與同修的矛盾後,腦中閃過一個蘇東坡與佛印的故事。有一次蘇東坡與佛印在一起打坐,蘇東坡譏笑佛印坐得就像一團大便一樣。佛印沒動氣的對蘇東坡說:「看您坐得就像一尊佛菩薩一樣。」蘇東坡得意洋洋的把今天好不容易逮著機會糗了佛印一頓的情形告訴了蘇小妹。沒想到蘇小妹笑著說:「哥啊!你的境界比佛印可差遠去了。人家佛印心裏有佛看你就像佛菩薩一樣,你心中沒有佛,怎麼看人家都像大便一樣。」當悟到這一層理時,終於了解與同修發生矛盾時,自己不對的問題居多。拿著法理當框框把同修框住,要求別人要怎樣,卻不以法理來對照自己的言行,不僅沒做到寬容,還造成同修間矛盾持續的存在。

修煉中要修口,對過不去關的同修要鼓勵而不是產生指責。在正法修煉時期發現同修過不去關,也可能不只是他有執著的問題,還要考慮有魔的干擾加重過關的難度。師父說:「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想想若一個同修站起來了,他將影響多少天體、多少眾生啊!而在以法為大的基點上我們不只是應該設法幫助同修度過難關,更應該把自己放在其中悟一悟。一個同修有漏就是我們整體有漏,大家應摒棄拿法來批評同修的不足,這不是幫助同修提高的方式,而應站在以法為大的立場上,善待同修為同修而捨去批評指導之心。甚至當被同修不諒解時,要善意的與他交流,想想是不是自己做的不足,而不是放任的讓間隙持續存在。

六、為宇宙眾生的未來而捨──破除舊勢力的安排

師父說:「你看到殺人放火那要不管就是心性問題,要不怎麼體現出好人來?殺人放火你都不管,你管甚麼呀?」(《轉法輪》)。舊勢力利用人間邪惡生命所安排的這場對大法弟子嚴厲的考驗下,謊言毒害了無數的眾生,幹的就是殺人放火的事。我記起了一次利用電腦網講清真相:

一開始我給他貼自焚真相,再貼一些真相材料,後來又貼殘酷迫害真相及大法洪傳世界,對方不間斷的罵而且愈罵愈兇。我主觀上想這人真是沒救了,就給他貼現世現報案例,對方逞強依舊,態度絲毫沒有轉化的跡象,這時我的爭鬥心起來了,我打了一句「口業不要造,地獄莫自找」,對方回答「要報就來報應我啊,我不信這些東西的!」我想我是要救度他啊,可不是要讓他造口業害了他。我一邊放下想把對方正過來的那顆心,一邊發著正念,用善念打了一句「為了你好我真希望你覺悟,不要再執迷不悟了」。接著我又打:「我是誠心來跟您講真相,不是要害你造口業的,相信我。」隨著這個善念的發出,對方態度在持續轉變,回應的話中也開始顯出他的善念了,後來竟然急於跟我要《轉法輪》了解真相。

我想身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的一生應該就是來修煉的、就是為捍衛宇宙真理而存在的。學好法、講清真相、發正念這三件事真的很重要,一定要做好。我們修得不好,捨不下該捨的執著時,影響的不只是自己的修煉問題而已,還關係著自己所在天體中眾生的存與滅。在此僅以「以法為大,捨盡方為無漏之更高法理」自勉並與同修分享,悟的不好的地方還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