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私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1月11日】師父在波士頓講法中說:「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有許多事情還做不好,……由於我們自己學法跟不上,就在某些洪法與救度眾生的事情上像常人一樣對待,就使我們許多本來是很神聖的事情,達不到那麼神聖,做不到那麼好,同時呢,也使社會上的人對我們產生一些不理解。這樣一來,自己提高不了,還給大法造成一些個損失。」(《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回顧這幾年的修煉,我深深感到這一點。比如,對家裏的反對,反應往往不善,發火、言辭激烈時有發生,還自認為在護法,不去想為甚麼發生這樣的事,是不是自己的問題引起的;想做證實法的事情時如果有一些事情要你去辦,就會發急,認為是干擾,沒有想一想為甚麼會出現在你這兒,是不是要去你甚麼心。雖然舊的勢力在破壞大法,但正如師父在多倫多講法中所說:「在任何情況下就堅定地修大法就完了,為甚麼要想到被人破壞呢?你作為一個修煉的人,無論你身邊或者是過後發生的一些事情,你仔細去分析都有它的道理在。」(《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

急的結果,使家人誤會更深,使常人認為你並不高尚,沒有做到圓融大法。為甚麼會是這樣的結果呢?我要修煉,我要做證實法的事,我錯了嗎?表面看沒有錯,可是一個大法弟子沒有做到祥和,善良,就是錯。為甚麼會急呢?急的後面隱藏著甚麼?你真的為別人好你會急嗎?急躁是魔性,它會為別人好而出現嗎?它只有在為自己時才出現。記得最初去北京天安門廣場,家人不讓去,那時的私心反映最明顯,我在屋子裏急得團團轉,我對家人說,你們是不是想讓我眼看著別人修成而我被拉下呢?一個巨大的私心被掩蓋在要護法之下,這樣明顯的時候好發現它,可是後來,它變得越來越隱蔽,隱蔽的以至於我不能發現,我不能承受別人攻擊大法,這本不錯,可我會被激怒,這是錯。聽到誰邪悟,首先一念是:他(她)怎麼能這樣!而不是痛心;給同修指出不足別人沒有認識到就會發急;對自焚事件的反應,是氣憤有加,自焚事件破壞大法,使無數人被矇蔽,確實使人氣憤,可我們是大法弟子,不能氣;江澤民集團對上億人無法無天的迫害,是一件令人委屈的事,我們不能委屈,因為我們是大法弟子。做不到,就是錯,眾多生命將被銷毀,無數高層生命被打了下來,它們太可悲了,怎麼能氣得起來呢?為甚麼會生氣呢?氣、委屈都是情的表現,是在常人的境界。因此,在講清真相及其他環境中,容易發急,語氣不善,說出的話用辭可能一樣,語氣卻帶著埋怨,而不是為別人著想,語氣不一樣,發的念就不一樣,心就不一樣,一念相差絲毫,境界差之千里。師父說:「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我對家人越急,家人就越緊張,越反對,讓你急個夠;大法弟子越急於結束,形勢就越惡化。

急實實在在是私心的體現,怎麼能讓私心的願望得逞?仔細想想是甚麼念頭使你急,第一念幾乎都是「他們在影響我甚麼甚麼」,「他們怎麼能這樣?」(使我不舒服而產生的念頭)有些事情常人的態度、思想可能確實不好,可是不能因為他們做錯我就可以錯。也就是說,他們的錯不能成為我們做錯的理由,我們是大法弟子,不是一般的修煉,回想那時的第一念幾乎都和「我」有關,每句話的基點都是在「我」上,甚至每句話的第一個字都是「我」字,表面上為大法為別人,卻摻雜著很多常人心──在修煉中要去掉的心。大法叫我們遇事先考慮別人,如果做到了這一點,絕不會急。

我也看到,很多同修也處於這樣的狀態中長時間摸不著頭腦,我是在護法,我是在做最正的事,為甚麼會這麼多麻煩呢?我錯在哪呢?我沒有錯,是他們魔性太強!發現不了私心和執著就會有磨難,因為你必須得發現它,才能修掉它。一些同修像常人一樣夫妻離異,或者家庭成員陷入爭論之中,或者同修之間爭論不休,有的同修甚至我要煉功就一定得煉,不能打亂,打亂了心裏就不舒服;我為你好指出你的不足你不能不聽,否則就會發急,我想叫你相信政府在造謠你就得信,否則你真沒有正義感,是個膽小鬼,我的體悟比你們深你們要向我靠近,……我想要怎樣就得怎樣,不然心裏就有氣,如此強大的自我,強大的私心,被掩蓋在證實法之下看不見,證實法講清真相如此神聖的事,摻雜著這些心怎麼能行呢?正是這些心使我們做的事顯得不那麼神聖了,效果也不好,往往還吵起來,給大法造成不好的影響,給常人思想上造成障礙……

當這一切在修煉中會出現的時候,關鍵是要發現這個私心,認清它,揪出它,修掉它,在它逐漸弱小的時候,你會感到慈悲祥和的力量、對正念尚在的人洪大的寬容和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心以及由此而帶來的心的平靜。如果你沒有慈悲心常在的感覺,那一定還有隱藏的私心沒被發現。

回顧使我感到,我們雖然做了很多應該做的證實法的事,但卻沒有提高境界,雖然有心證實大法,裏面卻摻雜著許多情,情卻能使你第一念的基點都在「我」上,從而做出許多自己察覺不到的為私的事情。表面是為大法,追根到底是要得到我想得到的,從而偏離大法,給大法造成一些負面影響,達不到大法對我們的要求。有情在,就有私心,有私心就做不到忍,就會有急躁,事情是神聖的,做事所用的心卻是常人境界的,所以「還給大法造成一些個損失」。回顧使我對師父經文中所講:「他們也是修煉中人,還有人心存在,在不公正的對待下,我不知他們還會忍多長時間。這也是我最擔心的。」(《我的一點感想》)又有了一些理解。

正視私心使我清楚地感到師父在「再認識」中所講的和在我這段時間裏暴露出的魔性之重,骨子裏為私之心根深蒂固,令人後怕,不敢想,那曾經使自己感覺做得不錯的事情裏包含著那麼多的執著,願和大家在此重溫師父經文:

再認識

佛性與魔性的問題,我已經講得再明白不過了。其實,你們所過的關,就是在去你們的魔性啊!可是你們一次一次地用各種藉口或用大法掩蓋過去了,心性沒得到提高,機會一次一次地錯過了。

你們知道嗎?只要你是一個修煉的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任何情況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煩和不高興的事,甚至於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們認為再好的事、再神聖的事,我都會利用來去你們的執著心,暴露你們的魔性,去掉它。因為你們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

真能這樣提高上來,你們在純淨心態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聖的。

李洪志
一九九六年九月九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