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三家集中營的野蠻暴力無法動搖我的信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7日】我於1998年3月有幸得到了大法,當大法自1999年受到不公正對待時,我以修煉後自身的身體和思想變化為例,向國家政府和平而理智地反映我的真實變化,卻被江XX集團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秩序」為名判我一年半的勞動教養,把我強行送到了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我抱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抵制著馬三家對我的迫害。在所謂的勞教期滿後我又被無故加期,但後來我憑著對大法的正信,堂堂正正地闖出了馬三家教養院。

下面我將我個人在馬三家教養院受到的迫害及我知道的一些情況寫出來,披露那裏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迫害行為。

我一到馬三家教養院,惡警指使的猶大們就偽善地接近我,給我洗腦,平時至少2-3人寸步不離地跟著我,並向我灌輸那些自欺欺人的謊言。當我抵制那些謊言時,惡警就不許我見任何人包括家屬,然後就開始對我拳打腳踢,讓我蹲著,稍動一點就用力碾我的腳趾,不讓睡覺,不讓去廁所。

惡警還經常把我們堅定的大法弟子弄到倉庫、浴池、食堂及專門折磨人的小屋內毒打,逼迫我們做各種各樣痛苦的姿勢來折磨我們。如,蹲著將兩手舉得高高的,或者腿站直屁股抬得高高的、頭和胳膊幾乎觸地,一動不許動,稍動一點便遭到毒打。惡警們兇神惡煞般地把我的胳膊擰到背後,使勁往上抬,名曰卸胳膊卸腿,而且將兩腿蜷在胸前,臉緊貼地面。那些猶大們坐在我的背上,用力踢我的臉,把爛土豆往我口中塞。就這樣晚上折磨我,白天逼迫我們從事那些有毒的工作。

在我被關押到期時,惡警又無故給我加期,此時我用絕食來抗議邪惡對我的繼續迫害,我心中的一念是我要來捍衛真理,我要堂堂正正地出去。這時邪惡之徒就更加瘋狂地折磨我。在冰冷的四月天,惡警將我又銬到折磨大法弟子的小屋內,讓我穿著單薄的運動服,整整折磨我兩天兩夜。後來,他們又將我關到小號內,把我的胳膊腿都固定得一動不能動,只能是一個坐著的姿勢。小號有一扇鐵門,門上有一尺左右的小窗戶可以看到一點天空,其餘都是牆壁,我就這樣又被折磨四天四夜。

目前,在馬三家集中營內,我們大法弟子還在被迫害著,而且很嚴重。大連的一位同修被打得直吐血,遼陽的一位同修被打得呼吸困難,鐵嶺的同修脊柱被打折,一位不知道姓名的同修被扒光衣服吊起來整整十八天,這期間的飲食由那些猶大們喂,大小便也不管。這樣的事例很多,那些邪惡之徒害怕被曝光而竭盡全力地隱瞞著,被折磨的大法弟子通常在傷勢稍好轉的情況下才又被帶回監舍。

以上是我的親身經歷及我了解的一些真實情況,希望世界各國的正義人士及政府能夠幫助制止江XX獨裁政權對法輪功的迫害。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