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豐台派出所和馬三家集中營慘遭酷刑折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28日】2001年1月1日我在北京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惡警抓送到北京昌平監獄,1月2日分到豐台派出所,當時我們10名大法弟子不報姓名、地址,絕食抗議迫害。惡警逼我們每天坐躺在水泥地上,不許洗臉、刷牙,5天的時間,我們受盡折磨。1月5日夜,惡警打了我們整整一宿,外面下著小雪,兩個人輪流打我,其中一個穿警服,一個穿便衣,帶黑手套。他們不讓我穿外衣,把我按下蹲著,他的腿壓在我腿上,用點著的煙燙我的臉幾次,現在臉上還有印痕,還往嘴裏燙,嘴唇燙破了,用打著火的打火機往脖子、臉上燒,用手指摳臉、眼眶、前額等處,揪著頭髮往地上推,往牆上撞,往立櫃上碰,打了我無數個嘴巴,用木棒打我身上、腿上,腿腫得直到春節前還不能洗澡。他們還用木棒橫在我脖子上使勁按,我用力推開。他們把我又拖到外邊凍著,並往脖子前後灌水,用木板搧風,……一直折磨到第二天早上,又讓我站在冰上,不許穿鞋,襪子都粘在冰上了。幾天中每天早晚都逼我們穿內衣在外凍著。惡警惡狠狠地逼我喊師父的名字,我不喊,所長打了我三個嘴巴。

我於2001年7月9日被送到馬三家教養院。洗腦的人用各種辦法騷擾我,從7月一直到9月,我受盡摧殘。其中有個叫張懷志的扒光我的上衣,罰我跪;頭頂水;頭頂凳子;把我按倒坐到我的身上,並將師父的法像……;打了我無數個嘴巴。她們叫我在「轉化書」上簽字,我拒簽。她們有一個星期不讓我睡覺,倒班看著我。今年1月-5月,我兩次被送入小號,第一次呆了一個月,雙手被銬在鐵椅上,腿也被銬著。第二次5天,也是雙手被銬著。現在一直在一樓,手銬銬著,連續三天三夜不給開鎖,我絕食抗議6天,腿腳腫得很嚴重。戴玉紅隊長打我胸的兩邊,張豔隊長往我嘴裏塞毛巾,捏我兩腮,折磨得我眼淚都流下來了。

6月3日早7點多鐘,張豔隊長在窗外喊我,不讓我說話,我背法,張豔進來說我跟她示威,叫別人拿來襪子堵我嘴。張兩手按著我帶銬子的手,使我的手很痛,後來都腫了。張又捏我鼻子,繼續往嘴裏塞襪子,我兩次強喘口氣,之後張叫兩個幫兇幫忙將我反銬,繼續堵嘴,又到上面叫來一叛徒叫李曉麗,對我用衛生紙捲橫著堵嘴,打我的頭,使我因嘴唇腫痛兩天不能吃東西。我說我要給院長蘇某寫信揭露這件事,可張卻說:「院長知道了會說我做得好。」

我們仍在馬三家的黑窩裏遭受迫害。請社會各界給予關注與幫助。望各位大法弟子以正念清除馬三家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12/2512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