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明眼亮識正邪 正念闖出洗腦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2日】我是2002年9月11日被綁架入洗腦中心,心中很痛惜自己對法的不負責任,以至於被邪惡鑽了空子,不容我多思考,610辦公室首犯便對我做了第一次偽善的談話:「610辦就是你的娘家,生活上,或其它方面有甚麼困難儘管提出來,我們幫你解決。你的情況完全可以送勞教,但我們考慮到你身體和家庭的關係,決定先辦洗腦班,我們允許你有一個轉化過程,視情況再定。」緊接著安排了「陪教」,「幫教」。歹徒們綁架了我,反而還說這些無恥的偽善的話。

這些「幫教」都是在苦難面前堅持不下去,於是給自己找藉口,自欺欺人地背離了真善忍。看著她們一張張臘黃的臉,被摧垮意志後疲憊的神態,我的心在流淚,多麼可惜啊!過去的大法修煉者就這樣被毀了。他(她)們有時呆呆地坐在那,半晌不語,不知道在想些甚麼,有時不住的唉聲嘆氣,而且許多人的病業已返回到身體上。

她們表面上有一套說詞,其實她們內心深處知道這些藉口是多麼荒唐可笑。可是她們沒有勇氣面對邪惡,就只好自己欺騙自己,同時在欺騙別人,為自己可恥的背叛找一些掩耳盜鈴的藉口。她們分成幾組,輪番地給我灌輸可笑的謊言,除了吃飯睡覺就是甚麼「談論、切磋」。她們也講師父怎麼怎麼說,斷章取義地曲解法,掩蓋自己的掩蓋。她們對人「出奇地好」,問寒問暖,和風細雨,從飲食、生活上關心你,沒有工作的給你恢復工作,一切看來都那麼的「善」,但背後的目的只有一個,讓你當可恥的叛徒,背叛真善忍。

一天晚飯,我的胃部出現不適,嘔吐。我悟到自己不應該再吃這裏的飯,而且檢查自己,我發現自己的正念越來越弱,親情和求安逸之心都強盛起來,不行!決不能消極承受,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配合他們的命令和指使。我動了一念:師父,請加持弟子走出洗腦班,這不是大法弟子應該呆的地方。

才開始我的屋裏有兩陪教,門被從外面鎖著,窗上有鐵網,出不去,我發正念,不讓他們從外面鎖門,並讓陪教、門崗都睡熟。

一天晚上,他們給我灌輸謊言到十二點半,我說我睏了,聽不進去了明天再談吧。她們走後,我關門熄燈,後來陪教從裏面鎖上門,我思索著如何脫身,大約三、四點,我又醒來,無論如何我也要出去,我決不能誹謗大法和師父。

我發正念讓陪教睡熟,悄悄起身,扭動暗鎖,「啪」的一聲開了,(當時心裏也很緊張)院裏燈光明亮,門崗也去睡了,我來到廁所,離房頂不遠有一個小窗,我拉滅廁所的燈,爬上去想鑽出去,由於離房頂太近,窗口又小,幾次都失敗了,我只好又返回到屋裏,當時接近5點鐘,天快亮了,不走就來不及了,我又來到院裏,發現西面的牆上有暖氣管道可以攀登上房,我幾下就上了房,往外圍的房子移動,(有一段房是瓦房,不好走)當我爬到臨街的房子時,陪教醒了,大聲叫起來,我來不及多想,只有一念:「走!」猛地跳下去,一口氣跑了五六里路,在師父的加持下,闖出了洗腦班。

通過這次事件,我也悟到了幾點:

一、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配合邪惡的命令、指使,一旦順從,就很難再走回來。
二、正念一定要強,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三、可以使用功能,將邪惡之徒定住,需要有紮實的心態和基礎。
四、一定要對法負責,對自己負責,任何麻痺、疏忽、求安逸之心、情都可能使你動心,從而被邪惡鑽空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