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抵制邪惡迫害 正念清除邪惡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4日】2002年5月11日這天,我和一名功友出去講真相,慶祝大法洪傳十週年。我倆帶著光盤、橫幅和貼的真相材料及真相小冊子,騎著自行車去了附近農村。在講到第四個村時,我正在向一位60多歲的老太太弘法、講真相,一回頭忽然發現來了一輛110警車。此時,另一位功友離我有五、六米遠,正在給一位老大爺講真相,我就喊了她一聲,她便騎上自行車走了。這時警車來到我跟前停住,從車上下來兩個30多歲的惡警,上來就奪我的自行車,並用力拽我上警車,我說:「我是好人,沒做壞事,你們為甚麼抓我?!」他們仍舊用力往車上拽我,這時我就大聲喊:「鄉親們出來看啊!警察抓好人了!」這時惡警就搜我的衣服口袋,搜出4張真相光盤,他們就更來勁了。兩個惡警用力將我推到車上。在警車上,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僅不聽,並且邪惡地用一塊破毯子把我的頭包了起來不讓我說話。大約走了二里路,又追上了那個功友,又把她也抓到了車上。

派出所的酷刑難動修煉者之心

把我倆拉到一個派出所之後就把我們分開。把我帶到一間屋子裏,一進門,那個抓我的惡警(塊頭很大,1米8的個子,很胖),叫我坐在地上,並要我脫去外衣,只穿一件襯衣。他開始問我住址、姓名、年齡。我說:「我是個好人,你們為甚麼抓我?我為甚麼要告訴你們住址姓名?」我又給他講真相。胖惡警見我不配合,就用手狠打我的臉,只聽「啪!啪!」地響,我也沒覺著痛。見我抵制他們,他就拉上窗簾(因院子裏有民工幹活)強制我伸開腿,他站在我的腳腕子上用力踩、碾,我此時只記住師父的一句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於是我堅決不配合。惡警氣急敗壞,就又拿來一根毛刷子,毛刷子的桿是一根粗四稜棍,像瘋狗似的用毛刷子桿狠打我的腿、胳膊、手、臉,並用腳踢我的後背,拽我的頭髮,把我的全身都打遍了。這時,我只記著師父的話:「修煉就是難,難在無論天塌地陷、邪惡瘋狂迫害、生死攸關時,還能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堅定地走下去,人類社會中的任何事都干擾不了修煉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這時,我對惡警說:「我修真善忍沒有錯,你打我,你這樣對待我,對你沒有好處。我是為了你好。」他說:「我不用你對我好。」還是拿棍子不停地打我。就這樣從上午11點,一直打到下午5點左右。儘管如此,我也沒覺得痛,我心裏明白,是慈悲的師父在替我承受。見我仍不配合,他就給我戴上手銬子,我要上廁所也不給打開。

「從前只聽說迫害法輪功,這會甚麼都明白了」

到了晚上8點左右,惡警叫我們上車,甚麼也不對我們說。在路上我一直發正念:哪兒也不是我應去的地方,我要出去講真相,救度世人,緊跟師父正法進程。大約9點多,把我倆拉到了看守所。到看守所換衣服時,監號裏的在押犯才看到我全身沒有一點好地方,全是黑的、紫的,手腳腿腫的沒法形容。她們都流下了眼淚,有的說:從前只聽說迫害法輪功,從來沒見過,這會甚麼都明白了。這時犯人又報告了所長。他們過來一看我被打成這個樣子,怕出人命,也不敢收,便打電話聯繫把我送到了治安拘留所。我一直向所裏的在押人員講真相,她們有的接受的很快,並說等出去以後也要把這些真實情況告訴其他人。有時女犯扶著我到院子裏溜圈,我就借此機會向男犯講真相。他們有的說:「你都被打成這樣了,還給我們講真相,你的意志真好。你一定要多吃飯,堅持到底。」14天過去了,他們見我的腿一直不能走,去廁所都蹲不下,怕我出去給他們曝光,不敢放我回家。而拘留所裏的女犯都到期走了,沒有人照看我,他們又邪惡地將我弄回看守所。

識破圖謀上電視的又一出「春風」戲

在看守所我和功友一直背法、發正念。5月28日上午11點左右,醫生突然帶著拍錄像的來到號裏,並做了好吃的(一碗麵條,上面臥著三個雞蛋)端來,要我配合一下(我吃麵條,他們錄像),我堅決拒絕了他們,醫生罵我「叫勁」,說這點事都不配合。我說:「我在看守所從來沒吃過這麼好的飯。」醫生氣急敗壞地說:「不吃算了!」他又指著一個在押犯說:「她不吃你替她吃了。」那位犯人說:「我不吃,我不做這樣的事。」醫生氣的臉都變了說:「出去找人替她吃。」這裏的犯人都明白了,這回真知道電視是怎樣編造謊言來誹謗法輪功的了。

在我們正念的作用下,6月1日早上,看守所無條件地把我們倆放了,我們就又投身到了講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