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真理的光芒驅散洗腦班的迷霧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27日】由於惡警不斷騷擾,我流離失所快兩年了。2002年3月,惡警從幾千里外的親戚家把我抓走,企圖強行洗腦,因為羅幹在此蹲點時要求凡是堅持煉功的都抓去強行洗腦。不屈服就送去勞教。坐在車上我想起了師父的兩句詩「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也正是這兩句詩使我充滿了信心和正念:這不就是我提高的好機會,更要利用好這寶貴的機會向所有接觸的人講真相。師父在《建議》中說:「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呢?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害怕叫人清楚真相的是邪惡而不是大法弟子。」我決心照師父的話去做,嚴格要求自己,時刻保持正念,過好這一關,走好這一步,做一個名副其實的正法弟子。

正念一出,信心百倍。我首先向車上的人講清真相。兩天一夜的時間我儘量給他們講著真相,我為甚麼這麼堅定?那些受各種酷刑的大法弟子為甚麼還那麼堅定大法?就是因為這法太好了。我接著從各個方面講大法的神奇和威力,誰煉到現在都不會放棄,無論用甚麼辦法。那些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不都是對大法堅如磐石的嗎?強制的辦法是改變不了人心的。但是,參與迫害大法的人將來都得去承受償還所幹的一切,不能把它看成是工作,善惡要分清。對宇宙大法迫害就是犯罪,是極其嚴重的,善惡必報。他們說為了抓捕我花了五六萬元了。我說我是受迫害的,你們可以不服從犯罪指令。

惡人綁架我去洗腦班時是星期五下午。進了一樓辦公室,見到了主任和秘書。介紹後,這位主任和我拉話,「煉了幾年了?在哪個煉功點?去北京幾次?」我沒回答他,單位領導回答了。他又說:「以後我們好好辯論辯論。」我說:「我不和你辯論,我是煉功人我知道真相,我只告訴你這件事情的真相和宇宙的真理。」他說好好好,以後再說。在五樓給我安排一間住下,等家人和單位的人走了以後,我鎮靜一下,想堅定一下自己的正念,要求自己每個思維、每句話、每件事都在法上,一絲一毫人的東西都不能有,我關上門,開始發正念。

不一會秘書陪著校長來了(洗腦班就設在警校院裏)。他自我炫耀了一番。臨走時他說:叫人先拿兩盤帶子給你看看。我平靜地說,我不看那玩意兒,我不會看的。他愣了愣看著我,「怎麼,你不看?」他要發作,我補充說:「我不看也知道裏面說的甚麼。」他威脅地說:這上面(指六樓)就是不「轉化」的,他們不吃飯,我把他們鎖在屋裏,不准出來!不「轉化」的就這樣對待。」邪惡嘴臉暴露無遺。我為我的同修而驕傲,他們了不起!我立即發正念清除這裏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第二天早上來了三個人找我,隔壁同修是堅定的大法弟子,認識這三個人,小聲告訴我:他們都是叛徒,來做「幫教」的。他們要到我房裏談,兩個女的先進去了,男的在走廊。我走過去對他說:自己做錯了還來害別人,做助紂為虐的事!他沒有吭聲,始終沒敢進屋。我進去後她們已坐等了,說:你坐下,我們談談。我問:你們是幹甚麼的?我不認識你們,更沒有甚麼可談的,我有事。我就走了。她們呆在房裏沒趣,也只好下樓走了。我在走廊上看著他們三人的背影走出大門,心裏很難受,慈悲心使我淚水流了下來,應該幫助他們悟回來。

中午秘書來說:你一個人住很孤單,有一個剛從監獄出來的和你一起住,好嗎?我說叛徒不行。他說:不是,是剛從監獄來的。進來的正是我昔日的同修,一年多沒有見面了,一見面真是很高興,不知從何說起。安排好後就一起下樓吃飯去了。

吃飯時她表現無拘無束,像在自己家一樣。更有甚者,同桌還有一個男的,自稱是煉法輪功的,又說他是這裏的主人。這時校長來了,他的話使我震驚,他對著我昔日的同修說:xx去年夏天為我們做了許多「轉化」工作,今天特從看守所把她接出來和你們同吃同住,多交流交流。

吃完飯回到房裏,震驚、失望很快使我變得冷靜、理智面對,我直言問她:你叛變了?我真不相信,甚麼時候叛變的?我明白了她是在迫害下承受不住,自欺欺人地為自己找藉口主動背叛的。就是像她這樣的人給大法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她詳細地講了這一年半的經歷,兩口子都被非法判刑一年,開除廠籍,刑滿釋放沒幾天又被抓進去,迫害三年中坐牢四次。她的確付出很多(做了很多大法工作)承受也很大,但因為學法不深,沒有打下堅實的基礎,坐牢後長時間學不到法,意識不到自己的執著心,沒認識到邪惡的本質,因此沒走好關鍵的一步。她需要幫助、同修的啟悟。

我和她談了很多,她說她被單位開除了,女兒也被關進去了,現在一無所有了。我說這是常人的看法,我們有大法、有師尊指導、呵護,我們能在大法中修煉就夠了。你家的床是錢墊起來的,你不修煉,走時還是一身光。我們的修煉已是最後的最後了,你說「不用學了」、「不用煉了」那不對,師父在《建議》中明確指出:「修煉人在圓滿的最後一刻都不能放下修煉。」堅持修下去,抓緊時間學法,大法無所不能,只要你修,多學新經文。當前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學好法,講真相,發正念。我還建議她多煉功。現在就開始用正念開創自己的修煉環境,堅決不配合邪惡。我又問她是不是他們叫你來動搖我的?她支吾著。我說:我們以這種方式見面不是偶然的,我們談了那麼多,我不會放棄修煉的,你千萬不要再做這樣的事,這是破壞法,對大法犯罪!太危險了!你只有堅持修煉,才能挽回損失。後來她的丈夫來了,就搬另一房間住了。在我絕食抗議期間她經常來看我。

一天校長來視察,看見我在隔壁就發火:「沒有轉化的不許串聯!」「我沒有串聯,我有事剛過來,人說話的權利都沒有嗎?」他改口:「我說不能串門,你們犯了法。」我平和地問:「我們犯了哪條法?你把法律拿出來看看。」他說:「人大制定的X教法律。」我說:「真善忍是宇宙根本大法!誰想按這個標準來做是自己選擇的,沒有名冊、沒有教堂、教義、廟宇,怎麼能叫『教』呢?再說邪教也不是由哪個政府召開甚麼會決定的,更不是上邊哪個領導說了算的,邪教最起碼得具備典型的幾條,比如有暴力、詐騙錢財等。法輪功哪條都不沾邊。法輪功是按真善忍標準向內修自己,在面對三年的鋪天蓋地造謠、誣蔑、栽贓陷害的迫害,亂抓、亂關、勞教,我們一直是大善大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倒是警察使用暴力、詐騙大法弟子錢財、強姦女大法弟子屢見不鮮,是誰犯法?」他氣乎乎地無話可說,剛要走又想起來甚麼事,問我:「我派來幫教的,你怎麼給趕走啦?」我說:我不知道是你派來的,我沒趕他們,是他們自己走的。接著我說真想和他好好談談。他說:「我不跟你談,讓我下邊的人先跟你談,最後我再跟你談。」

第二天上午開了個會,我沒有去,秘書特警來叫我多次。直到11:35秘書和叛徒來把我騙下樓,聽到裏面是叛徒在念他們的「揭批論文」。我發現上當,立即借故退出,中午便開始絕食絕水抗議了。隔壁聽說我絕食抗議了,晚上開始她也不吃了。第二天他們讓我們搬上了六樓,同修強烈要求房門、走廊鐵門都不能鎖,他們照做了。

晚飯後秘書來和我談話,問我為甚麼那麼怕「轉化」?我說:老談這種荒唐可笑的「轉化」有甚麼意義?都是自欺欺人的騙術。我們都是好人,誠實善良,而且不斷提高自己,努力作更好的人,這樣的人需要甚麼轉化呢?往哪兒轉?他說:我也跟你說心裏話,一年多前分配我到這兒工作,當時不想來,認為法輪功很可怕。後來一經接觸這些人都很善良,有的素質很高,像你和x阿姨(指我隔壁同修),你來前單位把你的情況都和我們介紹了。但是你善良,他善良,不等於都善良……他這是詭辯邏輯,我指出他說得不對,這樣說話是沒有根據的,這是迷惑人,我問他是否親眼見過像電視宣傳的那樣的煉功人嗎?我們修的都是一個大法,一樣的標準,這法是最正的,你接觸的大法弟子都很善良,都是最正的。他說:你們都是最正的,那你說我們就是邪的了?我說:這是你自己說的,邪不邪用真善忍標準自己去衡量。最後他說:在你面前,我真不知道說甚麼好,簡直開不了口,我可真怕了你了。我說:你不是怕我,是怕真理。他們心虛,不攻自破。搬到樓上第二天晚上,主任來找我們談話,我和同修住一起。這主任像是個有城府的人。談話前我先聲明:我們要平等,不帶任何框框,不能扣帽子、打棍子。他同意並要求我們也不要帶框框。

同修先講述了她受迫害的嚴重情況,三年來她幾乎都是在監獄、勞教所、洗腦班幾進幾出度過的。想抓就抓、想關就關,被折磨得很厲害,由於多次絕食抗議,人很瘦弱。原本每月1000多元的工資,三年來每月只發給她180元。她不斷的寫上告信揭露邪惡迫害,檢察院、法院、公安局、「610」都寫了,但無濟於事。主任答應幫他反映情況。

我著重講了為甚麼我這麼堅定煉法輪功。以自己和全家收益為例證實大法的超常威力。我過去患過嚴重神經衰弱、心臟病(功能性)胃竇炎還有眼、鼻、喉等多種疾病,散步都走不動,上班也是硬撐著,半休狀態,家裏有藥箱,常備藥都有。學大法以後,以上疾病都不翼而飛,成為最健康的人,走路生風,精力充沛。我丈夫(不修煉)也受益,今年65歲,6年了也沒有上過醫院,身體健康,精神飽滿。主任接話說:我承認這個功祛病效果很好。

我接著說:不僅祛病健身有奇效,他無邊的道德力量真的從根本上能改變一個人,去掉一切惡習、壞毛病,使人心向善、道德境界不斷提高。甚麼樣的人都能讓他變好。這麼好的功法誰不學?誰會放棄?感激都感激不盡,誰還決裂呢。俗話說:一日為師,終身為父。是師父和大法的威德才博得全世界億萬人去維護他、敬重他!平常人誰有這個本事?

99年7.20以前中國就有上億人在學,如果這些人都按真善忍標準向內修,遇到矛盾找自己,在社會道德敗壞的這個大染缸中不僅自己做的正,還教育子女怎麼樣在這種環境中做個好人,這樣好人越來越多,社會需要好人,他們能給社會穩定、道德回升提供積極因素,這不是對當權者有好處嗎?能威脅某人的政權嗎?是不是某人有權力就可以把個人的意願強加給黨和政府呢?欺騙人民、愚弄百姓,硬要說是邪的,邪在哪裏呢?靠造謠、誹謗、栽贓陷害的做法對宇宙真理是不靈的。全世界有50多個國家都有人煉法輪功,有幾十種文字的《轉法輪》和大法書籍,師父和大法在各國已經獲獎700多項,難道這些國家都是「邪」的?就中國一個「正」?

最嚴重的是宇宙大法人是破壞不了的,但是誰幹了誰有罪,他就要償還,「善惡有報」是天理。為甚麼大法弟子講真相、撒傳單?都是為了救度人。幾十年來中國的政治運動把人們思想搞麻木了,明知道好也不敢接受。希望您多了解一下這件事情的真相,不要只看眼前,要冷靜的思考,作出正確的判斷和正確的選擇,這對您及您周圍的人極其重要。我完全為了您好才講這些。他一直靜靜地聽,沒有打斷我,聽完他說:你們都很善良,都是好人,所以才區別對待的。他又說出了所謂的「三種人」,你們倆素質很高,他們是寬鬆對待的。我們駁斥了他的說法,我們都是在大法中修煉才得以做個好人、變得更好。他沒爭,只告訴我們明天要吃飯,好好休息,就走了。但願他選擇真善忍,不再充當邪惡的幫兇。

特警是他們花錢雇來看守我們的。有幾個特警很願到我房來坐坐、聊聊。我想這是師父安排的,是有緣人,給他們講真相容易一些。他們都是剛畢業,社會污染少,思想開闊,容易溝通。我沒有錯過這些機會。他們對我們是好人不懷疑了,是受迫害的也能接受,但對法輪大法好知道的並不多。我對他們講了我這個層次悟到的東西。我告訴他們法輪功不同其他一般氣功,傳的法輪大法是宇宙的根本大法,真善忍是大法的最高體現,大法有超常的威力和無邊的道德力量,能糾正一切不正,說白了只要你學這個功,按真善忍標準向內修自己,多重的病都能好,多麼不好的身體都能使你變成一個最健康的人,而且越煉越年輕。在道德上,只要想做好人,煉這個功,都能把他從本質上變成一個好人。一言以蔽之,大法無所不能。我又講了一些實例。但這麼好的大法傳出來不是為社會改造人,而是度人的。特警A聽得入神:聽你講話好輕鬆、真舒服。我告訴他,就是因為這個法正,我修煉出來的能量也是純正慈悲的,你才感到祥和。我進而講了大法受迫害的嚴重情況,惡警使用各種酷刑折磨大法弟子致死的官方統計就有1600多人,其手段殘忍、卑鄙無恥到了極點。但大法是超常的,任何人都破壞不了的,但是誰迫害了誰是罪,這個罪大如山如天!善惡必報是天理,人是抗拒不了的。警察的天職是保護人民的利益的,可不能保護壞人哪!不要歧視法輪功,要善待他們,會有美好的未來。臨走時特警A小聲對我說:阿姨,我確信你不會「轉化」的。他看到我對大法堅如磐石的那顆心。我肯定了他的看法。

後來的幾天裏,我的情況不好,吐了兩次血。昔日同修看到後大叫,特警A天天來看我,他很著急,怕我出事,幾次找醫生,一會兒告訴我醫生給120打電話了,要送我去急救中心搶救。一會兒又說『610』叫送勞改醫院灌食。我告訴他:我哪也不去,我要回家!我在洗腦班共呆了9天,絕食抗議6天。

第二天我回到家,單位和『610』又來逼我寫甚麼保證,並說『保證』必須得寫,假的也行,不去洗腦班了,他們把專家請來,就在家做鑑定。還說他們去『610』打聽了,像我這樣不「轉化」的至少判三年勞教。我平靜地說:它說了不算!他們中午走了,我下午也就離家出走了。

回想起來這一關就這麼闖過來了。當時心態很純淨,正念很強,我悟到這與平時學法有關。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這也是我在走向成熟的表現。回憶兩年前的兩次被抓明顯都有不足,沒有認清邪惡的本質,被偽善帶動。此外這次我和另外一堅定的同修在一起也是有利條件,我們互相鼓勵互相幫助,時刻檢查自己一言一行是不是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們決心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講清真相,堂堂正正走出去。我們一起學法(經文)背《洪吟》、背《轉法輪》目錄,互相切磋、發正念,煉功。第一次背《洪吟》中的72首詩時,有一首詩怎麼也想不起來,後來同修想起來是《難中不亂》。我想這分明是師父的慈悲點化,當然還有更多的點化。這次過關我深刻感到: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呵護著我們。在出來的車上我看到了非常殊勝的景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