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走出看守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5日】我是個美髮師,自己開家理髮店,來往的顧客在這裏結緣,明白了法輪大法是正法。

七月十一日下午四點,有幾位顧客,我邊理髮邊講真相。突然門口停下一輛警車衝進三個警察,沒有穿警服,一個拿著手銬進來就銬我,我這時只有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正念除惡,請師父加持。揭露邪惡,講真相:「來人哪,警察綁架煉法輪功的,法輪大法是正法。我師父慈悲救度有善念的眾生,『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我掙扎著掙開一隻手搶過被警察奪走的大法書。「教人向善的書,你不能拿!」我這一喊警察嚇壞了,強行把我拖出理髮店。這時門口站了許多人。我對警察說:「你們快醒悟吧!大法洪傳世界,三年來人民都知道大法好,你們不要造下無邊罪業!來人哪,都看看吧!這就是邪惡的卑鄙行為──」群眾在議論我是一個好人,警察不讓我喊,拿了條毛巾要捂我的嘴,我的心很鎮靜地發著正念;我知道我喊出的每一個字都是「神雷」,邪惡一直喊「不想聽、頭暈」。他們慌張地把我抓上車,警車在群眾的指責聲中慌忙開走。

我內心快速地找自己哪兒有漏,今天為甚麼出現這種情況?修正自己才配走師父安排的路。腦中忽然顯現師父經文《正神》「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回想這幾天不精進,學法不靜心,顧客也在整點發正念時來,心裏有些煩,沒有找自己狀態不好,隨時發正念救度眾生才對,內心沒有做到「善待眾生」。找到自己的不是,做好。這時,警察鬆開手讓我坐在車座上我還是講真相,不動心。車子開到分局停下,他們把我拖下車。我想清除完這兒的邪惡就走。我大聲喊:「公安執法犯法,非法綁架,土匪行為,法輪大法好!」警察開始瘋狂打我,打的我嘴裏滿是鮮血,吐一口再喊,我覺得這裏面躲著邪惡的建築要倒塌。警察又把我綁架到8樓,一進屋,我看見牆邊堆著那麼多大法書,我痛心地向師父懺悔:弟子沒做好,金光閃閃的大法書應該在有緣人的手裏啊。我向前整理大法書,警察慌忙拖我站起來,我質問他們:「為甚麼綁架好人,快讓我走!」一個惡警說:「早就聽說你發光碟,哪來的?」我說:「我還聽說公安打死陳子秀、徐冰、郭萍,那麼多好人被殘害致死,不是嗎?!」他們一聽,走了。

只一會兒警察說要帶我去地下室關五天再說,我堅定正念,哪也關不了我。我見人就講真相,我看到在這魔窟裏的某些真正生命元神很苦,有犯人也有公安,聽我講,可是從樓上下來人他們便跑開,沒人敢到這來聽。關我的這間屋裏有滅蚊劑、木板、拖把、鐵鐐子。我就拿把椅子把門頂住,盤腿背《法正人間預》、《大法之福》、《論語》,唱《得度》、《法輪大法好》,聲音很大,讓所有生命都聽到。來和我談的人拿著筆、紙、坐在桌邊,讓我從門口過來受審,我不配合。就大聲背《法輪大法好》,他說:「今天我審你,知道嗎?」我說:「不對,我審你,你明知道大法好,還幹壞事;快別幹壞公安了吧!做個好人。」他呆了,看了看我沒吱聲,問姓名、住址,我就單手立掌,他拿起板子要打我,我看著他「你放下!你看你魔性的樣子!還是人嗎?!」他放下了。問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聽了心裏明白,這是應該好好說:「是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正法神,主佛的弟子!」問我怎麼煉的法輪功,我說:「主佛安排的!」他低頭寫著,說:「再問一個問題:光碟哪來的?」他再問,我就背法《神路難》《如來》。他依然寫著,寫完給我簽字,我撕碎扔了,他急了,拿了板子想打,我正視他,「你能改變人心嗎?板子在哪兒拿的放哪兒,少來這一套,你不配迫害我!」他放下了。自己又拿來了張紙寫了起來,我一看上面淨寫著「搖頭不簽」 他就交差了。

看著我的警察把我的一言一行看在眼裏,過來給我打開手銬,一看是小銬都勒出血來,他帶的鑰匙是大銬的,就吩咐去找小銬鑰匙,有的警察拿紙捲成棒幫我開,看著他們我心生慈悲:「千萬記住『真善忍』有好報!」他們都點頭。手銬剛打開,樓上人說要帶我去看守所。我不聽這些,隨時正念清除,我是師父的弟子,應該「助師世間行」,不應該受困。出來大廳門口見我丈夫在一邊,我走上去。他說:「你的理髮店被抄了,明天給你送衣服。」一臉無奈。我說:「不用,哪我也不呆,甚麼也別答應他們,記住『真善忍』是佛法,我沒有問題!」我很堅信自己能冷靜處理目前狀況。丈夫(未修煉,但知道大法好)答應了,脫下衣服給我穿上。這時我看見大門口門衛走開了,十來個人在我背後,我發一念:我走了。向南有燈是大路,我跑向北邊黑乎乎的,就聽後面吆喝:「你跑不了,前邊修路有大水坑沒路呢。」我一聽「撲通」便掉進了一個大水坑中,爬起來再跑,再次摔倒被抓住,我當時念沒發好,應該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把警察定住。失去了這次機會,但我堅信師父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能走成。被拖回來戴上手銬我抬頭向蒼穹喊著:「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任何邪惡休想迫害大法,造下的無邊罪惡永世償還!」聲音衝向天空瀰漫著所有空間。丈夫呆在一邊被我喊聲震撼,他的妻子是偉大的大法弟子!警察們也不動了,都低著頭。

看守所來車把我帶走,放在值班室把我銬在大排椅上,有八個人看守,我看到牆上有表,就靜下心來發正念。這些都是迫害大法的人,我都認識(兩年前進京正法被非法刑拘十五天)。他們亂說不好聽的話想和我辯論,我就講真相,到整點發正念,這七八個人一夜來吃瓜子、吃冷飲、打撲克、聽廣播。我告訴他們六點十五有世界法輪大法電台,9.915兆赫。他們調好,找了兩個犯人看我,沒兩分鐘犯人走了,只剩兩個值班嘴裏說:「我們不睡,看著你呢。」我不動心,靜靜發正念。六點整,全世界大法弟子都發正念,我向師父請求:師父,這次我做好。手銬無聲開了,犯人五分鐘還來回走一下睡著了,我就這樣堂堂正正出來了,所有大門為我敞開!大客車為我停下,司機說:「你不是坐車的也不是壞人,到前面打出租吧!」好心司機拉出我兩條街停下,我告訴他法輪大法是正法。到功友家,功友說:「夜裏師父點化有人來找。」一看錶,還有三十五分七點發正念。我穿上整潔的衣服來到師父法像前雙手合十「師父啊,弟子回來了!」我感受著師父的無量慈悲,時時看護,只要弟子有正念,師父真的甚麼都可以為弟子做。大法弟子在邪惡操控的人面前十四個小時沒有掉一滴淚,在師父法像前,我哭了,淚水流下來。

「師父啊,讓您勞心了,師父,弟子以後一定做好!」

(英文版: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2/8/23/25669.html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