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鄉洪法遭舉報 正念走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8月17日】2001年2月,我從洗腦班走出來以後,來到遠離家鄉的一座城市打工。由於與其他大法弟子失去聯繫,沒有資料來源,我只好自己寫傳單散發。可是我單身一個人,又沒有錢買打印機,只好找別人打印。但在當時邪惡的壓力下,打印資料是很難的,我碰了好幾次壁,有人甚至還威脅要舉報我。但我始終保持一顆慈悲純淨的心態,在強大的正念下,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下我終於找到了一家複印店幫我印傳單。於是我又開始了我的正法歷程。

在我的努力下,全廠職工無不被大法的威德所感化。大法的工作進展得也很順利。我當時寫了兩首詩,表達自己的心志。


珍惜機緣
          
人生迷茫覓真理,        
喜得大法能破迷。        
小道學說難解脫,        
大法才是至高理。        
堅修大法別放棄,        
莫等後悔來不及。
機緣來得不容易,
但願我們能珍惜。
千難萬險何足道?
力挽狂瀾在今朝。
他日法正乾坤時,
佛光大顯普天照。

普度眾生

浩瀚蒼宇無限高,
其中玄妙誰知曉?
海闊天空任我翱。
可憐世人迷失道,
造業太多還嫌少,
不知面臨有惡報。
為度眾生走正道,
心懷大志衝雲霄。

由於我與大家失去聯繫,看不到明慧網和師父的新經文,又沒有功友切磋,時間一長,我感到非常孤單和寂寞,我很希望能夠和當地同修聯繫上,於是我到處去找,結果警察開始注意我。後來我被迫離開這座城市,到另外一座城市打工。

剛進廠沒多長時間,職工們都被大法的威德所感化了。我開始沾沾自喜,開始執著於做大法的工作。由於放鬆了學法,沒有在法上提高,做大法的工作時摻雜了許多常人之心,甚至於帶著常人的感情去洪法,自己還意識不到,結果被魔鑽了人情的空子,我被人舉報後又一次被抓進了派出所。

進了派出所,我不停地發正念。晚上來了兩個警察把我拉出去審問,其中一個說:「發正念是沒用的,打你你照樣痛。」我馬上就悟到這是警察背後的邪惡因素害怕我發正念,藉此動搖我的正信。於是我繼續發正念。他們開始強迫我跪下,我不跪,他們上來又打又踢,把我往地下按。但我絕不能向邪惡低頭,寧死也不肯跪下。他們折騰了半天也沒有能得逞。其中一個又說:「到底是誰告訴你發正念的,快說!」我一聽就知道背後操縱他的邪惡因素害怕了,於是加緊發正念。他們打了一會兒還是把我關起來了。

第二天,我被送進了看守所。在監室裏我絕食抗議。牢頭命令所有的犯人一起罵大法。他們用最惡毒的語言攻擊大法,用最下流的話辱罵師父。我知道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在控制他們向我發動進攻。於是我趕緊發正念。但他們還是罵不絕口。聽到尊敬的師父被人惡毒地辱罵,我心裏又急又氣,站出來高聲大喊:「法輪大法好!還法輪大法清白!」我想壓過他們,但沒想到卻驚動了看守所所長。所長要來找我談話,此時我已經絕食抗議四、五天了。

進了所長辦公室,我就向他講真相,揭露邪惡迫害,他被我正義言詞駁得實在無話可說,只好又把我關進監室裏。我繼續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所長顯然氣得不行,賭氣地說:「讓他喊,看他能喊到甚麼時候!」說完就走了。所長走了以後,牢頭對我說:「你還真有膽量,在所長面前你也敢喊。」後來他對犯人下達命令:「以後誰也不准再罵法輪功,誰也不准再說刺激他的話,否則,別怪我不客氣!」從那以後,也沒人罵了。

我絕食抗議到了第八天的時候,惡警們把我銬在死人床上進行野蠻灌食。我被灌得吐血,他們怕擔負法律責任,又連夜把我送到醫院搶救。從醫院出來以後,我由於正念不強,產生了消極心理,心想:絕食也沒有起作用,灌食又難受,還是另外想辦法吧!於是就停止了絕食。

我每天堅持發正念。一天晚上,我夢見自己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隨後,我就從看守所裏飛出去了。

醒來以後,我就悟到另外空間的邪惡已經被鏟除了,過幾天肯定能出去。果然,沒過幾天,他們就把我放了。

就這樣,我在看守所關了一個月以後,堂堂正正地走出來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