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 兩次闖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1日】我被惡警綁架到洗腦班,出來後被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自出來後我對家人的情總放不下,特別惦記他們,每次走在馬路上就想,要是碰到家人就好了,還可以說幾句話,就因為有這一念,被鑽了空子。

在2002年6月17日上午我在某賓館附近,正好遇到我二哥,我二哥見到我後,拽著不讓我走,給我愛人打了電話,後我就被他找來的惡警強行拉到單位派出所。當時我比較鎮靜,悟到了這不是我應該呆的地方,我不能允許惡警把我關在這裏,我還有許多助師正法的工作要做。我就默默地一直發正念,心裏請師父加持,弟子一定要闖出去。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尋找機會,後來惡警們不知怎麼回事,一下子都走了,就剩我一個人在屋裏,我悟到機會來了,就從窗戶跳了出去,也就是在第二天上午闖出了派出所。

8月13日下午,我和另一位大法弟子由於被壞人舉報,又被單位派出所惡警抓住,他們見到我,很兇,說:「上次讓你跑了,這回可抓到你了。」說著就把我們往車上拽,我悟到不能配合邪惡,就抵制他們,衝著馬路的行人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兇狠狠地打了我幾個耳光,說:「叫你喊好,叫你喊好,還好不好?」我大聲說:「好!」他又打了我一個耳光,就這樣,他們把我們又綁架到單位派出所,還關在原來關我的小屋裏,我發現上次這小屋裏沒有安鐵絲網,現在四周安上了嚴密的鐵絲網。後來我愛人來看我,他因被邪惡勢力的謊言所欺騙,對我不理解,氣呼呼地說:「跑,上次你能跑了,這次給你安上鐵絲網,看你怎麼跑,你這次要能再跑了,我服你!」我心想:誰說也不算,這鐵絲網再嚴密,也休想擋住我,我這次還要闖出去。惡警們上次因沒看住我,挨了批,這回派三個惡警看著我,還把我的手銬在暖氣上,他們認為這樣萬無一失。我心想:這不是常人說了算的。我就閉著眼,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不允許它們迫害大法,不允許它們迫害我,我是大法弟子,是師父給我安排修煉道路,我就聽我師父的,師父讓我們發正念,講真相、救度眾生,我怎麼能讓邪惡把我銬在這兒呢?想考驗我,它們不配。

我一直不停地發正念,請師父加持,讓看著我的惡警迷糊過去,一會兒,有一個惡警去睡覺了,看著我的兩個惡警也迷糊過去了,我心裏還想,師父你還得幫幫弟子,把手銬脫下來,把門打開,這樣弟子才能走出去呀,結果手銬往下一脫就下來了,我從惡警身邊走過,他們一點兒也不知道,我走到大門口,結果門也沒鎖,早就給我開好了,就等著我走出去了。就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又在被抓的第二天凌晨4點左右闖出了派出所。

通過這兩次經歷,我深深地體會到了正念的作用,有正念的時候師父甚麼都能為弟子做,我從內心裏感到師父的偉大和慈悲,在修煉的路上感到我們大法弟子都是在師父的看護、保護下走著自己修煉的路,想著想著,我流下了眼淚,自己決心要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

和我一起被抓的那位大法弟子現在也正念闖出了派出所,現我們又溶入了正法的洪流中。總結這兩次被抓的教訓,我想除了邪惡的瘋狂之外,還有自身的幾點原因:

1、這一階段沒有靜心學法,從而被邪惡鑽了思想空子,師父說:「修煉人的思想如果離開法,邪惡就會鑽進來。」(《在美國佛羅里達法會上的講法》),做正法的工作中,有些大意,本來可以避免的事情,自己覺得無所謂,結果被抓。

2、由於放不下對家人的親情,被邪惡加強這種執著並被利用來迫害我。

3、回想兩次剛被惡警抓到時,心裏有些慌,當時忘了發正念,將惡人定住,而是在被抓到派出所後才想起要發正念,這也是平時修得不紮實的表現。

4、自己在平日的修煉中,時不時地愛冒出:「如果被抓怎麼辦,萬一被抓怎麼辦」的念頭,而且還把這念頭當成了自己,雖然法理明白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但並沒有真正從理性上認識。我們應加強主意識,否定那些不是我們自己的、舊勢力強加給我們的念頭,時刻用正念看問題,徹底地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