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魔難時要以法為師 堅定正信、正念、正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21日】當我提筆寫這篇體會時,我的心非常激動,淚水不時的奪眶而出。我深知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一次次在保護著弟子,我認識到在過關過難中只有正念、正信、正悟,以法為師,關才能過好,師父甚麼都能為我們做,因「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我是97年末得法,由於學法不深和各種因素,在99年7.20後沒有走出來正法,直到2000年12月才進京正法,在天安門廣場喊出了自己的心裏話:「法輪大法好!」之後就被警察非法抓捕,後被遣送回當地公安局,在公安局他們審問我和誰去的、和誰學的等等,我的回答就我一個人,其餘甚麼也不知道。惡警氣急敗壞就打我耳光。當時我就背師父的《洪吟﹒威德》「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背著背著,也不知他們打了我多少下停住了,然後他們就開始用腳往我臉上踢,用拳頭往前胸猛擊,過一陣他們停住了,我想他們可能是打累了,可我一點痛的感覺都沒有。過一會兒他們把我送進市拘留所,到拘留所裏我照樣背法、向犯人洪法。我們煉功,犯人叫我們教他們煉,有的犯人表示出去後學法輪功。我們又進行了集體絕食抗議這樣毫無道理的關押。幾天後我的家人來看我時說找人花錢把我保出去,讓我寫個「保證」。我堅決不同意,我說別說咱家困難沒有錢,就是有錢也不給他們。家人說我們進京的都被報上去了,勞教三年。我說:他們說的不算,我的師父說了算,你們回去吧,我到六號就回家了。我的家人不相信,我說:你們回去就等那天吧。幾天過後,拘留所就甚麼手續也沒有就把我放了。回來後群眾說甚麼的都有,可我知道並對家人說: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2001年4月的一天早晨,我被當地派出所惡警騙到所裏不讓我們走,半小時後將我們送往市洗腦班。到洗腦班一看,感到邪惡太猖獗,騙來了很多同修,每個人每天交食宿費25元,一天二十四小時被洗腦。進來後我就和本室的同修說:我們不管想甚麼辦法也要出去。到了晚上,我睡不著覺,就背師父的經文《除惡》和《忍無可忍》。雖然不能全部背下來,就想多少背多少。到了深夜我起床想到洗手間看看怎麼能出去,一出門看管人員就迎面而來問我幹甚麼,我說去廁所。他們看著我,沒辦法我又回來了。第二天早晨起來,看我們的人說,這一宿怎麼樣,我說不好。他們說快寫個「保證」回家吧。我說「保證」不能寫,我也不願意在這呆。吃完早飯7點多,我和同修說我們得走,這裏不是我們呆的地方,說完我就去洗手間,還沒到洗手間我就想我得走,離開這裏,誰也看不見我。就這樣我就堂堂正正從看守的眼前走了出來,又匯入了正法的洪流之中。

2001年6月初的一天,由於惡人舉報,當地派出所傍晚七點多突然來我家,6、7個人把我強拉硬拖進了警車,送進市拘留所,第二天早八點把我送進省勞動教養所,教期兩年。進了勞教所管教讓我寫「悔過書」,我不寫,我就向他們講真相,講我得癌症煉功後都好了,以及全家六口人幾年來在大法中受益很大。管教問我「自焚」等,我都把真相講給他們,一直講到管教說「你不用說了,你回屋去吧。」 回屋後,犯人讓我寫「悔過書」,我不寫,犯人就用拳頭打,用勺子打,用釘書機往手指上釘。當時我有點怕,轉念又一想「怕甚麼,大法弟子怎麼能怕邪惡呢」。當時犯人將釘書機放到我手指上按了下去,釘穿進肉裏,我卻沒有痛的感覺。我同時還發著正念。這時犯人又向我說他做錯了,我笑著說沒有甚麼,就用牙把書釘從肉裏拔了出來。這時犯人不那麼邪惡了。第二天犯人讓我背寫所裏的「規定」,我說不會寫,犯人念給我聽,我就背法「視而不見──不迷不惑。聽而不聞──難亂其心。」(《洪吟﹒道中》)晚上睡覺想起師父說的「我經常跟大家說這樣的情況,就是兩個人發生矛盾的時候,各自找找原因:我這兒有甚麼問題?自己都找找自己有甚麼問題。如果第三者看見了他們兩個人之間有矛盾,我說那個第三者都不是偶然讓你看見的,連你都要想一想:為甚麼叫我看見了他們的矛盾?是不是我自己還有不足的地方啊?這才行。」 (《在美國西部法會上講法》)我便想自己為甚麼被邪惡迫害,得找一找原因。我心裏求師父說:「我要出去,這裏不是弟子呆的地方,不能學法、煉功,又不能講真相,這怎麼能證實大法好呢?」

進所第四天早飯前我開始出現嘔吐症狀,我就開始不吃不喝了。絕食第四天他們給我打針吃藥,吃的藥都吐出來了,幾次過後再也不給我吃藥了。我心想他打針不起作用。打完後有一個三十多歲的犯人是個個體醫生,他說你能7天不吃不喝就行。有的犯人說你十天不吃就放你。我心想不管多少天,不放我我就不吃。晚上睡覺那個醫生說:你4、5天不吃不喝不餓嗎?我說不餓,我把手伸過去說:來,咱倆掰個手腕。結果他沒有掰過我。我說:這就是大法的威力。

勞教所把我送進市醫院檢查一天也沒診斷出甚麼病來,回來後,第二天勞教所的院長把我叫去說,你得配合醫生治療,不然我們就要想辦法給你灌食或送你去公安醫院,他們有辦法。我說:有甚麼辦法你們想吧,反正我是不吃,吃不下去。院長聽後說你們回屋吧。到了晚間管教讓犯人醫生看著我,怕我出事,白天犯人都出外勞動,我在屋裏發正念、背法,有的時候我和犯人四目相對時,犯人卻說你不要看我,我害怕。有個犯人跟我說,你不吃不喝不怕餓死嗎?管教來了你還在那盤腿煉功。我說怕甚麼。犯人舉起大拇指說:你行,我們服了。

我絕食第九天勞教所把我送進省裏一家大醫院檢查,而我就向醫生講醫院治病與氣功治病的關係,管教看我和他們樓上樓下走得還真有勁,就說你這麼多天不吃不喝餓不餓?你想吃甚麼,我給你買,要不中午和我們一起去下飯店。我說我甚麼好吃的也吃不下去,也不想吃,也不餓,不信咱們跑一百米看看,管教他們不吱聲。通過這一天的全面檢查後診斷為「肺癌晚期」。回所後第二天他們就通知我的家人來接我,在走之前所長來看我說:你怎麼樣?我說沒事,我沒有病。所長說,你還沒事,癌症還能好?江XX得癌也別想好,誰也治不好。在臨走之前有的犯人跟我說:法輪功真好,出去我也學。他們還把我的地址要去說要去我家找我。走時他們送我下樓,給我拿東西,扶著我說回去煉功就沒事了。我說:對,煉功人是沒有病的,你們一定要記住大法好,善待大法弟子。

回來後親戚朋友及鄉親來看我,他們說甚麼的都有,有的說我就只剩幾天日子了。結果十來天後我就下地裏勞動了。由於我的變化,多數親戚都知道大法好了,有的也開始學了。幾天後我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之中。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