倖存者的證詞:馬三家勞動教養院罪惡的一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9月14日】我於99年10月份第一批被送往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二大隊,教養期為一年。因為我在那裏煉功,被說成是表現不好進而被轉入女一所,加重對我的迫害。我被強迫做繁重的體力勞動(軍用棉服的流水作業),不能好好休息。那時天氣又冷,常吃不飽,長時間看不到大法書,我感到壓力很大。因為心中裝著真善忍,我才能度過那突然而來的艱難生活。

忽然有一天夜裏,一位阿姨在走廊裏亂喊亂叫,有人說她瘋了。與她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說,她來的時候是一個正常的人,後來常說太想家了,想回家。一個好端端的法輪功學員就這樣被馬三家勞動教養院逼瘋了。我在去廁所的走廊裏,看到她全身被繩子捆著,躺在冰涼的水泥地上。當時正是秋冬季節,旁邊是四防人員看管,這一切顯得那樣的陰森和恐怖。我無法表達出我對她的關心,也不知如何幫助她,只希望她能離開這人間地獄。那時有些人被洗腦後走了,卻遲遲沒有她的消息。直到2000年5月,我被送到女二所一大隊就再也不知道到這位阿姨的事了。

在女二所,我經歷了對我的多人車輪式圍攻洗腦和電棍毒打,在壓力面前我麻木了,向邪惡妥協了,同時對自己很失望。一天,我偶然與和我曾在一起的法輪功學員蘇菊珍見面了,她說無論如何也不能出賣師父和大法。我知道她承受了多次的電擊和體罰。我為自己的懦弱而羞愧,終於鼓起勇氣寫了一份作廢聲明,否定了我被迫所做的違背大法的一切。因此,惡人隊長天天訓斥我,讓我罵師父,大聲責備我,不准大家跟我說話,讓所有人監視我的行動。

那時真感到了甚麼是度日如年。我被迫在黑暗的房子裏站馬步,汗水濕透了衣服,摔倒了被強迫再爬起來繼續;別人休息時,惡人卻強迫我「學習」;隊長又威嚇要送我去小號;最後我被加期三個月。唯一使我欣慰的是,可以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我通過各種方法得到新經文,背會新經文,每天靜下來時就背我能背下的段落,想一句是一句。男隊的一個法輪功學員與我討論明慧編輯部文章「除惡」,我就將其中師父講的話背會了。我的記憶力竟在巨大的壓力下發揮著最大的潛能,我保持了自己的純淨和坦然,那是法的威力,師父的慈悲加持。

我常夢到我身在一群醜陋而又兇惡的機器人之中,它們死後可以再復活而來害人。那時有一些人被強迫洗腦並成為猶大,助紂為虐,咄咄逼人之勢已失去了原有的和善。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所謂的「教育」下,這些人背叛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變得那樣的不誠實,遠離了真。她們在一起拍錄像片,弄虛作假迷惑世人,把邪惡的迫害說成是關懷、把自己信仰的權利被剝奪當成了理所當然,這些歪理邪說又毒害了多少人。我明白這裏是世界最黑暗的地方,最骯髒的地方,心裏求師父救救弟子,遠離她們。

一天隊長讓我去看蘇菊珍,只見她不會笑、不會說、沒表情,兩隻眼睛定定的不動,瞳孔圓圓的,沒有甚麼反應。我喊她,她不動;推她,她不應,好像不認識我了,渾身軟軟的,臉上有瘀痕,雙手背皮膚上紅點連著黑點,都是電傷。我知道蘇姨是正常的人,可隊長硬逼她吃了甚麼藥。我回想起早上沒起床時就聽到蘇菊珍在慘叫,也不知她被體罰、被打罵、被折磨得多長時間沒睡覺了。我禁不住淚流滿面。想起這些天見她走路時一腳高一腳低,顯然腿上是受了傷,後來經證實,是長時間蹲蹶、被毒打而造成的。後來蘇菊珍有一天衝我笑了,那樣燦爛,我知道她戰勝了邪惡,心中為她高興。後來她被送往瀋陽市大北監獄,就無消息了。

被加期的三個月過去了,我又被宣布不放棄信仰要無限加期,留院察看,也可能送大北監獄或大西北。我的心沒動,在哪裏我都要做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那時快到2001年的新年了,一天隊長說有事找我,我下樓就被送到一輛車上。車上坐了三個同修,加我四個。車開到一醫院,來到精神病科,有醫生問了我一些問題,說我不「轉化」,「跟別人(指那些在壓力下背叛了自己信仰的人)不一樣」,就強行「診斷」為精神分裂症,並開了480元的藥。我一直表明,我沒有病,並拒絕開藥和吃藥,但這一切無濟於事,我們甚麼權利都被剝奪了。家中給我的錢也被掏空了,我沒有一點支配我的錢的自由,我曾想把我的錢轉給一名生活困難的學員也遭到拒絕。另外的人有被非法「診斷」為抑鬱症的、燥狂症的。

四防逼我吃藥,我與她們講道理,她們說是執行隊長的命令。惡人隊長命令四防看著我吃,我不吃。她們便兩個人將我壓倒在空床板上,一人捏鼻子,一人將藥灌進去,有時藥物噴出來粘滿了衣服和頭髮,我被灌完後躺在床板上半個小時後才讓起來。一天吃兩次,早晚各一次。惡人說一直吃到我明白為止。

從此我就不太想吃飯,每天都很飽,而且易於受驚。當有人喊我時,我的心咚咚亂跳,總是疲倦,動作不太穩,注意力不很集中。但我是思想是清醒的,記憶力很好。年底媽媽費盡周折見到我,說是請示了很多人,給一個領導跪下才見到我。我告訴她我不想吃藥,媽媽幫助了我,新年時把我的藥停了。在加期四個月的一天,我被通知父母接我保外就醫,離開了那個讓我身心都受到傷害的人間地獄。

後來我知道與我在一起的女隊同修,能堅定修煉的有的被送往大北監獄,有的被關了小號,或是加了期。男隊已解體,有人竟不承認馬三家曾經關過男學員,因為所有學員已被送往各地。同修鄒桂榮幾經輾轉被迫害致死在撫順市一看守所;同修姜偉被逼得精神失常;劉鳳梅摔傷了身體;還有些學員堂堂正正走出來,加入正法救度世人的洪流。

這些昔日與我朝夕相處的法輪功學員呀,她們曾經是多麼健康、樂觀、善良的好人呀,這一切罪惡和不公給她們帶來的災難和家人帶來的傷痛,難道還不能讓人知道真相嗎? 法輪功學員是用自己的犧牲在喚醒世人的善念、良知、正義啊。

中國人和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請幫助在中國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共同抵制這場迫害,讓正義得到伸張,讓邪惡無處躲藏。讓世界多些光明安寧,少些恐怖和謊言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