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堅定 兩天闖出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6日】自99年7.20以來我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多次去北京上訪,證實大法,被非法拘留過。惡警曾幾次想抓我去洗腦班都未得逞。

2001年3月因我不配合邪惡,家被封、電被斷、門被砸壞,惡警經常到家裏騷擾。有家不能回,流離在外一年多了。

2001年7月9日,因印刷大法真相資料被別人供出,在朋友家被惡警強行綁架到派出所,7月10日又被惡警非法送進看守所,進所後被關在了五號房間。我不斷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心把它們去掉。在監獄,牢頭叫我背獄規,我堅決不背。我想獄規是給犯人規定的。同時我想起師父的經文「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牢頭說你就背獄規的第一條就行了,要不就背一個字。我始終一個字都沒背,始終用正念正視惡人,堅定正念,清除它們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堅決聽師父的話,堅持不配合邪惡,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最後牢頭沒招。

後來管教讓我照像,我堅決不配合,管教於迎春、姓白的隊長又到號裏叫來幾個犯人拳腳一齊對我下手,並惡狠狠地說:「等著有你好看的」。回號後又跟著到號裏罵我,我始終發正念清除其背後的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一會她們灰溜溜地走了。

晚上,站在鐵窗前,望著天空閃爍的星星心裏想:師父,這決不是我要呆的地方,我一定要用正念闖出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有很多有緣人等著我去講真相呢!在獄裏我每天堅持煉功、背法、發正念,有時間就跟犯人講真相,他們有時不讓我煉功,我說:「我就是因煉功才被抓進來的,我不煉功早就回家啦」。在警察非法提審時說要勞教我三年,我說:「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心裏一直充滿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沒有一點坐牢的感覺。一個月後堂堂正正的無條件回家。

2001年12月28日晚上7點鐘我在同修家被壞人舉報,又被抓進了派出所,29日被關進看守所。這裏到處是污言濁語,犯人從思想到言行流露出來的都是骯髒的東西,這不是人呆的地方,更不是大法弟子住的地方,我應該馬上出去做我應該做的大法工作。在監獄裏我堅持背《洪吟》和新經文,每天煉功,有時跟犯人洪法講真相,一個月後被警察非法送淄博王村勞教兩年。我想我的修煉道路誰說了也不算,有師父安排,心裏一直很自信,師父的話不斷地在我腦中出現:「修煉者堅定的正念超越一切人的認識,超越一切人心,是常人永遠都無法理解的,同時也無法被常人改變,因為人是改變不了覺者的。」(《強制改變不了人心》)。我憑著對師父堅信的強大正念,心裏沒有一絲害怕的感覺,在師父的呵護下別說兩年,兩天我也不在這,此時腦中想起師父的話「正悟為上士之慧因」(《洪吟》)在師父的加持下,當天晚上我就安然睡覺,第二天一早警察就把我叫到一個房間裏,房間裏整個布滿了侮辱師父和大法的誹謗。警察開始對我洗腦,我一直用正念排斥、抑制邪惡的言行,將近一天我也沒吱聲。

我倒要看看她們偽善到甚麼時候,下午隊長過來問我怎麼樣了,這時師父的話在我耳邊響起:「那些所謂的做轉化工作的也是被矇蔽了的人,為甚麼不反過來向他們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呢?我建議所有正在被強迫轉化的學員(沒有被抓去轉化的除外)向做轉化工作的人揭露邪惡、講清真相,同時告訴他們善惡必報的因果關係。」(《建議》)我說天安門自焚是假的,給它們把自焚的疑點講了,隊長不吱聲,我又說青島XXX是不是被這裏迫害死的?他無話可說,後來隊長灰溜溜地走了。它們換了好幾個人來騷擾我,都未得逞,到了晚上12點鐘還不讓睡覺,我就問:「你們是不是不讓睡覺?」她們說有這個意思,我在思想中打亂它們的安排。

一會兒我的肚子疼起來,且越疼越厲害。她們報告了隊長把我叫出去問我都吃甚麼東西了,我說沒吃,她們不相信,就這樣她們把我送到了醫院,做了B超、化驗了小便,說要辦理住院手術,我問甚麼病她們不告訴我。惡警問我你為甚麼煉法輪功?我說:「我看了《轉法輪》教人真、善、忍,修煉心性挺好,我就煉了。「又問:「勞教你怕不怕」?我說:「不怕。」他說:「你準備勞教了?」我說:「我從來沒準備勞教。」不一會警察把我送回勞教所。我心裏想一切聽從師父安排。一會兒隊長問我家中的電話號碼,我告訴了他,到晚上她們告訴我你明天就回家了。這時心裏不自主地想起慈悲、偉大的師父、大法的神聖。我跟勞教所裏的誤入歧途者講一定要珍惜大法,不要辜負師父巨大的承受和慈悲的苦度,這裏不是師父的安排,是邪惡勢力想毀滅我們,交談後他們有的有些醒悟。

就這樣我在師父的加持下,用大法弟子的正念,兩天時間闖出勞教所,重新匯入到正法的洪流中,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和難。正像師父在經文《也三言兩語》裏所說的:「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

個人認識,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