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機場三小時 經歷難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2年7月4日】六月底,我決定前往香港與世界各國的功友一起進行和平請願,抗議中國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28日和29日,兩位先我出發的新加坡學員相繼被香港入境處無理遣返,我也從網上了解到其他國家的功友被拒入境的情況,我的心裏有些不平靜,因為我上次參加香港法會即在機場被無理扣壓兩小時,我會不會也上了黑名單呢?如果無法參加請願活動多麼可惜!腦子裏總是出現這些顧慮,我知道自己的心態已經不對了,不是一個大法弟子應有的狀態,種種的執著和隱藏的怕心都起來了。和幾位功友交流時,他們都鼓勵我,不要想太多,要加強正念,重在正法的過程。另外,我從明慧網上看到那些被遣返的弟子們做得都很好,平和又堅定地向警察講真相,大多數警察都被感動了,這就是在救度眾生。漸漸地,我穩定了心態,收拾好行李,請先期到達的功友幫我訂下酒店,登上了飛機。

6月30日星期日中午,飛機準時抵達。我在過海關時被身著白制服的特殊人員請到一邊,他從入境處檢查員那裏拿走了我的機票和護照,帶著我走進了不遠處的一個房間。推開磨砂玻璃門,我首先看到了一群穿著深藍制服的警察,門口的工作台後還有十多個入境處管理官員,中間的排椅上坐著大約二十多個被扣的乘客,有好幾個是我認識的海外弟子,其中一位澳大利亞學員正在發正念。我找了個位子坐下來,心想:我要不要表現出是煉法輪功的?如果保持沉默還有可能出境嗎?這時,快到一點半了,一位同修輕聲說:『發正念』,有五六個功友馬上盤腿結印,我也靜下來結印,很快我們同時立掌發正念。在立掌的那一瞬間,我從心裏感到一種殊勝,我是大法弟子。與此同時,十多名警察在一旁一字排開注視著我們。房間裏的氣氛是緊張的,可是我的心平靜了,緊張和不安消失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應該立掌除惡,應該坦坦蕩蕩地發正念,這不是我來的目的嗎?

一會兒,一位女警官叫我進去問話。我問她為甚麼把我扣在這裏,她說:「我們會幫你辦手續,每一個旅客我們都要了解情況。」我說:「可並不是每個旅客都要被扣在這裏這樣了解情況。」她問我來香港的目的,我說:「兩個目的。一個是參加法輪功的活動,呼籲停止鎮壓法輪功,因為大陸江集團搞的殘酷鎮壓是錯的。另外我也會在閒時觀光購物。」她還問到我在香港朋友的名字和地址,我說不能告訴你們,因為你們無理地把我扣在這裏。她說好吧。談話很短,最後我說:「小姐,希望你有時間了解一下法輪功,法輪功是很好的。」

房間裏人來人往,二十來名入境處的警官忙著填表、查行李、聯繫航班,我在一旁看著覺得他們好可憐,他們在執行著違背良心的任務,平添了這麼大的工作量來對付一群平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他們此時的行為會給他們的未來帶來甚麼呢?

被扣押的旅客中據說有的人是因為名字和法輪功學員一樣,有的是因為與學員同機或同團也被強行剝奪了暫時的自由,他們有人向警察氣憤地抱怨,有的人高聲聊起天來。而法輪功學員這邊卻是寧靜鎮定。

警察對待學員的程序是一樣的,先沒收證件然後問話,為我們每個人填一份表,再接下去就是去聯繫機位,儘早地將學員遣返。當機位辦妥,警察就會來讓你在拒絕入境表上簽字,然後檢查行李,押上飛機,不走就拉,再不行就抬,甚至捆上裝入袋中。所以,房間裏不時會進來一隊警察,強行『押送』某位學員上飛機返回所在國家,經常是十來個警察送一個手無寸鐵的煉功人。

我到了沒多久,就看到一位同修被這樣送走,他個子不高,被夾在一群藍制服當中,一群人擁著他向外走。這時,幾名學員一邊目送他離去一邊開始背誦經文「正神」:「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坐在一旁發正念的我看到這一幕,聽著學員們堅定低沉的聲音不禁流下淚來。旁邊的警察大多都不敢正視我們,有的顯示出無奈的痛楚。在常人這個空間,我們似乎處於弱勢,我們暫時失去了自由,並受到罪犯一樣的對待。可是,我們沒有忘記自己的使命,我們要配得上大法弟子的稱號。接著大家一起背誦「論語」。自此以後,我們就開始集體學法,半小時發一次正念。我在功友中間,感到的是祥和與正信,我真高興在這種環境下能夠與功友一起堂堂正正地學法發正念。

後來,警察開始檢查一位台灣男學員的行李,我們知道要送他走了。他被帶到一個小房間,一群警察把他圍在中間,另有警察站在我們前面擋住去路。這位學員不同意上飛機,並且開始講真相,忽然一下子他被六七個警察抬了起來往門外抬去。學員們都不約而同地大聲說:「不可以這樣對待他。他是個好人。」「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們有甚麼理由把我們扣在這裏?」我們被警察攔住,無法向前,大家便開始講真相。兩位澳大利亞的男學員面對監視我們的警察,入境處的警官以及前排的非修煉者義正辭嚴地揭露江集團鎮壓法輪功的邪惡,並勸告他們不要昧著良心執行命令。另一位功友拿出了「見證」畫冊,向香港警察展示國內迫害法輪功的鐵證。擋住我們的警察表現出無奈,有的說他是為了工作生活不得已,學員就說良心正義比工作更重要。一位女警官說:「不要說了,我好煩。」學員們說:「不是我們讓你煩,不是我們為難你們,是你們為難我們,是江澤民在為難你們。」

在接下來的學法交流中,有一位功友提出:「我們不應該承認邪惡的安排,我們不應配合警察回國,應該盡可能地堅持到第二天邪惡之首到達近距離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操控邪惡之首的邪魔。(當時我們尚不知邪惡之首即在當天下午抵港)我們應該知道自己是來做甚麼的。」我聽到這裏,陷入深思,他們說得對,為甚麼我就沒有想到這一點?在這之前我一直準備輪到我就走,我卻沒有想到不能主動地配合這種安排。我感到慚愧,學法多年,在考驗面前卻膽膽突突,甚至不明確自己應該做甚麼。

我們又繼續學法,這時,警察來找我了,他給我看了一下我的護照,說:『這是你吧?』我說是。他說:『我們已經安排好了,一會兒就送你回新加坡。』又有警察拿來一張小紙,是拒絕入境單,讓我簽字。我堅決拒絕,說:『我不同意你們無理拒絕我入境,我不簽。』警察說:『隨便你。』就把單子拿走了。這時,警察多起來了,幾名入境處人員把我圍住,說:『來,請你到這邊來。』我說我不去,我們在學法。他們就過來說「要走了,已經安排好送你上四點十分的飛機,這是最早的。」我說:『我不走,這不是我訂的飛機,我為甚麼要中午才到現在就走?我已經訂了酒店。我要見你們的上級。』由於我的『不合作』,警察們的態度變壞了,幾名男女上來搶走了我的背包,開始把我從座位上往起拉,一邊厲聲說:「你走哇,走哇。自己走。」拉拽中,我倒在地上,褲子也破了,場面很亂。我大聲地說:『你們這是甚麼警察?你們做錯了。』最後,兩名女警一邊一個架著我,後面跟著八九個警察一起向門口走,前排的被扣旅客都吃驚地看著我們,我趁機說:「因為我們煉法輪功被扣在這裏。法輪大法好,中國的鎮壓是錯的。」到了門外,一個早就等在那裏的警察展開了帆布袋向我示意,我說:『不用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對法輪功學員使用這個袋子。』他不敢看我。警察們架著我走過特殊通道,我一面走一面對他們說:「我知道你們在執行命令,可是你們把我們強行送回家,江澤民就聽不到我們的聲音。我們留在這裏非常重要。為甚麼我們要不顧一切地來香港?你們知道中國有多少法輪功學員在受折磨嗎?你們可以用不同的態度和方式來完成工作。」警察們的態度完全變了個樣,兩個剛才還大叫的女警官輕拍著我說:『冷靜一點兒吧,沒事了。』我一面說一面走到了機艙門,到了這裏,警察架著我的手才放開,這時才把護照還給我。我向他們說:『法輪功是好的,請你們多了解一下。』

坐在飛機上,又向新加坡飛回去,我思緒萬千。剛才的環境是嚴酷的,但我知道,這和中國大陸同修們所經歷與面對的嚴酷是無法相比的。大多香港警察是出於無奈,與迫害弟子的邪惡有本質的不同。我體會到作為弟子能否真正地維護大法需要對法的深入理解和堅定的正念才能做到。正如師父所說:「考驗面前見真性」。

在拘留室裏,我常常想到師父的經文:《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雖然只在香港停留了三個多小時,這段經歷給我帶來了深深的震撼。回顧此行的前前後後,我認識到自己在修煉上的差距。我為自己能夠講出真相感到高興,感到了努力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急迫,也意識到了自己在關鍵時刻的考驗面前,正念還是不夠強大,並沒有從一開始就在法上認識到自己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短暫的香港之行是自己在正法期間走過的又一段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